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1
我只想让你难堪就好了

下班时分,隔壁的小朱敲了敲我的办公桌:“新闻说最近世道不大太平,早点回家,别玩晚了。”说着,暧昧的对我眨了眨眼。

我会心一笑,动手整理好自己的桌子:“晚了也没事,反正今天我有护花使者。”

“啧啧,男友回来了就是不一样,你看这高兴得!”

我骄傲一笑:“那是,我家杨子前有三十六天罡开道,后有七十二地煞护航,上青龙下白虎的守着,稳妥非常!哪方妖孽小鬼敢上前作乱。”

小朱大笑出声:“夕夕,你就是个活宝!难怪你家杨子心肝宝贝儿一样宠着你,这一不注意要真被人家抢了。可就亏大发了。”

“我可是24K纯金金砖,谁掉了都得肉疼。行了,时间差不多,我先走了,明天见。”我提起包,轻快着步伐出了门,身后传来小朱的呼声:“可惜着点腰啊!”然后是同事们捂嘴闷笑的声音。

我不予理会,心情就像麻雀一样,欢乐跳动。我亲爱的杨子先生,今天终于从万恶的资本主义中归来了。

我和杨子的约会是在一杯红酒的余韵中结束的。

我冷笑的看着紫红色的液体从他精致的脸上滑落,晕染了他白色的衣领。他一言不发的坐着。

我笑:“你现在确实不一样了,换作以前,我还只能用苦茶来泼你。”

“夕夕,我们好聚好散。”杨子低声道,“我不想闹得大家难堪。”

“这是自然。”我伸手道,“分手费。”

杨子猛的抬起头来看我,诧异中带着一丝不屑。最后还是伸手掏了钱包,鼓鼓的放在我手上:“你真的……变了。”

“是幺?”我打开钱夹,挑了挑眉,看来他确实混得不错。我掏出里面所有的现金,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将皮甲扔还给他。

我拿着钱,盯着他的眼,从中间将那叠钱撕做两半。

他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

我将碎钱对折,费了好些力,才又将那些碎钱撕做两半。我捻着厚厚一叠钱,砸了他一脸,然后拎包起身,在碎钱飘洒中混杂着众多惊诧的目光,我傲然的对他说:

“杨子,我只想让你难堪就好了。”

高跟鞋踩出坚韧的步伐,我骄傲的转身离去,如一无所伤。

然而再多的骄傲也掩饰不了我被甩的事实。我在酒吧宣泄着我的情绪。一场烂醉。可是我明天依旧要打扮整齐的去上班工作。

人生就是这样撑着面子的拼死拼活,最后却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

“小姐。”一只咸猪手摸到了我的腿上,“一个人喝酒多寂寞,不如我来陪陪你吧。”

我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无言的拒绝。今天晚上我实在没有发脾气骂人的精神。

那个男人却是酒意醺然,又往我这边贴了过来。我重重的放下酒杯,砸得吧台上的杯子都跳了一跳,周围的客人们微惊,皆扭过头来看着这方。帅气的酒保在吧台里面擦拭着杯子,淡淡的往这边扫来。

那个男人显然没料到我这般大的脾气,收了手嘀嘀咕咕的走了。

被这样一闹我再没了喝酒的性质,仰头将杯底的酒吞下,我起身欲走。

“小姐,这么晚,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吧。”帅气的酒保趴在吧台内,笑嘻嘻的望着我。

我挑了挑眉:“你想做护花使者,然后监守自盗?”

“你真有趣。”他笑了一会儿又肃容道,“我想什么都被你看透了。”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他长得很是年轻帅气,性格也十分开朗。正是我好的那一口。酒意上头,我想,反正杨子已经在国外找了个美貌的洋女友,我也犯不着为他守身如玉。掏心掏肺的为一个男人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只能换来他的背叛。

既然男人可以轻易背叛,那么女人为何不可以随心放纵?

我勾唇一笑:“你什么时候下班?”

酒保笑得更是明媚:“你回家的时候,就是我下班的时候。”

于是乎,他立马就下班了。

醉酒后穿高跟鞋是一门技术,如果不是小酒保将我架着,估计我得一路摔着爬回去。所以当他趁机在我腰间上下其手的时候,我虽然很不习惯,但还是皱着眉忍了下来。

从酒吧后门出去是一条又长又幽深的小巷,直通外面的大街。虽然近些,但这样的小巷,素日里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来看一眼。因为往往,杯具就是在这样的小巷里产生的。

前面是一个堆放着垃圾的转角,我的高跟鞋忽然被卡住,小酒保笑着弯腰替我将鞋跟拔了出来,刚抬头想向我邀功,忽听转角处一个男人在惨叫:“别杀我别杀我!我把钱给你全给你!”

小酒保身子一僵。我醉醺醺的,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小酒保不扶着我走,我自己又走不动,只好扒着他的肩,原地站着。

此时一个又沙哑又难听的声音冷漠的说:“杀了。”与他的嗓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咻”的一声。声音不大,听起来就像电视剧里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这时我有些恍恍惚惚的明白过来了,心中虽然震惊,我就放荡这么一次,还真让我给碰上黑社会了!但是借着被酒喂肥了的胆子,我还是带着一丝好奇探出脑袋往那边张望。

路灯昏昏暗暗的照着那边几个人影,一个人的手还举着没有收回去,我清楚的看到了那个东西的形状——

枪。

顿时什么酒都被惊醒了,我一个激灵,冷汗瞬间在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浸出。我转头看着小酒保。只见他也是一脸青白。我推了推他的手,示意他悄悄往回走,却不料我这一推,将他惊吓到了:“啊!”他一声惊呼。我想捂他的嘴已来不及。

转角那边蓦地爆出一声怒吼:“谁!”

我抓住小酒保的肩,穿着高跟鞋和着醉意一脚歪一脚拐的往回跑,生怕那人要杀人灭口,在后面给我俩补上两枪。

跑进酒吧的后门。喧闹顿时染上了耳朵,小酒保将门急急落锁,随后惊魂未定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无措的看着他。

他喘着气道:“我们……”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我急忙接过话头。

“不行,我得去报警!”

年轻人呐!这么热血没好下场的!我才想劝他两句,忽然听到身后“砰砰”的砸门声,我顿时心慌不已。转眼一看,那小酒保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任我自生自灭。

“咚!”的一声,是身后这破门年久未修被人家使劲砸了几下,锁尽然松了!眼瞅着一只手从门那边伸了出来。

那正是,兔子急了也咬人,我生肖属兔,这时充分表现出了我生肖的特点。当即一把抓过一个刚从厕所里面解放出来的男子。强势的将他摁在墙上,一口便向他嘴唇咬去。

这个男子的身高有点超出我的预计,第一下我的门牙竟磕在了他的下巴上。他一声痛呼,喉间的嗓音极具磁性。我踮起脚尖,撞上他的唇。

那是一阵血肉模糊的撕咬啊!

那个男人兴许是吓呆了。一时没有反应也没有挣扎,任我一阵残暴的啃咬。

我斜眼瞟到三个西装革履的人探头探脑的从那破门外进来,往里张望了一阵,其中一个眼角扫过我和这个正在被我啃的男人,又转过头去,好像在说着:“没办法,人太多了。”另外一个看起来象是能做主的人招了招手:“算了算了。”

随即三人又鱼贯而出。

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刚想从这个倒霉男人身上退开,不料他却一手将我的腰搂住,一手摁住我的脑袋。舌头挑开我的嘴唇,反客为主的进攻起来!

这形势转得太快,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便由着他一阵深吻。唇齿间交缠的酒气让我不知是自己的还是他的,几乎让我沉溺在里面。

他的吻技太好,特别是对于我这种男友常年不在身边的空虚女人来说,完全就是止渴的甘霖!

杨子,你看,没有你的约束我可以过得更加丰富多彩。

这样一想,我带着点报复心理更加投入了这个吻里。手臂交缠上他宽阔的背,我极尽所能的挑逗这个男人,不一会儿,便能感觉他下腹突了一块出来,顶在我的小腹上。

方才在外面被驱散的酒意在此时的意乱情迷中再次占领我的神经中枢。我大着胆子将手覆在他那块突出的部分上,隔着衣物慢慢摩擦。

感觉手心里的东西越来越大,我心中有些骄傲,暂时离开他的唇齿,我沙哑喘息道:“我想,我们需要一个酒店。”

之后我们怎么去的酒店,去的哪个酒店我已全然不记得了,我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我只知道,那一夜我们都极尽疯狂。

我记得交缠的四肢,几乎吻遍全身的湿润双唇,温柔而有力的手指,泛红的身体。我记得一声声低哑压抑的呻吟,动情的喘息,刺痛不堪的顶入,由内而外的充实温暖。我记得一次次的用力冲撞,全世界都摇晃旋转的感觉,极致的快乐。

我还记得一双迷蒙的双眼,形状漂亮得想占为己有。

这是歇斯底里的一夜狂欢。

昏睡过去之前,一个念头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这一定比跟那个小酒保划得来。

第二日,我头痛欲裂的醒来。这是必须的,一般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一定都是头疼欲裂的感觉。

只是我并没有遗忘昨天发生的一切,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感觉。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被窝中的我全身赤裸,下体微微刺痛中还有黏腻湿润的感觉,我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昨天,他到底有没有戴套套。我在地上四下寻找他丢弃的“废品”,结果一无所获。

我不得失望的承认,昨晚当真是情急所迫,迫不及待……

我还在想待会儿要去哪个药店买药才没那么容易被熟人撞到。浴室的水声骤停,我的心跳也骤停。原因无他,只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实在是太他令堂的诱人了。

帅气,强壮。男人味十足。

看他的模样,再合著这酒店的装潢一算计。我估计昨晚这一睡真睡了颗极品美钻。

他没料到我就这样坐在床上坦荡的欣赏他的半裸之体。捏着一根浴巾呆了好一会儿。

我拉扯出一个公事化的笑容:“早上好。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浴室吗?我也想冲个澡。”

“请便。”他用语礼貌,表情却冷漠非常。说完之后便去了里间。

洗完澡,我才看见我昨天穿来的衣服从领口处被撕开,完全不能穿了。我只得换上酒店的浴袍,无奈的叹了口气,昨天,到底急切到什么程度啊……

我走出浴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都说西装是一个男人的战袍,本来我还没什么感触,今天见了他,我才知道,原来这话还真不假。

我想,这个霸气外露的男人在战场上一定是横少千军,鲜有敌手的吧。

他坐在沙发椅上专注的盯着手机,喝着咖啡,估计是在处理事务。见我走出来,他伸手掏出了钱包,漫不经心道:“多少?”

我愣了一下,随后笑了:“你想给多少?”

他扫了我一眼,黑眸中没有一丝情绪,我却看出了和昨日的杨子眼中一样的鄙夷。他将钱包随手扔在我脚下:“拿了就走。”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弯腰捡起钱包。笑着说:“其实,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做第二次。”接着,我将昨天对杨子做的事,一模一样的对这个帅气的男人做了一次。

当碎钱在他眼前纷飞的那一刻,他也露出了和杨子一模一样惊诧的眼神。

我在床上堆做一团的棉被里翻到了我的包,当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抹已经变得暗淡的血色,我怔了好一会儿。

没错,我还是处女,杨子和我谈恋爱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大学毕业,我们的恋情还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他就出去留学了。而我至始至终都傻傻的信着他说的那些甜言蜜语。

直到昨天,我的信仰和我的贞操一样,被狠狠的撞破了。

不知道有多难过,只是觉得嘲讽得让人好笑。收拾好心情,我拉过被子将那团血迹盖住,转过头来却看见那个男人幽深的眼神。我不想去猜想他看到了什么又或是在想些什么。

一夜情就是一夜而已,不管那是不是一个初夜。

我将手里的衣服拿给他看:“因为我的衣服完全没法穿了,所以我要穿走一件你的衣服。如果你想让我还你,那就把联系方式留下来,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想吧,所以我们后会无期了。”说着我很自觉的在他的衣橱里翻了一件宽大的运动衫出来。到浴室里换了衣服,我抬头挺胸,从他面前走过,出门前,我回头看他笑道:

“对了,忘了说,你技术不错,昨晚我很开心。”

随即,傲然离开。

到最后,那个男人都保持着沉默,只是那双闪着寒光的眼睛,至今想来,依旧令我觉得凉飕飕的。

回到家,我一头倒在床上,身体这时候才觉得酸痛不堪,下腹一直有股酸酸涩涩的感觉。我拉过被子,把自己捂在黑暗当中。

睡吧睡吧,什么事都会过去,抬头阳光依旧灿烂。 jRuQV2aHzAck1c/OIaeWujjjDQagyr/FgEKksJvMO8GuNAY2f5O1o2femARxkP19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