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第三章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许氏不容分说地做了决定,像是害怕沐云书会拒绝一样,急忙转移了话题。

“我已经收到消息,过不了多久鹤筠就会回来了,母亲就不打扰你梳洗打扮了,你放心,这两年你在娄府没功劳也有苦劳,鹤筠回来,母亲会在他面前好好夸赞你的!”

说着话,许氏眼里有不屑一闪而过,在她心里,只要搬出儿子来,不管她提什么要求,沐云书最终都会妥协。

可能是懒得再哄沐云书了,话音一落,她就起身出了门去。

门被随意关上,宝珠咬着唇,一脸气闷地对沐云书道:“夫人这是什么话!好像您除了贤惠就一无是处了!您明明很优秀,配二爷绰绰有余!娄家真是忘了当年求娶您时低三下四的样子了!”

沐云书淡笑,娄家人一直是这样的,反复在她面前提起她商贾的身份,让她觉得娄家娶她是施恩,花着她的钱还要让她感恩戴德。

她家是陇西富商,做药材起家,门第与早已落魄的娄家相比,并不差什么,可商女这身份被婆家反复提及后,她也自觉矮了婆家一截,只能用尽办法对她们好,来弥补这个差距。

她用嫁妆和赚来的银子撑起娄府,最后却换得个兔死狗烹的结局,真是可笑。

想起许氏管夫人要铺子的事,宝珠心中焦急:

“夫人怎能如此过分!那首饰铺子可是您嫁妆里最赚钱的一间了!不说铺子,里面那些首饰得值多少钱?您撑着娄府一百多口人的开销,几个姑奶奶的嫁妆要您操心,三爷四爷交朋会友也都记在您的账上,夫人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把铺子送出去了,她有没有算过那是多少银子啊!”

沐云书看着宝珠那精巧的瓜子脸,嘴角轻轻勾了起来。

这丫头原来这么可爱的,她都快忘了她年少时的样子了,前世她帮她撑着娄府,一生没有嫁人生子,这一世,她不会再让她吃前世的苦了。

宝珠看着夫人对自己笑,心里毛毛的,“奶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您真的要将那铺子送出去,帮大爷打点?”

“送,怎么不送,若不送母亲一日都不会让咱们消停!”

听沐云书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宝珠脸都扭了起来,“送了这一间,就会有下一间,您的嫁妆迟早被掏空的!”

沐云书现在才发现宝珠其实挺清醒的,前世,若她不那么愚善,能听进去劝告就好了。

怪她把这样一群豺狼虎豹当成了家人!

她安抚地拍了拍宝珠的手,“放心吧,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我愿意送,他们也得有胃口拿才行!”

宝珠见此刻的沐云书眉眼舒展,完全没了之前忧苦摸样,心中惊奇,夫人好像突然不一样了,从前她为了名声,是从来不敢违逆婆母一句的,今日却是怼得许氏险些下不来台。

可许氏的性格她是了解的,从来是来者不拒,铺子到了他们手上,绝对没有要回来的可能。

她担心地将手放在沐云书额头上,“少奶奶,您没事吧?”

沐云书失笑,给了宝珠一个小小的暴栗,“我很好,以后会更好!”

知道沐云书没事,宝珠才放下心来,想到二爷今夜归府,她看着二少奶奶素面朝天的样子有点着急。

虽然气愤老夫人欺负自家夫人,但宝珠还是希望少奶奶能跟二爷好好相处的,毕竟两人成亲四年一直分别,二爷终于回了京城,趁着这个机会,要让两人多亲近才是。

“少奶奶,奴婢给您上个妆吧,二爷好不容易回来了,您今日就莫要再穿那几件绛紫色的锦裙了,太显老气!”

说着,小丫头拿来了铜镜,将沐云书如瀑般的墨发散开,要为她重新梳一个发髻。

沐云书瞧见铜镜里的女子,微微愣住了神。

不是被自己的容色惊艳到,相反,她眼神里全是无奈。

她还未到二十岁啊,但为了操持娄府,外出打点,硬是把自己打扮得老气横生,还把自己喂胖了许多,只因这样才会显得更有威严,能管得住下人。

老夫人怕儿子不在她会拈花惹草,乐得见她如此打扮,时间久了,大家都觉得她性子严肃冷淡,长得也一副凶相,实在配不上娄鹤筠。

可其实,哪个女子喜欢这样装扮自己!

她照着他们想要的样子活着,到头来,没有人喜欢她,唯有默默守着她的阿旺和宝珠……

这一世,她要随心而活!

沐云书朝铜镜中的宝珠淡淡一笑:“好,今日由你打扮。”

宝珠以为沐云书愿意打扮,是为了让二爷见了欢喜,于是手脚更加麻利起来。

很快,她就为沐云书上了一个淡妆,然后选了一件绣梅云峰白留仙裙,挂了一对儿碧玺耳坠,整个褪去了世俗之气,多了几分清雅。

宝珠自是少不了一阵夸赞,可沐云书却知道自己现在的身形有多臃肿,脸上还有奔波时留下的嗮痕,别说美人,中人之姿都谈不上。

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会慢慢变回她自己!

海堂院。

丫鬟捧着一碗冒着寒气的桃子酥山走进了内室,呈给了半倚在榻上,神情烦躁的女子。

女子云鬓高绾,穿着十样锦软烟罗纱裙,脖子上挂着饱满圆润的珍珠,将那张平庸的脸衬出了几分贵气。

她是许氏的大女儿娄燕婉,也就是楼鹤筠的长姐。

看见那令人食指大动的诱人酪浆,娄燕婉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快速地摆着团扇,撇嘴道:“这沐氏,可真是个会享受的!”

这精巧的食物,她在夫家完全是吃不到的。

丫鬟很想抬头去看一眼大姑奶奶,可她知道规矩,没敢抬头,只在心里腹诽,这些都是二奶奶孝敬夫人的,大姑奶奶是客,她们才做了一碗,怎就是二奶奶享受了?

这话,丫鬟也就在自己心里嘀咕两句,可没敢开口,送了酪浆她便退下去了。

没多久,屋子里的水晶帘子轻轻响动起来,娄燕婉抬头一看,正见许氏进了房门。 kzTLeca8kDPcuSekuO4bpWsy7SS8nWZ0IVRLntEiY2Frb/YrizKzxEoTkIp6sCG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