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前夫痴恋寡嫂?休夫再嫁权臣
十三分之一

第一章恨相逢

“夫人,您跪了这么久,佛祖一定看到了您的诚心,您身子不好,奴婢还是扶着您起来吧!”

宝珠的声音焦急中带着哽咽,看着已经虚弱不堪,却还跪在佛前虔诚祈祷的沐云书,一颗心早已经揪成了一团。

夫人已病了多日了,可府上没一人过来看望,她怕夫人伤心,只能谎称小姐也病了,怕过了病气给夫人,这才没有来。

夫人听说后,撑着病重的身子跑来佛堂为小姐祈福,几个时辰了滴水未进,她实在担心得紧。

可沐云书只是摆了摆手,若不是怕自己这副病容吓到欣儿,她真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娘亲!”

一声甜甜的呼唤从佛堂外传来,让佛堂里的两个人齐齐转过了头,这声音沐云书太熟悉了,这是她的欣儿在叫她。

“是欣儿来了?”

沐云书激动地想要起身去看娄欣儿,可她跪得太久,身上使不出任何力气。

宝珠忙走过来扶住了沐云书,搀着她走出了佛堂。

只是两人并没有看到娄欣儿的影子,宝珠意外地道:“夫人,声音好像是后院传来的,小姐可能在后面呢!”

可佛堂的后面住着沐云书那带发修行的大嫂,欣儿怎么会来这里呢?

缓步绕过回廊,两人就来到了佛堂的后院,沐云书以为这里应该是青灯古佛,没有半点烟火气的,可入目的景色让她整个人都看痴了。

院子极美,四周的墙壁上爬满了蔷薇花,中央特地挖了池塘,里面养着十几条手臂长的锦鲤,一看就是喂养了多年的。

树上还挂满了花灯,每一盏灯上,都有漂亮的题字。

“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这一字一句,像是一根根绳索,死死勒住了沐云书的心,痛得她无法呼吸。

不为别的,因为这些字她太熟悉了,都是出自她夫君之手!

那个如同天上皎月的清冷男人,从未与她说过一句暖心的话,她以为是他不懂表达,却不知他把所有的温暖都给了别人!

沐云书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渐渐麻木,她没有勇气往前走了,可不待她逃离,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她时时惦念的声音。

“娘亲,欣儿好想你啊!你都不知道,那个老妖婆病倒了,她还想让我去陪她,我才不会去呢,我只想陪娘亲你!”

显然,这句话并不是对沐云书说的,她透过叶子缝隙,瞧见了庭院里对话的那对女子。

年长些的穿着一袭素衣,生得秀雅绝俗,一颦一笑是说不出的楚楚动人,若不是沐云书认得她就是她大嫂楚氏,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与她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妖婆”是同龄人。

而年纪小一些的,就是她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养女,娄欣儿。

“你啊,怎么说她都教养你一回,你不该这样说她!”楚氏佯嗔了娄欣儿一眼,用食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娄欣儿委屈地低声嘀咕道:“她算什么养我,她宁可花银子给外头那些低贱的流民,也不愿给我买首饰、裙子,还让我学那么多礼仪规矩,逼我学男子才看的四书五经,她是把我当扬州瘦马来培养,想让我利用我给她赚银子,根本不是真心待我的!”

楚氏无奈摇摇头,“不管怎样,她都是你的长辈!”

“好了,你莫说欣儿了,那女人根本不配做欣儿的长辈。”

一个长身如玉的男子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是热腾腾的汤,应该是刚熬好的。

男人已经接近不惑之年,可他的容貌仍然俊逸非凡,尤其看着楚氏时,那眼里的光彩,犹如美玉上莹润的光泽,柔和又坚毅。

这是沐云书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原来,他的夫君也会笑,也会对人嘘寒问暖,会为人洗手作羹汤,只是那个人不是她。

她十五岁嫁入落败的娄家,娄鹤筠刚与她拜了堂就匆匆赶往任上,只留下一家老小让她照料,她虽无助,但还是帮他撑起了这个家。

四年后,他返回京城,说是因为操劳而得了重疾,她没日没夜照料他,帮他寻医问药,即便她们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她也从未抱怨过,后悔过。

当他说害怕没有孩儿,老了清冷孤独,她便尊重他的意见,领养了一个孤儿。

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曾经那些想不通的事情变得既清晰,又讽刺。

宝珠的脸上同样没了血色,她惊诧地看着庭院里的三个人,抖着声音道:

“相爷怎么会与大夫人……不,怎么会与思云居士在一处!他们可是叔嫂啊!还有小姐怎么会叫思云居士娘亲?难道她是思云居士的亲生骨肉?”

真相已经呼之欲出,只不过宝珠实在不敢相信!

这时,楼鹤筠小心翼翼地盛出一碗汤,吹了几下递到楚氏面前,“这是狗肉炖双冬,补中益气,温肾助阳,对你的病有好处,你多喝一点。”

娄欣儿笑嘻嘻地道:“娘亲,你可知道这狗肉是哪里来的?这是那老妖婆身边的阿旺!谁让它瞧见您就叫,这回它再也叫不出来了!”

“这……是弟妹的爱宠?你这孩子,怎么能……哎,她知道后一定会很难过吧! ”楚氏一脸担忧,双手合十,低低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楼鹤筠不以为意地道:“畜生而已,怎有你重要,你就是心善,别想那么多了,身子要紧!”

几人余下的对话沐云书已经听不清了,耳边像是刮起了狂风,呼呼作响,胸膛里似胀满了气,呼不出去,也吸不进来。

他们居然杀了她的阿旺,只为给那个女人熬汤!

沐云书猛地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下意识伸手去捂住嘴,手已经被她咳出的血染得猩红。

“夫人!”

宝珠惊叫着抱着向下沉去的沐云书,刚想呼救,就瞧见院门里踏进来几个人。

“谁?谁在那里!” kZIRkP5vkloTzVauewStPduk6ttZOp1jDg28QJYawN8NE1H0HlCQptF09/MDtaN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