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大梁假太监,皇帝竟是女儿身!
爆款大麦

第1章 这个太监有三条腿

“咱这手艺,整个净身房没有比我更快的。”

“穷苦人这玩意反正没用,进了皇宫反倒会成为祸根。”

“咱这是为你去掉祸根,清扫忧愁。”

一个老太监龇着一嘴缺了门缝的大黄牙,嘿嘿怪笑,手里捏着一把锋利小刀在磨石上来回抽动。

赵政迷蒙之间,听着耳边的碎嘴,伴着锵锵的清脆声猛然睁开了眼睛。

霎时感觉浑身一紧,胯下微凉。

整个人都被死死定在了一块案板上,空气中混合着血腥和尿骚味。

紧接着一股记忆涌入脑海中。

“穿越当太监?”

赵政脸色一变,瞬间不淡定了。

“你敢!大爷我不做太监了!”

赵政连忙喝止老太监的意图。

老太监不以为然道:“临到事头后悔,晚了,真以为净身房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

他顿了顿,饶有兴致的盯着赵政胯下。

“三条腿的蛤蟆没见过,三条腿走路的人倒是见了。”

说话间,他啐了一口口水到刀锋上,气沉丹田。

“刀来!”

赵政眼眶一瞪,顿时就急了。

别人穿越都是当皇帝太子,老子就当个太监?

他急中生智:“慢慢慢!我有千两银子埋藏,你放了我,我全给你!”

“你糊弄小孩呢?有千两银子你还入宫?”

那老太监显然不信,但手中的刀却慢了下来。

太监,胯下无鸟,玩不了女人,唯一能够喜好的也就是金银之物了。

“真的!我也不知被哪个黑货陷害了,昨夜本在青楼,今天就到了这里。”

“我告诉你地址,你且去取。”

赵政看老太监有所动心,连忙说道。

脑子里面随便想到的一个地名,直接说了出来。

老太监看赵政不似作假的样子,眼珠一转。

要知道在净身房里面的可都是苦差事。

可他刀法又好,被人丢在这十几年了,割过的鸟没有几百也有上千。

但是像赵政这种有钱买鸟的还是头一次见。

“你所言当真?你骗的了我,也难过国师那关,你们这批可都是国师要的人。”

老太监说道,实际上他看见赵政浑身细皮嫩肉,根本不是干粗活的人,已经相信了大半。

“千真万确,我就算死,也要死个全身吧。”

赵政可不管什么国师不国师,先保住鸟再说其他。

老太监信了,毕竟当太监可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

老死的太监,都要拿出自己珍藏几十年的宝贝和自己合葬,不然觉得无颜面对祖宗。

而且大概率国师要的人基本都活不了,也就是说,这个秘密不会泄露。

他咬了咬牙:“净身房可是有你的备案,要是你胆敢骗我,我把你家祖坟都撅了。”

赵政心中松了一口气,好歹保住了。

细想这事还真不能怪别人。

前身那货还真出自于某名门,只不过现在赵政所在的是大梁,而原本他是大宋的将门世家。

赵家祖辈戍守疆土,到了其父亲那一代,更是威名远扬,横扫外敌。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功高震主引来了大宋皇帝的猜忌。

在一系列的斗争之中,被诬陷为谋反。

全家上下二百七十口,全都死了。

就连赵政也是赵家的死侍拼死才勉强逃出来。

然前身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家中又是将门,连谋生都是个问题。

更不要说复仇了。

于是他将主意打到了大梁皇室上面。

企图进宫之后,协助大梁皇室打大宋来复仇。

可皇帝哪是那么好见的,被仇恨蒙蔽了的前身,直接选择了太监这条路子。

当赵政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心底下涌现出了一股难以抑制的仇恨。

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浑身抽搐,双目泛着红光。

老太监被赵政看得吓了一跳,连忙道:“这可是你自愿给我的,待会来人了记得装的痛一点。”

赵政连忙从仇恨中抽了出来。

前身这小子执念有点强啊,不过他现在自身难保,能活下来再说。

他连忙道:“多谢公公,要是我能够侥幸活下来,一定还有厚报。”

给这老太监画个饼先。

不过老太监不以为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心上。

“来人了。”

老太监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立刻到旁边拿了一个瓷瓮。

“别叫了别叫了,拿好你的家伙,领你的赏银去。”

老太监大声说给外面人听。

赵政顺势从旁边没擦干净的案板上抹了点血,大声惨叫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叫声虽惨犹烈,中气十足,国师必然高兴!”

进来的应该是个管事太监,让人给赵政还分发了五两赏银,被安顿休息一天。

第二天一早,管事太监再度现身。

这时候赵政才发现,被选的可不是他一个人。

太监十个,宫女十个,全都是送往国师那的。

赵政心中微动,这国师是个女的,号称是道门人宗魁首,道号摇光。

除此之外,世人知道的消息都很少。

只知道她道法高深,乃是大梁先帝册封国师。

现在的皇帝刚刚登基,也是给她加了一串的尊号示好安抚人心,可见她的威望。

摇光宫!

宫殿内外,全都是一些身穿道袍的女子。

“上师,人都带来了。”

管事太监对着一道姑说道。

接应道姑挥了挥手,随后带着十对太监宫女走入了一个极为古怪的房间之内。

这房间封闭,墙壁上篆刻有很多奇怪的字符。

烟雾缭绕,当中有一个水池,水池中雕有石兽,狰狞可怖。

所有人都在这个房间里面等待,一个接着一个被召入更深房门。

每次内门惨叫后,便会另外再召一人。

道姑也不见了,整个房间就剩下赵政,内门就像是一只吃人的嘴。

赵政心中忐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甚至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是什么妖道姑吧?

正想着,一个身穿道袍,束发道髫的道姑,却腰肢纤细,身姿曼妙,走着金步摇从侧门推门应声而入。

赵政不敢多想,躬身道:“参见国师大人。” k7lcdB7r+p7fFdvzoLYLqaPBsLhbUcncEPQy3UHTXXKR3RhD+9fFrARDdwKMYaB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