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滴血认亲

慕辞衣她们被领到了正厅,她还没有站稳,一个身影就朝着她扑了过来,然后,她就被抱了个满怀。

随后,哭声传入了慕辞衣的耳朵里,让她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女儿,我的女儿,你终于回到了娘的身边了。”

“辞衣,娘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慕辞衣看着这个紧紧将自己抱住的妇人,很想把她扯开。

就在她的忍耐正在一点点的被磨灭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母亲,姐姐刚刚回来,您就这么抱着她,姐姐会不习惯的。”

慕辞衣抬眼看去,就看见两个打扮精致的女子站在一边,脸上充满了对她的鄙夷与抵触。

王府的两个庶女,三小姐慕雪涵和四小姐慕雪彤。

见到她们两个,慕辞衣的嘴角划过一个邪气的笑容。

一个男人也走了过来,将妇人拉了出来。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皇帝的结拜兄弟,朝廷唯一的一位异性王爷慕烨。

妇人,也就是慕家的主母,此刻正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己的女人,慕烨的王妃朝玥。

慕烨看着她,低声细语的说,“夫人,你先放开辞衣。”

朝玥完全没有听进去,泪眼汪汪的望着眼前的女儿,“辞衣,娘盼了这么久,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慕辞衣没有说话。

慕雪彤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出现了,“母亲,我看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免得又出现冒牌货。”

慕雪涵温温柔柔的话里也不缺对她的怀疑,“是啊母亲,我们还是确认一下吧。”

朝玥听到这话就急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能够感觉到,她就是我的辞衣。”

被朝玥教训了,她们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母亲,我们也是怕您像之前一样被骗了……”

“王爷,她就是我的辞衣,我能感觉出来,她跟之前那些女子不一样。”

慕烨与慕辞衣对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验一下她的身份。”

听到这话,那两个女人得意的笑了起来。

慕辞衣丝毫不惧慕烨审视的目光,“王爷想怎么验?”

慕烨审视着慕辞衣,“辞衣的锁骨处有一个红色胎记。”

慕辞衣一言不发,直接扯开了自己的领口,右肩锁骨的红点胎记清楚的露了出来。

看到那个胎记,朝玥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再次卡住了慕辞衣的手,“辞衣,辞衣,娘就知道一定是你。”

可慕烨并没有完,他继续说,“胎记很容易作假。”

慕辞衣丝毫不慌,“还想怎么验?”

“这还不简单,滴血验亲啊……”慕雪彤按耐不住,走了过来,“父亲,我看,其它的招数都会作假,滴血验亲才最直接。”

慕雪彤说这个话的时候,还不忘挑衅慕辞衣,“要是冒牌货,就趁现在赶紧离开,免得一会儿被戳穿了吃不了兜着走。”

慕辞衣看了一眼慕雪彤,“你很希望我不是吗?”

“我……”慕雪彤一愣,随后快速的反应了过来,“怎么可能?我还不是怕你是个骗子!”

慕辞衣懒得跟慕雪彤浪费口舌,看向慕烨,“王爷也这么想的吗?”

慕烨没有说话。

慕辞衣看出来了慕烨心里的真实想法,随意的笑了笑,“既是如此,那便验吧!”

“辞衣……”朝玥紧张的看着慕辞衣,“娘相信你,娘相信你。”

“可有人不信。”慕辞衣从朝玥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说,“王爷,验吧~”

慕烨看了一眼慕辞衣,叫管家去备了水,“周管家,去备水。”

周管家看了一眼周遭各色各样的眼神,赶紧下去备水。

水端了上来,慕辞衣直接拿起针冲着自己的手指扎了下去,血滴在碗中,朝玥在一旁看的很是心疼。

慕辞衣后退了两步,看了一眼慕烨,“王爷,请吧。”

慕烨上前,同样滴了血进去。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两滴血缓缓的交融在一起。

朝玥的表情由紧张变成了欣喜。

慕雪涵跟慕雪彤惊愕了。

慕烨的表情也终于有了变化,冷硬的模样瞬间变成了一个慈爱的父亲,“辞衣……”

“辞衣!”

朝玥哭着要去抱慕辞衣,却被慕辞衣躲开了。

朝玥不解的看着慕辞衣,“辞衣,你这是怎么了?娘只是想抱抱你……”

“既然已经验完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听到慕辞衣要走,朝玥急了,“辞衣,你要去哪里?这里是你的家啊,你不能走啊……”

慕辞衣看了一眼慕烨,“我从小在乡野长大,不知道什么王府,也不稀罕王府的生活,我过的很好。”

“这次回来,不过是师傅给我下的命令,任务完成了,我自然要回去了。”

“辞衣……”朝玥哭着挽留她,“辞衣,你可不可以不走?你留在娘身边好不好?娘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不会让你吃苦了,你留下来好不好?娘求你了!”

慕辞衣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把朝玥推到了慕烨的身边,“您多保重,告辞。”

说着,慕辞衣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朝玥赶紧追了出去,“辞衣!你等等娘,娘跟你一起走!”

慕辞衣并没有回头,直到听到后面一声惊呼,“王妃!”

“夫人!”

慕辞衣这才回头看过去,就见朝玥摔在了地上,可她并没有注意自己的伤,仍旧想站起来去到慕辞衣的身边,眼巴巴的望着慕辞衣,“辞衣……”

慕辞衣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走回去把她扶了起来,“以后走路慢点。”

“辞衣,娘不想你走,娘很想你,每天都很想你,你可不可以留下来。”

“不能!”慕辞衣回答的很果断,“您保重。”

“辞衣!”朝玥紧紧地抓着她的袖子,“那你让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这个王妃我也不做了,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

慕烨看着自己的夫人,看了看慕辞衣,“辞衣,你可不可以,留下来。”

慕辞衣看着朝玥的神情,似乎是心软了,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会在景轩楼,若是想找我,便来此处吧。”

说完,慕辞衣将朝玥交给了慕烨,登上马车离开了。

望着慕辞衣离开的方向,朝玥控制不住情绪,在慕烨的怀里大哭起来,“王爷,辞衣她是不是再怨恨我们?是不是不会原谅我们了?”

慕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想起刚刚自己对慕辞衣冰冷的态度,还有慕辞衣看自己那陌生的眼神,他心里也是一万个后悔,只能抱紧了自己的夫人。

马车里,慕辞衣闭目养神,一旁的两个丫鬟看着慕辞衣的脸,小心翼翼的问,“小姐,为什么您要把我们在哪里的消息告诉他们呢?”

慕辞衣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欲擒故纵而已。”

简单的六个字,却让人心里一凉。 2hJ69m5sTIgTOqYMHrZMhRvfEiaUYIZReC537NRmMiyKlhXEBbQcrgs8JPnrvQ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