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小舅舅

那边,霍佩拘谨的端来一碗水,“然然,喝点水。”

“谢谢妈妈。”

霍然真的改变了!

霍佩面对霍然,自然是毫无保留的疼爱, “然然,马上要吃午饭了,你想吃什么?我去换点新鲜的海鲜……”

霍然放下水碗,摸了摸粘腻的头发,不适应的感觉蔓延全身。

“妈,家里有浴室没?我想先洗澡。”

“有的,然然你来……”

浴室小的可怜,在房间的犄角旮旯里,霍佩紧张,唯恐霍然不满意。

霍然察觉到母亲情绪上的焦灼,微微一笑:“那我先洗着,麻烦妈帮我找一身衣服。”

浴室里传来哗哗啦啦的水声。

霍佩松了口气,家里还有几件苏朵嫌弃的新衣服,可苏朵比霍然矮胖一些,衣服就不太合身了。

她出门来到渔村内的外贸服装店,拿出仅剩的二百块给霍然买衣服。

或许,二百块对霍然来说,只是廉价地摊货,微不足道。

但对霍佩来说,常年体弱吃药存不住钱的她,只想尽最大可能,给与女儿最好的东西。

这边,霍然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旋即站在镜子前,仔细打量如今的自己。

标准的美人坯子。

细腻滑嫩的肌肤白的近乎透明,一双含情的眸子微微上挑,衬得瞳孔如剔透的茶色水晶。

睫毛浓密纤长,如振翅的蝴蝶。

秀气高挺的鼻梁下,红唇菲薄,轻轻挑起,携着一丝不可一世的冷漠。

整张脸有种高级的美丽。

霍然微微一笑,视线一沉,从浴室中找到了剃须刀,然后亲自上手,把一头染成野鸡尾巴似的头发剪短,等赚到钱,就把这碍眼的颜色染回来。

总算跟上辈子的自己有了五分相似。

“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人美心善的小仙女?”

霍然吹了个流氓口哨。

霍佩找到一套干净的衣服给霍然。

衣服手感粗糙,霍然忍不住蹙眉,她要想办法早点赚钱。

她换好衣服走出去,霍佩已经煮好了一碗海鲜面。

渔民靠海吃海。

霍佩不能打渔,却因为女儿回来感到喜悦,她想了想,拿着钱跟左邻右舍换了新鲜的海鲜,煮了这么一碗面。

“然然,吃面。”

抬起头,愣住,霍佩将剩下的话咽下去。

此刻,霍然身穿不染尘埃的白色衬衫,随便将衣摆系起来,再加上那剪短的头发,更显得桀骜不羁。

不施脂粉的她双腿笔直,仅是站在那里,就有种别样的帅气,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廉价衣服在她身上,有种高级定制的质感。

“妈。”

霍佩回过神,“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

她没想到,霍然气质天成,好看到惊为天人,太好看了,总让她感到不安。

压住心里的不安,她把海鲜面放在瘸腿又垫好的桌子上,局促道:“吃面吧,尝尝味道。”

霍然饿极,端起碗狼吞虎咽。

吃饱后,霍佩已经收拾好房间,丝毫没留下苏朵住过的痕迹。

一大间屋子隔成两间,极其拥挤,摆设也简单。

一张床,一张写字台,再加一个衣柜。

霍然忽然问道:“对了,我小舅舅呢?”

霍佩父母健在,有一对龙凤胎哥哥姐姐,还有个小妹和小弟。

霍暄是最小的弟弟。

据霍然所知,霍暄当初考学失败,家里就不再供了,毫无门路的他选择搬出来,跟二姐霍佩一起打工,他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平日赚的钱除了留下生活费,就都给霍佩抓药了。

是个好舅舅。

霍佩抬头看向墙壁上的挂钟,“快回来了。”

话落,门外传来脚步声,“姐!姐!我下班了,快出来,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欸,来了。”

霍然跟着霍佩走出房间,只见霍暄左手提鸡右手提鸭,一身狼狈。

“你又去赌了?”霍佩皱眉,“你怎么不听教训呢,那东西是我们这些人能玩的吗?都说赌石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霍然轻挑眉梢,了解了小舅舅的爱好。

霍暄额头见汗,连忙把活的鸡鸭塞到了霍佩手里,在他们家,吃肉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只有逢年过节和苏朵生日,他们才会买肉回来庆祝。

“没去赌,哪敢去,这是我客户给的,据说是山上的走地鸡,下河鸭,好吃着呢。”

霍暄的公司是做物流运送的,经常开夜车出差,好处是私下能做点小生意。

话落,他发现了霍佩身后的霍然,讶异道:“这谁啊?”

“是然然呀,然然,这是你小舅舅。”

“小舅舅好。”霍然礼貌鞠躬。

霍暄一脸见鬼的表情,“你?” Pfyaaa1wRjR5OPU8G3dUqiDW5gHnTiA+d73DHtAohjB9zzUuQDf+5db6mEZ/vvU9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