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 妈,我回家了

小死过去似的刺激。

喘息后,霍然觉察手腕上多了什么东西,是被男人郑重戴上去的。

她下意识拍开男人,没用什么力气,男人却闷哼一声,后背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上,没了动静。

霍然发现,男人的西装渗出血,应该是很长的一条伤口,伤疤还未愈合,就因为激烈的运动再次崩裂,流了不少血,明显能看出男人失血过多。

原来受了伤。

霍然轻挑眉梢,沉吟了一会,照这个伤势,不及时止血,怕是要没命。

强奸犯,死不足惜!

霍然攥了攥拳头,懊恼地咬了咬唇角,于心不忍。

上辈子她学过中西医,治病救人是天职这个信念几乎刻在了骨血,眼下,也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只要将男人当成病人,告诉自己,这是一条生命……

霍然面无表情地撕扯下男人的衣服作为绷带包扎止血。

直到简单处理后。

她视线下滑,落在男人的某处时,停顿了一瞬——

虽然治病救人没毛病,可不代表,霍然好惹!

手边没有任何工具,没关系,霍然伸出手,迅速点在男人的会阴穴上,封闭他的要脉!

“唔——”

昏迷中的男人闷哼一声。

从此这个狗男人再也不能祸害别人。

做完这些,霍然迅速离开,从头到尾,都没看清男人的长相。

她按照记忆,找到原身母亲霍佩的住址。

环境脏乱,味道难闻,空气中透着一股子鱼腥臭味,随处可见的海洋垃圾堆砌在礁石边。

日落时分。

渔村家家户户的老人小孩都习惯端着饭碗蹲在门口吃饭。

瞧见霍然时,满目好奇。

贫民窟还能招来贵人?

原身喜欢化浓妆,身穿各式各样的裙子,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阴郁偏执,遮掩了本身气质。

而霍然则不同。

周身流露着着大佬气质,就算曾经的华国领导人,见到她,都要以礼相待。

没人开口询问。

她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敲开了紧闭的房门。

半晌,门开了一条缝。

“然然?”

满脸病容的霍佩拖着柔弱的身体打开了门,看清来人,一脸不敢置信。

“妈,我回家了。”

“你叫我妈妈了?”

就在昨天,霍佩去见霍然,霍然指着她的鼻子骂骂咧咧的让她滚!

不仅不承认,还狠狠地羞辱她,说自己没有当小三的妈妈。

霍佩以为霍然要留在苏家,永远不会回来。

但她没想到,时隔一天,霍然居然回来了,还主动叫她妈妈,她是不是做了一个美梦,还没醒?

霍佩当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因为爱情,她年仅十八岁就怀上了双胞胎。

虽然是双胞胎,可生产过程中,却被护士告知,有个男孩被脐带绕颈,胎死腹中了。

女儿平安诞生后,与她形影不离的恋人忽然消失无踪。

这一消失,就是整整十八年!

霍佩抱着女儿去派出所报案,才知道,对方的一切都是弄虚作假。

无论是家庭住址,还是名字。

一个彻头彻尾,说尽花言巧语的骗子。

在当时那个男女关系严防死守的年代,未婚先孕生产的霍佩是被唾骂的存在。

霍家父母要把孩子抛弃在深山里,还给她找了一个离过婚的男人。

那男人有家暴的毛病,看霍佩长得漂亮,十分愿意,可霍佩舍不得年幼的女儿,不顾父母反对,带着女儿离开了家。

十八年来,霍佩一直在打零工,努力赚钱抚养女儿。

单身母亲的生活很艰难,她不愿意再婚。

霍然看着霍佩,“对不起,妈,以前是我不懂事,请您原谅我,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您的。”

“没关系,回来就好。”

当母亲的总是能够很轻易的原谅女儿。

霍佩喜极而泣,但是,霍家这个租住在渔村的房子,跟光鲜亮丽的苏家相比,一定非常简陋。

客厅只有五平,放置了霍佩和弟弟的全部家当,白色墙纸泛黄老旧,水泥地早已开裂,潮湿地令人无处下脚。

靠着墙壁的地方摆放着一张瘸腿桌子,还有个霍然没见过的从回收站收来的黑白电视机。

尽管房间破旧,却收拾的整洁干净。

与此同时,追寻着定位器终于找到九爷的商岑都快哭了。

“九爷,你身上的伤口没事吧?”

他急的跟皇帝身前打转的小太监一样,“没想到海城有人胆大包天给您下情迷药!”

被称作九爷的男人紧抿着薄唇,神色冷冽,狭长晦暗的凤眼微眯,想到刚才那场欢愉,强势清寒的气场瞬间蔓延。

尽管不针对商岑,却也令他浑身一寒。

那双鹰隼般狠戾的眸子,此刻满是思索,半晌,在商岑差点心脏骤停之际,低声道:

“刚才我,破戒了。”

男人垂下眼帘,因为被下药,记不清对方的长相,只记得对方染了一头鸡毛毽子般花里胡哨的头发,看着不像什么正经人。

“什么……”商岑愣住,自动消了声,呼吸像被无形的大掌扼住,无法喘息。

作为跟九爷有着过命交情的人,他当然知道——

九爷曾被寺庙里的和尚批过命,说他未满三十岁不能近女色,否则后果自负!

当然,这纯属扯淡,可是商岑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猛女逼得九爷破戒?

男人整理好衣服,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去查清楚。” z9vk9CCFS/cFdDrW4OFWx09r46556Mf4WArgH77XnIif/8mrAOvq8us4P6M9Qng3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