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百度哄人大法

什么?

这么说,晚晚她没有……

厉靳泽瞬间抬起头,微微睁大的眼睛里一片怔忪。

他缓了缓神色,看着桌上的保温桶陷入了沉默。

苏芸晚心中憋着气,一回到厉宅,就看见沈时居坐在会客厅里,皱着眉头满脸厌恶地看着她,“苏芸晚,你给厉靳泽针灸,到底是什么居心?我告诉你,他的身体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这里面可是有你的不少功劳,你别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害他!”

因为心里还生着厉靳泽的闷气,苏芸晚看到他的狐朋狗友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叉着腰冷哼一声:“怎么,你这个国内外知名的西医没查出什么吗?我可是下了狠手,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呢!”

“你、你!”沈时居指着她,半天没说出个完整的话来:“果然,你果然没安好心!”

苏芸晚看智障似的白了他一眼,气鼓鼓地朝楼上走去:“指望你这个西医能治好他的病,估计黄花菜都凉了,最后还不得我这个中医小能手出马!歇歇吧你……”

沈时居被噎得不轻,瞪着眼睛对她行注目礼,直到听见楼上的房门被狠狠甩上,他突然掏出正在录音的手机,将刚刚的对话发给了厉靳泽。

“听听,她说的是人话吗?我怎么就需要她出马了?”

厉靳泽听完录音,嘴角忍不住弯了又弯,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打着字:“你确实需要放个假了。”

发完消息,他继续吃着保温桶里清淡养胃的饭菜,皱了皱眉,又拿起手机点开百度搜索,输入了一行字:如何哄女朋友开心。

半个小时后,他叫来了门外的林毅,“去把商场里选一些最新款的珠宝首饰和衣服送到厉宅去。”

林毅一脸蒙圈,什么意思?珠宝首饰,厉宅,哦,是让他买些礼物去哄人。

他点了点头,正准备往外走,突然听见厉靳泽又叮嘱了一句:“多买点。”

嗯,多买点。

傍晚时分,苏芸晚在房间里擦拭消毒自己的针,听见“扣扣”的敲门声,随口应着“进来。”

进来的是林毅,手上拎着一个购物袋,恭恭敬敬地将购物袋双手奉上。

“苏小姐,这是厉总让我买给您的。”

苏芸晚放下手中的针,接过购物袋,让林毅出去的时候顺便带上门,这才掏出购物袋里的东西。

里面是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盒子上的logo她认识,是一家小众的奢侈品设计品牌,厉靳泽手腕上常戴的那只表就是他们家的。

打开盒子,里面果然静静地躺着一只表,和厉靳泽手腕上那只是同一个款式,只不过这只是只女表,表带颜色偏粉,在灯光下隐隐翻着金黄,表盘四周镶嵌着碎钻,很符合苏芸晚的气质。

说起来,除了订婚时交换的戒指,厉靳泽还没有送过她什么礼物,是因为知道就算送了她也不会收,就不做这种不识趣的事情。

但今天这块表可以说是非常别出心裁的礼物,某种意义上是和他一对的情侣表,苏芸晚也意识到了这点,今天一天的不愉快顿时消散云烟。

等送走了商场的人,她看着将会客厅堆得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的礼物,忍不住撇了撇嘴,在仆人们羡慕震惊的目光中吐槽了一句:“现在来弥补,之前误会我的时候干嘛去了?败家男人,暂时原谅你……”

然后,她开开心心地拎着好几个购物袋,冲进衣帽间里试衣服去了。

因为之前的误会,厉靳泽决定提前出院回家,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苏芸晚正哼着歌,对着一个人体模型练针。

看到他回来了,小脸瞬间一板,狠狠地将一根针扎在模型上,转身就要上楼。

厉靳泽赶紧将人拉住,眼神不自然四处躲闪,“早上的事是我的错,别生气了。”

“哼!”苏芸晚转过身,重重哼了一声,“生气!很气!非常生气!”

厉靳泽抿了抿唇,将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轻抚她的后背,柔声道:“我道歉还不行吗,你都收了我那么多礼物了,给个笑脸,嗯?”

微微上挑的尾音让苏芸晚脸色涨红,轻轻地推开他,拉着他往餐厅走去,“这时候回来,吃饭了吗?吃了饭我再给你施几针。”

“好。”厉靳泽微微勾起唇角,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闪过一抹暗芒。

晚上睡觉前,苏芸晚又给厉靳泽施了一次针,虽然时间没有上次那么久,但收完针都已经是深夜。

苏芸晚收拾好用具,打着哈欠正准备回自己房间休息,一只大手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拉。

苏芸晚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带着厉靳泽体温的床上,本就体力不支的身体一沾到床就一点劲都使不上来。

还没等她坐起身,一个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将她抱在怀里。

“刚出院,病情容易反复,苏医生今晚就陪我一起睡吧。”厉靳泽厚着脸皮在苏芸晚面前卖了回惨。

“……陪床是陪床,可是,你能不能把上衣穿上?”苏芸晚的脸红的烫人,抬手推了推。

耳边传来一阵暧昧不明的吸气声,厉靳泽微微低头,整个胸腔微微震动,“晚晚,刚才要是没摸够现在可以继续,我不介意。”

说完,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腰处,两人身体相贴,呼吸相闻,将她抱得更紧。

苏芸晚脸色通红,“什么没摸够,谁、谁想摸你了!”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偷偷捏了一下呢!

厉靳泽没有再开口,轻轻地低头,满室的温情。

刚刚给厉靳泽扎针太耗神,苏芸晚晕头晕脑的,就这么被他抱在怀里,头一沾到柔软的枕头,困意便席卷而来,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苏芸晚在厉靳泽的早安吻中醒过来,捂着肿胀破皮的嘴唇,将枕头砸在他身上,“厉靳泽!你是属狗的吗?怎么动不动就咬人!”

厉靳泽放下枕头,低头看了看她的唇,又偷了一口,淡笑着开口,“很好看。”

苏芸晚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对厉靳泽的无耻仿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不理他,直接将他踹到一边跑走了。

厉靳泽笑了一声,穿衣洗漱后便下楼等着苏芸晚一起吃早饭。

他看到楼梯上飘过的白色衣角,从桌上拿了一片面包,细细地抹着果酱,头也不抬地说着:“快点过来,今天有你喜欢的鸡丝粥。”

只是他抬眸将面包递了过去,却看见苏芸晚手里抓着手机,面无人色的脸上带着让人心悸的慌乱,飞身朝他扑了过来。

“砰砰砰——”

窗外一阵枪响,餐厅的落地窗瞬间碎成了蜘蛛网,几颗带着火星的子弹将餐桌上的杯盏洞穿,整个餐厅顿时一片狼藉。

厉靳泽呆呆地躺在地上,趴在他身上的人却没有丝毫动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gFidtrIqghViru9ByOqa2bkJW8UXcr4CiQmynjdxAjrYmEzbC+28Cjecnjf83g/R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