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试探

晚上八点,苏芸晚从林毅口中得知厉靳泽病发的消息,当时她还在客厅等着厉靳泽回来,还特意做了一桌子菜等他回来吃饭,打算将这件事提前和他坦白。

听到这个消息,她里面跑回房间里翻出自己的医药箱,开着车就跑去了医院。

一推开门,就看见厉靳泽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对着电脑上的文件凝眸沉思,一张苍白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憔悴。

她的心里有些发涩,赌气似的将小药箱砰地一声砸在床头,一把合上他的电脑扔到一边,自顾自地从小药箱里翻着自己针灸盒,嘴里嗫嚅道:“你还要不要命了,都病成这样了,还要工作!工作比你的命还重要吗?”

被突然打断的厉靳泽眼底闪过一抹愕然,抬眸打量着她,略带侵略性的目光让苏芸晚又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她抿唇拿出自己的工具,认真做着准备,随后抬眸对厉靳泽说:“把上衣脱了,躺好。”

她的动作让厉靳泽微微挑眉,但还是慢慢解开扣子脱了病号服,乖乖地躺下。

一双瓷白的小手在他胸口游离,捏着根细长的针,摸来摸去,顿时心情有些微妙。

“可能会有点痛哦,如果觉得痛你就喊出来。”

苏芸晚找准穴位,气沉丹田,刚准备将针扎进去,一声厉喝突然响起,她手一抖,手里的针差点划开厉靳泽的皮肤。

“住手!”林毅匆匆闯了进来,挡在了病床前,一脸戒备地看着苏芸晚,“夫人,厉总就算千不对万不对,你也不能对他下这样的狠手啊,我虽然是个下人,但扪心自门我这些年看到的听到的,厉总没有半点对不起你,你就算不喜欢他,也不能这样伤他!”

苏芸晚有些无语,她一个中医院的高材生,一手针灸之术在业界也是小有名气,给厉靳泽扎个针怎么就是害他了?

虽然她前世因为一件事,被白馨然害得声名狼藉,最后封针不再行医治病,一身的才华都荒废了,但这一世,她可没打算再对厉靳泽藏着掖着,毕竟她已经决定要治好他的病了。

但林毅的话还是刺痛了她。

连个下人都知道厉靳泽对她好,前世的她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

她眼中微微闪烁着泪光,拿着针的手也不动了,就那样捏在手里,低着头,一脸痛惜地看着厉靳泽。

“林毅,”厉靳泽将视线转到林毅的身上,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警告,“出去。”

“可是,厉总,”林毅身体微微一僵,略带敌意地瞪了苏芸晚一眼,不情不愿地让开,却站在门后紧紧地盯着里面的动静,一旦厉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就立马冲进去救人。

苏芸晚调整了下呼吸,重新运气施针,一边凝神观察着厉靳泽的反应,一边有节奏地轻轻揉捻某些穴位上的针。

厉靳泽的身体机能几乎已经降到了临界点,她不得不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一边用针探查他的身体状况,一边在脑子里反复演算施针的位置和手法,一来一去,竟然折腾了整整一夜。

天色渐亮,苏芸晚将厉靳泽身上所有的针一一取下时,手已经颤抖得厉害。

因为体力和脑力的过度消耗,嘴唇微微有些发白,等撤下最后一根针时,心神一松,就这么晕倒在床边。

厉靳泽看着她眼底的乌青和苍白的脸,眼底闪过一抹心疼,神色复杂地掀开被子,将地上的人抱在怀里大步朝门外走去,“林毅,备车送她回厉宅。”

“好的,厉总。”林毅匆匆扫了眼他怀里陷入昏迷的女人,心情也是一片复杂。

沈时居听到苏芸晚为厉靳泽针灸的消息,刚喝到嘴边的咖啡瞬间喷了出来,扔下手里的事匆忙赶到厉靳泽的病房,硬是拖着他又做了一波检查,确定所有体征和指标都没有问题后才放下心来。

可随即,他又忍不住责备起厉靳泽来,“我说厉靳泽,你怎么能让那个心思恶毒的女人给你治疗?就不怕被她一针扎死吗?能不能长点心?”

厉靳泽摸了摸有些舒畅的胸口,眼底多了几分暖意,“针法还不错。”

沈时居瞬间一噎,神色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不情不愿地说道:“你这身体是小时候留下的隐疾,身体的各种机能受到损伤,西医的疗法其实是治标不治本,也许中医更适合医治你的病。听一些同行说,以前在学校里,苏芸晚的中医学的还不错……”

厉靳泽挑了挑眉,隐隐带着丝丝自豪的神色,看得沈时居心里更堵了,又口头鄙视了他一顿才离开。

苏芸晚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厉宅,偌大的别墅里静悄悄的,她想了想,掀了被子轻手轻脚地钻进书房里。

厉夕霖让她找的是一份新品上市的方案,这份方案和几十家公司同时有合作,不仅关乎到新品上线,还有和其他企业的合作维系问题。

前世时她就知道厉靳泽为了这个方案忙了小半年的时间,光是备选方案就出了十几份,而厉夕霖要她偷的却是最终确定的那份。

苏芸晚在一堆没用的文件里细细翻找,不多时,突然轻笑了一声,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出来仔细查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找到厉靳泽的保险柜,输入自己的生日,翻出备用的公司印章,在文件上戳个红章。

因为不想跟那个渣男拼演技,她直接把文件寄到了厉夕霖家里。

几天后,林毅带着最新的消息敲开了病房的门,脸上隐隐带着怒气,“厉总,那边传来消息,厉夕霖果然插手了我们与尚萌集团合作的事,直接出高价将我们订购设备的渠道截断了,不过尚萌那边似乎没有同意合作,前期投入的成本全都打了水漂。”

厉靳泽的脸又黑了,手里的文件皱了一角,拼命地克制自己的怒火,“你的意思是,她拿了那份你伪造的文件?”

林毅低头沉默,但这一表现显然是默认了。

厉靳泽深吸了一口气,将手里的文件撕成碎片摔在地上,转身站在落地窗前,陷入了沉默之中。

“扣扣扣——”

一阵轻快的敲门声响起,苏芸晚提着保温桶推门而入,一张笑脸明艳异常,“老公,我给你送饭来了,还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先来吃饭——”

“你所谓的好消息,指的是你到我书房里,偷了那份文件给你的旧情人吗?”

厉靳泽猛地转身,努力克制的火气在看到她满脸的笑意时再也控制不住,大声质问道,“苏芸晚!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动你?!”

想到那天林毅匆匆跑到厉宅送文件的事,苏芸晚脸上的笑瞬间僵在嘴角,眼里却悄悄升起了雾气,她嘴唇轻颤,声音里隐隐带着点哭腔,“厉靳泽,这么说,你用假文件试探我?”

厉靳泽目光低沉地看着她,“试探你是一回事,但事实证明,你经不起试探,如果你拿到的是真文件,那我的下场只会比厉夕霖更惨。苏芸晚,你在意过我吗?你可知道我会面临怎样的结果?”

苏芸晚心中一跳,厉靳泽一直很宠她,全厉宅的人都知道,宠到甚至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现在,终于是她耗尽了他的宠爱了吗?

一阵阵寒意从心底蔓延而出,苏芸晚紧紧地咬着唇,将手里的保温桶放下,转身走到门口,她停下来,回头低声道:“厉靳泽,我说过了,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

病房里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厉靳泽觉得桌上的那个保温桶甚至有些碍眼,却又忍不住想要去打开看看。

林毅的电话响起,他走到角落里听着电话,突然震惊地转头看着厉靳泽,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厉、厉总,”挂了电话,林毅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刚刚厉宅的管家说,夫人她……没有拿那份假文件,而是拿了之前被打下来的备选方案……” 5219E99ysLhOnzWAswtVUmxw9Bb4eF0ShltY/BtdIGNLnMqIdvoLBGqwGmd3jD1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