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领证

女人眼里放光,探寻的看着他。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大哥。我就顺带你离开这与世隔绝的荒岛。”男人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花一个亿征婚,到现在还是没有名媛肯嫁。一个植物人,正常女人都会不愿吧。

他正好需要一个女人给大哥冲喜,好让大哥赶紧醒过来。

安晨曦听到这荒谬的提议,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还有比这更奇葩的要求吗!

容子衡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知道宫麟烨性子冷淡,又有洁癖,不过这又是什么套路!

安晨曦寻思着:继续留在这里荒岛求生?嫁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获得自由?不,她不要再过这种吃虫子、喝露水……荒野求生的生活,这一个月恍如隔世,她是噩梦连篇啊!

经过一番心里挣扎和心灵鸡汤的洗涤,安晨曦无奈的比了个OK的手势。

宫麟烨绕过她直接往直升机走去,安晨曦快步跟上,就怕下一秒她还没上飞机,直升机就飞走了。

容子衡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愕得下巴都掉了。

安晨曦进入宫家客厅时,已经有工作人员等在那里了!

宫麟烨没有理会工作人员,也没有招呼安晨曦半句,长腿一迈径直上楼了。

“小姐,请您签字!”工作人员把一份拟定好的结婚登记表放在安晨曦面前。

安晨曦觉得有必要争取下自己的权利!更何况还是结婚这种大事。

她看到茶几底下有一本便签,决定还是继续装哑的好,一来是一个月没有开口说话都习惯了,二来胁迫她才将他带回来的宫二少若是知道她会说话,说不定又会想出什么幺蛾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拿出来用笔写上:“我能见见我未来的丈夫吗!”挪到工作人员跟前。

工作人员先是吃惊,宫家大少奶奶居然不会说话?然后面露难色:“这……”抬眼向一直侯在旁边的管家福伯求助。

“安小姐,我们大少爷身体不适,没办法见您。您还是赶紧签完字交给我吧!”福伯因为是站着,当然一眼就看到了便签上的内容,故而毕恭毕敬的催促道。

罢了,反正已经上了贼船,此刻逃跑也晚了不是,拿起笔,签上了娟秀工整的三个字‘安晨曦’,又在便签上写:“请问这里是?”一并递给福伯。

看到便签上的字,福伯眉头轻轻颤动了下,眼前这眉清目秀的姑娘,嫁给谁都不知道?难道是二少爷威逼利诱?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安晨曦灼灼的视线打断了管家的自我YY,清了清嗓子:“小姐,这里是林国宫家。”

林国宫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且整个林国只有一个宫家。

安晨曦瞬间就蔫巴了,一屁月殳坐在沙发上。这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这下好了,不用养父养母把她卖了,自己到把自己卖了。

楼上治疗室,宫麟烨坐在床沿深深凝视着躺在麻上一动不动的宫谨成:“两个月了,你还不准备醒过来吗!”

伸手给他掖了掖被子:“若是我耐心耗尽,你就等着为我收尸吧。”

他知道大哥肯定不愿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真希望大哥能立刻起来念叨他一顿。

“二少爷,安小姐已经签好字了。”福伯把登记表递给宫麟烨。

“你看,我给你找了一个冲喜新娘,你还是决定沉睡到底吗?来,我扶你起来签字。”宫麟烨还真的把宫大少扶起来靠在他的肩膀,拿着他拿着笔的手吃劲的往纸上挪去。

‘啪!’是笔掉落的声音。宫麟烨感慨:许是大哥手太大了吧,尽握不住!福伯急忙弯腰去捡地上的笔。

宫麟烨余光瞟到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一直盯着他,转头把视线定格在床头柜一张相框上。

轻轻的把大哥放回床上躺平,拿过登记表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宫麟烨”。

既然大哥心有所属,他也不便强迫大哥,反正都是为宫家冲喜,就由他宫二少代劳好了。

福伯虽不赞同二少爷的做法,但也不敢多说什么。送走工作人员返回客厅时,安晨曦还傻傻的呆坐在沙发上,便走过去:“安小姐,不,少奶奶。要不我先带您回房间洗把脸休息一下吧。”

安晨曦沉侵在一片不可思议中,但还是站起来跟着福伯,她确实需要一个人静一会。

虽然从大少奶奶变成二少奶奶,终究不能睡客房不是,福伯便自作主张把人直接带去了二少爷的主卧室。

安晨曦冲进浴室,想洗掉一身的尘埃。雾气很快笼罩了整个浴室,她伸手一点一点抹开镜子上的水雾。看清了自己这张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的脸,心中感慨万千。

养父母的不近人情也好,嫁给植物人也罢,好歹经历空难的她还活着不是吗!她安晨曦重获新生了,怎能如此颓废不堪?她的人生注定精彩绝伦!

茅塞顿开的安晨曦豁然开朗,她心情明媚的走出浴室,才发现没有换洗的衣服。

衣帽间内清一色男士物品,且只有黑白两色。拿出一件白色衬衫套上,尽管她个子不算矮,可166的她穿上下摆还是到了大腿,袖子也卷了好几圈。

虽然宽松但还是暴漏,又拿了件西装穿上并扣上,就当裙子穿了。好在整个宫家都有暖气,光腿也不至于太凉。

安晨曦跑回洗手间,迅速把小内洗干净,并用吹风机吹干再穿上,只能先这样了。

敲门声适时想起,安晨曦打开门是一个年纪稍长的妇人。

“你就是少奶奶吧!我是来叫您下楼吃饭的。”樊婶礼貌又恭敬的说道。

安晨曦给予樊婶一个微笑,便随樊婶下楼。

宫麟烨首先看到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安晨曦,浓密的眉宇沉了沉,搭配的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不是自己的衣服吗!

视线猛然射向一旁的福伯,福伯无辜的低下头,这不是你法律上的媳妇吗!我把她领到你的房间不是情理之中吗!

安晨曦不动声色的坐到宫麟烨斜对面的位置,看着一桌美味佳肴,让一个月没吃饭的安晨曦垂延欲滴。

她微笑着比了个手语:“我就不客气了,大家开动吧。”也不管周围的一圈人有没有看懂,就开始一顿狼吞虎咽。

宫麟烨阒黑的眉宇微微一蹙:“果然是从荒岛出来的。”

安晨曦充耳不闻,他知道他在揶揄她,随便他笑吧,她不在乎,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呢!

不一会功夫,安晨曦就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她站起来收拾餐桌准备洗碗,被樊婶拦住了,安晨曦抢不过樊婶转身径直回房间,这期间没有看宫麟烨一眼。

还坐在餐桌上的宫麟烨见她对他视而不见,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

居然有女人对他熟视无睹,这让成天被女人趋之若鹜的宫麟烨无法接受,从未有过的不适感蔓延全身。

安晨曦正在浴室把之前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再烘干,总不至于明天又穿着身上这件露大长腿的衬衣出去吧!

听见外面有动静的安晨曦出来一看躺在麻上的陌生男人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和她一起睡吗? 3n82RkrZDMWXGjN8YiEpTwzm659oSMvwo3ZBJ1Qu8HNUFfS8Q1TpF0JMSUB2PKA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