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萌宝一加二:爹地,妈咪又跑了!
语珞

第1章 重生VS冲喜!

凯宾斯基大酒店停车场。

安晨曦一眼就看见一个活男,她飞快的冲过去,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臂:“先生,救我!”

男人转身:“放手!”如墨般的黑眸带着足以戳穿人心的冷厉。

安晨曦微微的滞了一下,抓着男人的手下意识的松开。

楼梯处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快,她往那个方向跑了,快追。”

安晨曦心头一凛,快速从包里摸出一块修眉刀抵上男人的后背:“打开后座躺上去,快!”

感触到金属的石更度,男人身体僵化了一刹那。

从来都是他威胁、恐吓别人,今天居然被一个女人反其道而行之!

脚步声的临近,安晨曦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催促:“快点。”

男人打开后车门坐进去后,她顺势把男人扑倒在座位上,修眉刀也直抵他的脖颈:“配合我打掩护,否则……”握着修眉刀的手再次使劲了些。

“宝贝儿,不要急,我这就满足你……”一众保安本想上前详细盘问,听到男人这低沉沙哑的声音后,纷纷默契的朝另一个方向追去。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安晨曦松了一口气。可身上的燥热只增不减,此刻,她只想释放。

安晨曦开始拉扯身上的衣服,又胡乱的给男人宽衣。

男人漆黑的眸子似要喷出火来,挣扎着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他想要看清女人的脸,敢这么对他,定要她付出沉痛代价。

檀黑的双眸开始模糊起来。女人大腿外侧那显眼的红色月亮胎记深深的刻在男人的脑海里。

片刻后,一车旖旎,安晨曦痛并快乐着。

瞟了一眼男人褪到脚踝的高定西裤,脸上火辣辣的发烫。从靠背椅上取下一件西服,闭上眼睛为其盖上那羞涩的浓密。

出于强烈的愧疚感作祟,安晨曦从包里拿出一张红色钞票,掏出笔写上:“先生,这是一点小意思,请笑纳。”

安晨曦打开车门下车后,才发现这是一辆劳斯莱斯银魅。

一阵风拂过,她彻底想起来了。

她火急火燎从遥远的N国赶回来探望病重的养父,却被告知养父正在做治疗。

还没坐暖和养母和姐姐就连拉带拽把她拖出来,说是许久未见胜似思念,一定要好好吃顿饭。

她记得姐姐盛情给她喝了一杯红酒,醒来差点被一个地中海又大腹便便的矮胖男人给糟蹋,若不是她在N国一直强身健体,才能抵挡如此强劲的药效,然后趁秃头接电话逃跑掉。

以她对养母和姐姐的了解,她们是肯定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的,谁让她只是养父养母领养来替姐姐消灾避祸的呢!这不连安晨曦这个名字都是大师赐予的,她连跟苏家姓都不配。

在回N国前,她仍然想见见病重的养父,毕竟她还是感激当年的养育之恩,她一直信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当她来到苏家大门口时,养母正在斥责养父还惦念前妻,所以不愿把她们的共同的女儿嫁给植物人宫大少来获取巨额礼金以此填补公司的亏空。

养母得意洋洋加炫耀的语气:“亮你也做不了你前妻的主,我已经把那灾星招回来了。你等着,过了今晚,她还能再为咱们挣上一笔。”

养父一拍手:“对啊,我怎么把那贱丫头给忘了。”

安晨曦扶在门上的手一颤,敢情养父并没有病重,且默认了养母在卖掉她之前还想利用她捞一笔的行为。

她彻底寒了心,连唯一的希冀都被打破,原以为养父一直话不多,对自己至少是保持中立的态度,没想到尽和养母沉瀣一气。

她掉头离开了这伤心之地,还好护照就放在随身包包里,至于行李箱不要也罢。

去机场的路上,往事历历在目。14岁就因为姐姐不愿看到她,便被养母美名其曰以磨练心智为由送到了偏远且经济落后的N国不管不顾。

安晨曦不奢求养父母视她为己出,可如今她才20岁,苏家却想要毁掉她的人生……

她心凉,却不愿撕破脸。她决定默默回到独自生活了六年之久的N国不招人厌烦。

一个月后林国边境荒岛。

安晨曦正在用浮木制作逃身竹筏。忽然一架直升机在头顶盘旋,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她迅速拿起旁边的仙人掌分别扔到三角形状的三个火堆上,制造出滚滚浓烟。又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橙色衣服系在树枝上使劲摇晃。

直升机的缓缓降落令安晨曦心潮澎湃,激动不已的向其跑过去。

在离直升机还有几米远时,安晨曦看清了男人的俊脸。浓密如碳的眉毛、狭长的双眸尽显冷寂、挺鼻如峰、性感的薄唇紧抿,立体的五官有棱有角如刀刻般英俊绝伦,令人移不开眼。

安晨曦盯着男人不断向前移动的的劲腿。男人视她为空气般甚至都懒得看她一眼。安晨曦在思考:如此冷傲的男人,是否会同意顺便带她离开!

可她不想呆在这里,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受伤甚至死亡。不管用什么方法,定要让这男人把自己一并打包带走,即便用武力威胁也在所不惜。

容子衡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宫二少就直奔主题不管他了。这还需要他这个医生兼兄弟亲自跟随吗!

抬头便看见一个长相俊秀的女人,非常惊讶,脱口而出:“小姐,你这是在尝试荒野生存?”这是他唯一能想到在荒岛可以见到活人的理由。

转念一想,她极有可能知道解毒草在哪里,询问她总比他们盲目寻找来得快:“姑娘,你知道解毒草长在哪片区域吗!”

安晨曦恍恍惚惚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容子衡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缓过神。还以为是自己的求救信号引来了救援,没想到他们是另有目的。

容子衡以为安晨曦没有听清楚他的意思,耐心解释了一遍:“我们二爷中了剧毒,荒岛的解毒草可以彻底缓解他体内的余毒。”

安晨曦在思索:如果我帮他找到解毒草,她能看在我是他的救命恩人的份上带我离开这荒岛吗!

容子衡见安晨曦又开始发呆不语,摇了摇头!在荒岛还活着的人兴许脑子不正常也不一定。

安晨曦倏地火速超过容子衡往远处跑去,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容子衡感叹,这姑娘果然脑子有问题。

片刻后,安晨曦把用椰子壳采摘的新鲜解毒草交到容子衡的手里。

容子衡细心辨认,正是解毒草。这草特别小气,采摘后半小时就会失去药效,接过安晨曦递过来的竹片使劲快速捣碎。

“麟(lin)烨,不用找了,这姑娘帮你找到了,赶紧喝吧,快。”容子衡大声呼喊着。

宫麟烨没有看容子衡提及的姑娘,鄙弃的瞥了一眼椰子里绿绿的残渣。

容子衡医者仁心,开口询问:“你到底还要不要命呢!”

宫麟烨依旧蹙着眉,但还是一口气喝掉了椰子里完全看不出原样的药草液。

几分钟后,容子衡经过仔细观察,欣喜若狂:“果真厉害,嘴唇已经不再发紫了,恭喜二爷重获新生。”

得到容子衡的肯定,宫麟烨转身就往直升机走去。

“这就走了?”容子衡有些摸不着头脑,临走前看向安晨曦:“小姐,你的荒岛之旅结束了吗,要不要搭乘我们的直升机回去。”

我当然要跟你们回去了,还之旅呢!差点没死在这荒岛就算命大了。

“免谈!”声音来源于快走到直升机的冷酷男人。这都救了他了,居然不领情。

见男人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安晨曦急了,一个箭步冲到男人的面前堵住了男人的步伐。

男人被迫直视女人的脸,完美的鹅蛋脸上线条优美、柔和。精致且饱满的五官辨识度很高,“娇俏”两个字在他的头顶飘荡。

安晨曦用手比划了一番,这是她刚刚灵光一闪想到的办法。她在赌男人对残疾人士的关爱和同情。

男人明显愣愕了一下,不过他正好能看懂手语。

容子衡也吓了一跳,搞半天不是脑子不好使只是哑巴?

看到她眸子里固执又执着的光泽,宫麟烨突然有一个想法。“你想要搭乘我的直升机也不是不可以。” S865QKn2gKdW2OLuOfOMhlbhfr4TZMGh7PfbV4RMFOphJYKahRDiLqRoS+d70X5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