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重生之奸臣在农家
凤回

第1章:醒来

楔子。

景和三年,朝有佞臣楚氏祈安,文为当朝丞相,武作锦衣司千位卫长,心狠手辣,残害忠良,诛伐异党,媚上欺下。

正冬,帝受谏醒悟,于锦衣司设宴,诛杀奸佞,还朝野清明,百姓安宁。

民间有传:帝受制于其母孝裕太后,故而杀忠臣良将,丞相劝诫不成,反被杀害。后外戚干政,皇权旁落,九魏风雨飘摇,百姓哀鸿遍野,亦证此事不假。

天下兴亡,百姓生死,长河没过,便是过眼烟云,时光倥偬如白驹过隙,转眼,便是三年之后。

桥云村,是九魏往北边际,直至巫燕山脚下的一处村子,隶属于九魏十九州里,最北边的蒙州。

蒙州是外十州中,唯一一个能直达皇都雍州的州府,但因与两侧岳州简州都有山脉阻隔,往北更是一处巫燕山便将北边堵的不见天日,往南要出来,须得车马走上三个月。

桥云村在如此位置,便几乎是与世隔绝了。

村中几百户人家,算大村子,因着山下有河,良田不少,山中又有野物,此处的人,到也没多少起了心思要搬到外面去的。

每年入了冬,世代耕织的百姓,才算是能闲下来两个月。

桥云村宋家,也借着闲下来的这两个月,办了一件大事儿。

给他们家那刚至弱冠的四儿子娶了个媳妇儿。

山里人家,姑娘及笄之前就要说好亲事,准备嫁妆,及笄过后,便抽个闲是好办亲事,没见得哪家姑娘十七八岁还留在家中的。

男子也是如此,十五六岁开始说亲,若是与女方年纪差了些,便等着女方及笄,若是女方年纪都没差的,便直接迎进门来。

宋家四儿子今年八月时便弱冠了,十八岁,到了父母改操心婚事的时候,家里人忙进忙外。

秋收时节还不忘四处打探,整个村子三百多户人家都相看了个遍,才相中了村头老秀才楚家的独生女儿。

楚家是近些年才搬进来的。

老秀才带着对新婚夫妻,说是家仆,领着一个小女儿,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一个独生女,养的娇贵。

来了这村子五六几年,一进来便买了十几亩良田,在村尾买地修了一处院子,这桥云村的头一份儿。

五六年过去了,村子里也未曾有人家,能像楚家一样修一处青砖白瓦的院子的。

所以这楚家姑娘的亲事,自然也是村中许多人家惦记着的。

但是老秀才眼光高,去了好些人家相看,他都能将人家儿子说成一无是处,最后不了了之。

眼看着女儿楚荫已经及笄一年了,才开始正眼看了些人家。

自然,也没看上。

宋家也算桥云村的大户,嗯……家里儿子多。

一户人家能有三个以上能下田劳作的汉子,那便不愁家里吃穿用度。

但是宋家,不但当家两夫妻还不到五十岁,还能下地干活儿,家中七个儿子,最大的二十四,最小的十五,那都是能下地干活的。

前头三个儿子都成了亲,家中也有几个孩子,只是宋家生儿子这件事,是传了好几辈的老/习惯,上头七个儿子,下头现在的四个小辈,也都是儿子,眼看着宋家二老现在怀着的那个,肚子圆,听说爱吃酸,这估计也是个儿子。

老秀才就是看着这个,才放口愿意把女儿嫁到宋家。

他以前没觉得儿子女儿有什么差儿,可到了如今,想着女儿独身一人,自己百年以后,连个依靠的地方都没有,实在心疼。

若是女儿嫁到楚家,三五年生两个孩子出来,即便在楚家过得不好,他把娘和孩子都接回来,以后有自己的家产,也有儿子做依靠,不愁女儿过不好。

既然定下了,那老秀才便给女儿筹备了嫁妆,两家挑了个冬日里的良辰吉日,便接新媳妇过了门。

但不知是新娘子没福气,还是宋四小子命硬,这新娘子过门那天,竟不知怎地,脑门磕在门框上,晕了。

原本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磕了一下,谁叫女儿再金贵,歇息两天总该好了吧。

可是,这新娘子,这么一磕,就躺了整整近两个月没能醒过来。

老秀才当时就气急攻心,跟着晕了过去,醒来以后,更是守着女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要不是宋家花了些银子,去镇上请了大夫来看,说没什么大碍,能醒来的,只怕那老秀才就要跟着去了。

但即便不跟着去,这件事的后续发展也十分骇人。

两个月,宋家人守着一个昏迷的新娘子,还要看着一个年纪大了的老秀才,若不是因为现在是冬日,没什么农活,只怕一家人都得饿死。

老秀才见女儿睡了快两个月不醒来,更是一日比一日消瘦,眼看着只怕就要倒下了。

宋家四子宋之渊更是被家里人喊着,整日在两人“新房”里,守着媳妇。

整个村子里的人,从最开始觉得没什么,休息两天就能好,到中间听说一个多月没醒,觉得惊慌,再到这后面快两个月了,直接就说这宋家新媳妇,没得救了,只怕在守个把月,这喜事儿就得变成丧事。

没想到的是,腊月二十四,腊八节这天,睡了两个月的新娘子,醒来了。

村里人一听说这件事,都忙着跑去看。

关系好的是去关心一下,关系不好的就是看个热闹。

宋家院子里都站满了人,屋子里更不用说了,挤都挤不下,就连院子外面,也守着好些看热闹的人。

楚胤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么黑压压一片人的景象。

她顿时怀疑自己就是到了阴曹地府,被一群小鬼围着看呢。

“媳妇,媳妇,你醒了!”

汉子的声音带着些倦怠,但更多的是掩都无法掩饰的兴奋。

楚胤看了过去。

是一个不修边幅,穿着粗布短衫的青年,约摸二十来岁的样子。

“你是何人?这又是何处?”

这大概不像阴曹地府,她生平没有成过亲,况且一辈子都顶着个男人的名头,即便后来成了亲,别人也应当她一声相公,夫君,而不是媳妇。

或者是她死后,女儿身被人发现了,那人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给她配了个冥婚? E7fPleP2k3DMgTRsekp3w15cCOkm+QSeGSHpdvTDhAjfR0HU5nr1XDhZTRQFLwI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