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 3 章

第3章

银雪那句话一出,别说林奴儿,就是柴永宁也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怎么可能,我岂会看上她?”

他的表情甚是嫌弃,林奴儿心里也嫌弃,默默道,就是,我怎么会看上你?

银雪似乎觉得他这避之唯恐不及的反应十分有趣,掩口轻笑起来,眉目微弯,美人一笑,风情万种,柴永宁看得险些酥了骨头,搂着她用力亲了一口。

银雪轻轻推了他一把,娇嗔道:“你还没说叫住我的丫环做什么呢?”

柴永宁笑了,道:“这却不能与你说了。”

银雪一怔,她是十分知情识趣的,笑着起身道:“那奴家先回避了。”

她说完,自出了门去,柴永宁往榻上坐了,看向林奴儿,问道:“胖丫头,你想不想离开琼楼?若是想的话,我可以替你赎身。”

这下林奴儿实实在在地愣住了,抬起头来,不确定地看着他,谨慎地没有一口答应,而是不可置信地问道:“公子要替奴婢赎身?”

柴永宁笑起来,捉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是啊,不过倒也不单单只是替你赎身,你出去之后,是要替我做一桩事情的。”

听了这话,林奴儿倒是不意外了,她早已过了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年纪,这世界上的任何好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柴永宁与她非亲非故,毫无情谊,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替她赎身?

肯定是有陷阱,她警惕地想,反正她的赎身钱快攒够了,绝不能出了虎口又进狼窝。

她斟酌着道:“奴婢自幼便在琼楼长大,只是一个粗使丫环罢了,除了伺候人没有别的本事,公子这样的身份,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奴婢去做的?”

柴永宁笑吟吟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远房表妹与人定了亲,但是她实在不愿意嫁过去,家里人也不同意这桩婚事。”

林奴儿不解道:“既是不同意,推辞了便是。”

柴永宁答道:“哪里这样简单?那户人家的权势可不是我们能比得上的,若是推辞,怕是会得罪了他们。”

轻描淡写几句,林奴儿却在转瞬之间想起了一件事,浑身上下都僵直了,一个令人悚然的猜测渐渐地浮现出来,果不其然,她听见柴永宁继续道:“你这丫环有几分神似我的表妹。”

呸!林奴儿心中暗骂,什么远房表妹,那人怕就是你的亲妹妹,结亲的人家身份比你们高,你们上赶着巴结还来不及,这会儿却想要往外推,当中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问题,柴永宁是礼部尚书家的公子,论起家世来,比他高的屈指可数。

林奴儿再一想他早上说过的话,秦王痴傻了,皇宫里想要给他娶一门亲事冲喜,如今看来,明显是挑中了柴永宁的妹妹。

思及此处,林奴儿气得手都有些抖了,皇家的亲事,他们也敢这样胡乱搪塞,来日若出了事情,旁人且不说,头一个死的就是她!

柴永宁解释了一通,却见林奴儿垂着头,不言不语,遂问道:“丫头你可愿意?”

林奴儿依旧埋着头,低声道:“奴婢、奴婢只想伺候着姑娘,不想别的。”

柴永宁没想到会被一个低贱的婢女拒绝,登时有些气不顺,皱着眉道:“你可想清楚了?那户人家有权有势,你代我妹——我表妹嫁过去做当家主母,荣华富贵一辈子都享用不尽,不比你在这青楼里做伺候人的丫环来得好?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

打着你的灯笼找鬼去吧!林奴儿在心里暗骂,口中还是唯唯诺诺:“奴儿一辈子没出过琼楼,也没见过世面,怕……怕到时候误了公子的事情。”

听了这话,柴永宁眉头深皱,转念一想,倒也确实如此,一个青楼里长大的婢女,言行举止都透着一股小家子气,以后万一真惹了什么事情,说不得还会牵连自家,遂就此作罢。

柴永宁打住了这想法,又对她道:“今日之事,你不许往外透露半个字,若叫旁人听见了风声,我自有的是法子整治你。”

语气里的狠厉和威胁是不作假的,林奴儿的身子轻颤了一下,连忙道:“公子放心,今日奴儿什么都没有听见,只知道公子是过来听姑娘抚琴的。”

柴永宁这才缓和了表情,道:“行了,你下去吧。”

林奴儿连忙退了出去,叫来银雪入内,然后悄悄把房门掩上了,深深呼出一口气来,听着屋里头传来男女调笑的声音,又暗暗唾骂了一阵,这才走开了。

一夜过去,次日清早,林奴儿本该去伺候银雪晨起,但是她担心那柴永宁还没走,到时候两人撞见又生出什么事端来,便对一个相熟的丫环央求道:“好姐姐,我今日身子不大爽利,你能替我去姑娘跟前当个差吗?”

那丫环是个好脾气的,二话不说就应下,林奴儿看她走了,这才去了后厨,看见孙婆婆正坐在凳子上择菜,招呼了她一声:“婆婆,我来帮你。”

孙婆婆笑了,咳嗽起来,一边进了灶屋,出来时手里照旧端了一碗肥腻的肉汤,林奴儿平日里喝习惯了,今儿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柴永宁那张令人作呕的脸,险些把汤吐出来。

孙婆婆轻轻咳嗽着,问她道:“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林奴儿蹲在地上发呆,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抹了抹嘴,摇头道:“没事。”

孙婆婆咳着道:“有事、咳咳,就要说,别闷在心里,啊。”

林奴儿点点头:“婆婆,我心里有数的。”

她又问:“您去看大夫了吗?可吃药了?”

孙婆婆道:“吃了,昨天小梨去给我抓了药。”

林奴儿摸了摸她枯瘦如老树皮一般的手,道:“天气冷了,我给婆婆添置一件冬衣吧。”

孙婆婆不赞同,咳了几声才道:“你那几个钱,别胡乱用了,我去年的冬衣还在,不妨事的。”

她的冬衣林奴儿见过,都不知道多少年头了,里面的棉絮都跑光了,哪里扛得住冬日的严寒?林奴儿打定主意要替她重新添置一件,她在琼楼里长大至如今,只有孙婆婆关照她,在她心中,婆婆是比亲人还要亲的,林奴儿虽然一贯爱财吝啬,但是在这件事上,她却绝不抠门。

趁着今日早上不必做事,她去了一趟裁缝铺子,替孙婆婆订了一套冬衣,破天荒地连价也不说了,那掌柜还笑着调侃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林姑娘不杀价了。”

林奴儿脸儿圆乎乎,眼神十分真诚,笑眯眯地道:“一分价钱一分货,这是替我婆婆做的衣裳,不杀价,劳烦掌柜您替我把棉花絮严实些就好,别叫老人家冬天受了冻。”

闻言,那掌柜感慨道:“你这孩子倒很有几分孝心,放心便是,老朽自会替你出最好的活计。”

林奴儿道了谢,这才离开裁缝铺子,回琼楼去了。

接下来一连几天,林奴儿都没见过柴永宁来,想是真的放弃了,她的一颗心也渐渐放了下来,她的钱快攒齐了,在赎身之前,不想再出别的什么变故。

待入深秋,天气就越发的冷了,早起的时候能看见地上结出许多霜花,沟渠里也凝了一层薄薄的冰。

淅淅沥沥下起秋雨来,一日冷过一日,孙婆婆的咳嗽也越发厉害了,不能见风,一被风吹了,她就咳得止不住,药也吃完了,林奴儿有些着急,她咬咬牙,从坛子里又取了一些钱,让小梨去找大夫抓药。

出门时险些撞上一个人,啊呀一声,娇声骂道:“要死啊你,赶着去投胎呢。”

林奴儿抬头一看,立即笑道:“是秋玉姐姐啊,实在对不住,没撞着吧?”

秋玉打量她一眼,道:“你这急匆匆的赶去哪里?”

林奴儿张口就来:“姑娘炖了一盅燕窝在后厨,我得去看看好了没有,秋玉姐姐这一身衣裳是新的吧?真漂亮。”

秋玉听了夸,心情顿时好了不少,道:“罢了,你去吧。”

林奴儿这才匆匆离开,去到后厨,把碎银交给了小梨,叮嘱她去买药,数来数去,却少了一粒,不知在哪里丢了,林奴儿心疼不已,小梨却睁大眼睛看着那些亮晶晶的碎银子,惊奇道:“奴儿姐姐,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林奴儿低声道:“是姑娘赏的,你别废话,快去吧,婆婆的病耽搁不得。”

两人说着话,屋里头又传来了一连串沉闷的咳嗽,好长时间也不停,撕心裂肺的,小梨连忙点头,把银子揣在怀里,道:“我这就去。”

“等等,”林奴儿想起一事来,道:“我替婆婆在裁缝铺子里订了冬衣,今天应该做好了,我与你一同出去。”

两人便一起出了琼楼,之后分头走,林奴儿独自往裁缝铺子去了,冬衣果然已经做好了,她仔仔细细地检查过一遍,针脚细密,布料也柔软结实,确实做得很好,她捧着那冬衣,心想,婆婆这个冬天肯定会舒服了。

林奴儿带着冬衣回了琼楼,路过侧门时,正听见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说话,她心里一跳,定睛看去,竟然是许久不见的柴永宁。

林奴儿下意识把身子藏入了花木的阴影之中,然后快步往后院而去,眼下客人开始多起来了,她得去银雪身边伺候,只好先把冬衣放在屋子里,然后回了前院,此时夜灯已经上了,楼里笙歌曼舞,热闹繁华。

柴永宁今夜又点了银雪,只是他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银雪轻声细语地问了几句,柴永宁却不是很想回答。

他能说什么?

说他那日无功而返之后,被他爹训斥了一通,骂他尽出馊主意,柴永宁便息了那心思,谁知柴婉儿得知自己还是要嫁给秦王那个傻子,又不干了,成日在府里作天作地,哭闹着要上吊投井,作戏的时候脚下一滑,井没投成最后倒投了湖,大病一场,他爹娘也大吵一架,府里乱成一锅粥,柴永宁索性躲了出来,糟心事堵在心头,即便是对着美人也有些兴致缺缺。

银雪看了出来他不想说,便索性开始抚琴,柴永宁十分受用,林奴儿照旧在门口等候吩咐,忽然有个相熟的小丫环跑过来,低声急道:“奴儿,出事了。”

林奴儿心里咯噔一下,忙抓着她问:“什么事?”

那小丫环道:“是小梨,她偷了东西,被人抓住了。”

林奴儿大惊,道:“你替我守一会儿,我去看看!”

那小丫环忙道:“你自去便是。”

林奴儿飞快地下了楼,往后院奔去,听得前面闹哄哄的,火光微亮,秋玉提高了声音,显得有些尖利,骂道:“好你个小娼妇,偷了我的东西还不认!你就算把这一身骨头扒下来称斤卖了也没这么多钱!” Mi2GGuerF+hqKNE8sx4S/0qUJ/wjPjjtAutvWrUGFBB35w6xOk+XX0veMAyougL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