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侯夫人

秋姨娘闻言瞳孔微缩,在沈氏凌厉的目光中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腹部。她今日穿的是天青色的百褶襦裙,未掐腰的裙子看不出原本纤细的腰身。

“三姑娘又胡说了,哪有什么弟弟?”

“有,就在你肚子里。”裴元惜难得认真,大眼执着,“我都看见了。”

沈氏不由多想,三娘是三岁小儿的心智。都说稚子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那秋姨娘的肚子里保不齐真有个孩子。

如果秋姨娘真的有孕,且怀的还是儿子,今日这一场戏倒是有出处。

内宅的妇人,心思如同那盘山的道。九曲十八弯,每一道弯都意味着一个转机或者一个陷阱。沈氏自己没生儿子,在此之前她只有向赵姨娘示好。

倘若秋姨娘再次开怀生下男丁,侯府内宅的格局就会变动。

“三娘都看见什么了?”她问。

裴元惜舔着手指上的点心屑,露出三岁孩子才会有的狡黠,“我看她肚子里有个弟弟,我还看到他和她在一起说话。”

这个他是指周三,这个她是指秋姨娘身边的董婆子。

沈氏冷了脸。

秋姨娘道:“夫人,三姑娘是个傻子,她的话你可不能信。”

李姨娘听到傻子两个字默默垂泪。

裴元惜昂着头,小脸凶凶的,“我不是傻子!”

她大眼瞪得圆溜,气呼呼的样子像是被大人逗到发毛的孩子。沈氏的心又揪了一下,用帕子替她擦拭嘴边的点心屑。

“我家三娘是最聪明的孩子,聪明的孩子会记得很多事情。那三娘告诉母亲,在澄明池的时候那个人还做了什么?”

“他掉下水了,想爬上来打我。我让他摘莲子,他不同意,我就用石头砸他。母亲,他在水里爬来爬去的样子太好玩了,我还想玩。”

所以周三脸上的淤青是这么来的。

周三拼命磕头,额头处渗出血丝,看上去好不凄惨。还有那个董婆子也跪在地上喊冤,说自己就是碰到周三说过几句闲话,什么都没有做过。

秋姨娘的脸色不好看,踢了董婆子一脚,“你这个死奴才,是你说看到有人想害三姑娘,我这才巴巴地过来告诉夫人。你要是敢有一句假话,我第一个不饶你。”

沈氏不接她的话,淡淡地看向赵姨娘。

赵姨娘很平静,“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妾相信夫人一定能明断此事。”

李姨娘坐立不安,“夫人,左右三姑娘也没出什么事,依奴婢看这事就是一个误会。莫要因为三姑娘一人,伤了大家的和气。”

沈氏不赞同她的话,三娘再是痴傻那也是侯府的姑娘。且不说事情背后有什么阴谋,这两个奴才都留不得。

周三突然爬向赵姨娘,“姨娘救救奴才,是您交待奴才帮您…”

“住口!”沈氏突然发难,“给我堵了嘴,拖出去打!”

赵姨娘还是那般平静,秋姨娘暗自松口气。沈氏焉能不知这其中的猫腻,后院之中一家独大最不利于她这位主母,她始终都有看人脸色的那一天。若是两虎相争,她稳坐高台观虎斗,方才立于不败之地。

周三被堵嘴打三十大板送到庄子上,他不会活着走出庄子,董婆子掌嘴三十后灌了哑药提脚发卖,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在东都城。

处家之道,在于平衡之术。沈氏自己没有儿子,在处理妾室们的事情不可谓不小心谨慎。如此处置无异于各打五十大板,倒也算公平。

她让赵姨娘起来,命人看坐,示意她同李姨娘坐到一处。

看向秋姨娘时,笑不达眼底。一边派人送秋姨娘回去,一边派人去请大夫。秋姨娘到底有没有身孕,一验便知。

秋姨娘走的时候,怨毒的眼神似乎在裴元惜身上停了一会儿。

裴元惜哇哇大叫,“母亲,她瞪我。”

沈氏皱眉,不悦地看向秋姨娘。秋姨娘连忙告罪,辩解自己没有瞪裴元惜。心里是把裴元惜骂得半死,诅咒这个傻子当年怎么没摔死。

“她有,她还瞪我。母亲,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生的弟弟。”

秋姨娘哪里还敢留,快速离开。

李姨娘隐晦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道:“三姑娘,休得无理。你赶紧到姨娘这里来,莫要缠着夫人。”

沈氏道是无妨,让人去采莲子。

裴元惜一听有莲子吃,高兴得手舞足蹈。

沈氏惊赞,“瞧瞧我们家三姑娘,长得真是好看。”

“咱们府上的姑娘,那是个顶个的颜色好。”赵姨娘道,一句不仅夸了所有的姑娘,还有自己的女儿。

沈氏笑起来,赵姨娘此话不虚。

大姑娘裴元若知书达礼才貌双全,她的元君明朗大方贵气十足,三姑娘虽傻却生得一副娇憨之貌、还有那四姑娘裴元华则是俏丽可爱。

李姨娘一脸惶恐,“几位姑娘自是好的,三姑娘哪里能和姐妹们相提并论。奴婢只盼着她平平安安的,别惹出什么事。”

沈氏笑容微敛,三娘长得再好,那也是个傻子。如兰这些年极不容易,她自己也是一想到三娘的婚事就头大。

这般稚子性情,高不成低不就着实难办。她知道如兰这些年一直伏低做小是为什么,心里也打定主意替三娘寻个好归宿。

此事急不得,还得从长计议。府里的姑娘们也都到了说亲年纪,有些事情也该有所准备。

“先前我进宫时,曾太妃还与我提起一事。说是宫里三年来太过清静,她想寻些姑娘们进宫去陪她说说话。”

曾太妃和沈氏是闺中好友,两人交情不一般。

赵姨娘眼睛一亮。

皇帝下月满十六岁生辰,听曾太妃这意思莫不是陛下准备选妃?

这样的事情只提一句,旁人必知其意。沈氏优雅地喝着茶,将两位妾室的表情尽收眼底。李姨娘自是没有波澜的,裴元惜是个傻子没有资格入选。

赵姨娘不一样,她的女儿裴元若颇有才名,又是侯府的长女。不仅有入选的资格,若是能讨得陛下的欢心,前程自是有的。

沈氏不想裴元君入宫,自己膝下唯有一女,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一辈子平安喜乐。天家虽富贵,却是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不想女儿一生都困在那样的地方。

“咱们家大姑娘样样都是拿得出手的,过几日我再寻找个老嬷嬷教她规矩。”

赵姨娘感激不已,心知沈氏必是要把这机会给自己的女儿。

下人们采莲子回来的时候,秋姨娘那边也传了信来。秋姨娘确实是有了,因着日子尚浅她自己没有察觉。

岂能没有察觉,怕是因着这次怀孕生出妄想,想在孕事没有传开时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谋划一个前程。

沈氏看向欢快剥着莲子的裴元惜,心下暗道一声可惜。忆起这个孩子幼年时的聪明伶俐,或许真就应了慧极必伤那句老话。

裴元惜剥出白胖胖的莲子,还抽掉中间的苦芯。

“母亲,你吃。”

莲子剥得极其完整,连莲衣都去得干干净净。沈氏看着她掌心中的莲子,心头不知为何泛起酸涩之感。

“三娘吃,母亲不吃。”

李姨娘更是坐立不安,一副想过来拉走女儿的模样,“三姑娘,你快别闹夫人,到姨娘这里来。”

裴元惜摇头,“我不,我喜欢母亲。”

沈氏心头一震,笑道:“母亲也喜欢三娘。如兰你就是太过小心,我看三娘乖得很,一点也不闹人。”

“夫人有所不知,三娘乖的时候乖,要是发起疯来那是见人就打,奴婢怕她一个不好伤了夫人。”

十傻九痴,还有一个是疯子。民间是有过这样的话,但沈氏细看裴元惜,怎么也看不出她会是个能发疯的。这些年常听如兰说三娘如何胡闹又何累人,自己倒是没有亲眼见过,只因如兰天天把三娘约束在院子里。

养这么个孩子,一定很辛苦。

“不怕,她这会儿乖得很,就让她留在我身边。”

李姨娘一脸苦相,忐忑不安地坐回去。赵姨娘深深看她一眼,平静的眼神叫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正说话的当口儿,裴元君午睡起来给沈氏请安。那迈进门槛的花朵鞋中间是一颗浑圆的大珍珠,飘逸的裙裾看上去凉快又轻盈,却是那极为难得青雪绫云纱。

她神情矜贵,长相明丽端庄,通生的气派贵气十足。经过两位姨娘时略一点头,在看到母亲身边坐着的裴元惜时眸光微闪。

在沈氏的眼里,自己的女儿是千好万好。大姑娘再知书达礼也比不上元君的气派,四姑娘再娇俏可人也不如元君端庄大气。

她慈目含笑,轻轻拉着女儿。转头看到瞪着一双大眼睛的裴元惜,让劳妈妈搬来一个春凳,安置女儿坐在自己的身边。低声询问女儿睡得可好,屋子里的冰盆可够。

李姨娘又要站起来,被她一个眼神过去不安地坐下。

先前裴元惜剥出好些莲子想给沈氏吃,那些莲子就放在玉白的瓷盘里。沈氏没有吃,现下却是捏起好几个,递给裴元君。

“尝尝,刚让人摘的,特别的清甜。”

裴元君习以为常地凑嘴过去,享受自己母亲的投喂,“确实很清甜。”

裴元惜懵懂地低头,眼底划过一抹落寞。 fP3kM5g9ObDqXgu+9unwDoz1JZ90bV91/t8RnfBq/damNOEXS4BcsZ2yaqB9QJg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