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新手任务(6)

第二天早上化妆的时候,邬小唯试用了昨晚拿到的紫色眼影。她选用第七格的淡紫粉色打底,第九格深一些的紫色压在眼尾,昨晚试用过的带闪的第二格在中间提亮。

完成之后,技能激活。

系统提示:

【HudaBeauty九宫格眼影#LILAC】使用成功,触发思维系技能「魅惑初级」。法术对单一目标有效,施法后目标将为己方战斗,持续时间3秒,技能冷却时间30秒。

她对着提示面板把这句话一字字读出来,因为不太玩游戏,读完有点云里雾里:“什么意思?”

胥敏轻吸气:“就是在3秒有效时间内,被你施中法术的敌人会变成我们的人,3秒后恢复。”

“听上去不错啊……”邬小唯自言自语,和她一样不太玩游戏的方琦琦若有所思:“可是三秒时间太短了吧?感觉也打不了几下?”

“而且冷却时间还要30秒?!”周敬嫌弃地扯了下嘴角,“稻草傀儡的冷却时间才10秒。”

现在是新手任务,副本里的玩家们战斗力都差不多,菜鸡互啄中稻草傀儡怎么也不可能3秒阵亡,比起来似乎显得只有3秒的魅惑技能特别鸡肋。

“邬小唯。”叶明叫了她一声,邬小唯循声望去,他睇了眼屋里,“过来一下。”

“好。”邬小唯点点头,跟他进屋。

叶明并不废话,简明扼要地说明想法,邬小唯眼睛一亮:“能这样?”

“应该可以。”叶明颔首,“面板没说是对哪个特定职业有用,也没说对方施放法术时无效。按照我们一般设计游戏的思路,就是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那我试试。”邬小唯思索着,两个人就又回到院子里。邬小唯继续化她自己的妆,叶明“排队”等胥敏给周敬弄完再帮他。

成妆之后胥敏他们仍都是“良好”,邬小唯罕见地拿了个评级低一些的“较好”,没能获得额外的奖励buff。可见紫色眼影不如大地色系一类好驾驭,放在黄调一白的肤色上虽然不如蓝色绿色那样显得“特立独行”,但还是会有点显黑、有点不和谐,或多或少地影响了评级。

六点,安全模式解除,外面渐渐嘈杂。五人仍是“苟着”的思路,依旧担任傀儡师角色的周敬布开几个傀儡放到院外守着,大家就开始在院子里聊天。胥敏提起来:“如果之前现实世界失踪的人都在这个游戏里……这么多年下来,应该已经有不少人了吧?”

顿了顿又说:“也不知这个副本外面是什么样,其他玩家是怎么活的。”

“嘭”的一声,熟悉的闷响响起。院门边一侧稻草纷飞,显然有一个稻草人被炸了。

几人立时停止交谈,运起法术出门迎战。他们身处院子里,袭来的队伍大多会在他们出门的瞬间先袭击一次,几场战斗下来大家已适应这个套路。于是走在最前的叶明一把拉过最近的稻草傀儡,又是“嘭”的一声,稻草傀儡破碎,抵御了大半伤害。

战斗瞬间展开,对方很罕见的也是无人阵亡的五人小队阵容,战斗过程因此变得激烈而枯燥。

法术的光芒不停地闪现,但大多数攻击技能会被对方的迎击抵消。不知不觉打了近二十分钟,双方的生命值都在稳步降低,战场上残血玩家一片,阵亡的一个没有。

邬小唯被一个水系法师缠住阵脚,思维系的普攻技能伤害极低让她焦头烂额。所幸水系的单体攻击也不高,两个人你来我往,几十个回合过去,生命值都消耗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突然间,几尺外绿光闪现。邬小唯没顾上看,听到叶明一喝:“邬小唯!”

她唰地回头,紫色的技能光球在思绪控制间从手中酝酿。下一瞬,水球朝背心袭来,邬小唯内脏被震得一痛,眼前一阵昏花,咬紧牙关,将手里的技能释放出去。

“咻——叮铃。”法术音效在战场中一划而过。正施放治疗术的敌方治疗师一愣,眼睁睁看着自己放给两名队友的治疗技能被投到了两个生命值最低的敌军身上。

敌方治疗师:“??”

敌方火系法师:“卧槽你搞什么?!”

“我不知道!!”敌方治疗师懵逼,想要再施放一次治疗术,无奈被冷却时间卡住,一时半会儿放不出来。

邬小唯心里盘算着叶明的提示,一边等着自己的冷却一边数着治疗冷却的时间。在她的技能冷却刚完成的时候,敌方土系法师猛地跃起——从之前胥敏试过的土系法术来看,这应该是土系技能「大地怒吼」的前奏,等她将手拍在地上,「大地怒吼」的群体攻击效果就会触发,地面向四面八方崩裂,对敌方造成群体伤害。

邬小唯当机立断将又一道紫色光束甩出去,与此同时,大地向四面八方崩裂开来,周围顿时激起几声惨叫,依稀带着些许疑惑。

敌方治疗师:“啊?!”

敌方火系法师:“啊??”

施放法术的土系法师本人看着自己缩短的生命值栏:“??”

「魅惑初级」自此开始新一轮冷却,等到冷却再度完成,不远处恰好又泛起绿光。

邬小唯爽到了,紫光再度从手上酝酿。敌方治疗师有所察觉,破口大骂:“我妈!!”

但为时已晚,法术一旦开始就无法中断,治疗师心如死灰地把法术释放出去,“咻——叮铃”,紫光落在头上,法术瞬间转移目标。

上一次被治疗的是胥敏和方琦琦,这一次的治疗术就落在了当前血量相对低的邬小唯和叶明头上,三秒的治疗时间几乎将邬小唯的生命值拉满,叶明因为有临时生命值的加持,总量相对高,治疗效果倒显得没那么明显,但和对方比起来,他们四人的生命值已有明显优势,周敬又一直缩在院子里掌控傀儡几乎没有掉血,战场上其实胜负已分。

“「魅惑」的技能持续时间只有三秒,但我看了一下,这几天碰上的治疗师的治疗技能基本也是三秒。”这是叶明之前跟邬小唯说的话。

“而且治疗师的技能冷却时间更长,我没有具体测算,但是应该在45—60秒之间。”

“也就是说你可以专控治疗师,四舍五入就是我们有治疗师了。”叶明沉吟道,“还有,我观察了几种群体攻击类的技能,比如胥敏之前的「大地怒吼」,还有目前见过的几个水系和火系法师的群攻,冷却时间好像也差不多就是30秒左右。”

“……那就是说如果运气好,我可以利用冷却时间的差异让把对方的治疗都加在咱们头上,再让对方的群体攻击都打自己人?!”邬小唯带着惊意顺着他的思路说下去,叶明点头:“就算保守一些,也至少可以利用其中一种。”

就算只利用其中一种,对己方的提升也很大。但没想到运气真的很好,治疗师和群攻的土系法师都让她控了一遍,时间刚好合适!

压倒性的优势下,局面瞬间变得一边倒。战斗又持续了两分钟,四面八方突然战鼓音效大作。

所有人都抬头张望了一眼,叶明迅速做出推断:“大概是进入决胜期的意思?”

场上的五个敌人都只剩一丝血了,他们再攻击一两次就会团灭。如果在普通游戏中,这就是个十分振奋人心的时刻,系统因此开启特殊音效也不奇怪。

但这个游戏的特殊性,让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手。

每个人都看着面前“敌人”,慈悲心油然而生。

之前的几天,他们也都让对手的出局过,但一来都是对方杀上门的,二来每一个人都是在激战中“自然而然”地被击败。多数时候他们都顾不上看对方的生命值,因为只要停一下死的可能就会是自己,加上对方出局只是唰地一下就没了,并不会留下尸体,整个过程都并没有什么真实感。

但这回,因为所有对手同时濒死,突然而然的特殊音效让大家都懵了一下,高度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放松,怔神中理性不免涌入脑海,任谁都会犹豫一下:能不能不再继续?

“别……别杀我!”被叶明扼住喉咙的土系法师崩溃大哭,叶明猛地松开她,她双脚发软跌坐到地上,“我才十九岁!复读了一年,刚考上梦想的大学!我要活着出去!”

几个稻草傀儡包围着的男人牵动情绪,也绝望地嘶吼起来:“我老婆怀孕七个月了!外面现在那个鬼样子,我出不去她怎么办!”

“这他妈什么破游戏!”男人继续吼叫着,“我们为什么会进来!为什么会进来啊!!”

邬小唯和队友们沉默对视,谁也拿不定主意。理智来说就算留他们一命也没用,系统判定战斗结束后他们的生命值上限都会掉成现在残存生命值,扭头就能被别的玩家杀了,损耗的生命值还会被浪费掉,还不如现在全场平分他们的总生命量;但感情上,致命一击变得好难。

在进入这个游戏之前,邬小唯连杀鱼都不敢。

“算了。”叶明率先收了手。不多说话,面无表情地转身回院子里。

邬小唯心头一松,与胥敏一起收了法术,警惕地往院子里退。

战斗停止三分钟后系统会判定战斗结束,双方各自掉血,以后他们自求多福好了。

然而,在邬小唯一只脚刚推进院子的时候,一道银光犹如疾风闪过,几声闷哼接连响起,系统提示音随即连跳:

“玩家【张小文】已阵亡,全体幸存玩家平分生命值。”

“玩家【顾康】已阵亡,全体幸存玩家平分生命值。”

“玩家【孙丽丽】已阵亡,全体幸存玩家平分生命值。”

“玩家【王静舞】已阵亡,全体幸存玩家平分生命值。”

“玩家【朱梦】已阵亡,全体幸存玩家平分生命值。”

所有人都惊愕交集,五个人影顾不上留一句遗言,人影轰然碎做齑粉,消失不见。

提示音还在邬小唯耳边继续:“您的生命值已达1515,任务目标达成,即将离开副本。”

“您已获得副本奖励【春雨蜂蜜保湿水】【春雨蜂蜜保湿乳】。”

这两样东西邬小唯都不陌生,基础保湿类的水乳,很温和,孕妇和敏感肌都可以放心使用。补水保湿的功效做得童叟无欺,“无欺”到油皮不太能用的那种。

但此时此刻,邬小唯顾不上惊喜于新装备的到来。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到副本场景慢慢变得透明,队友们则似乎和她前后脚进入了传输状态,头上都有白色光束笼罩。

往远看,三个人影从拐角处的阴影里走出,手中持着弓箭,箭上泛着银光,与刚才突然袭来夺走五人性命的银色如初一辙。

下一秒,一切彻底消失。

系统:“已离开新手副本,欢迎您来到这真善美的世界。” xmLrzOXiRVJ/aO2DsB/XeeB/n6KS8ar8i+eRTRcsSPLUTBYZS0LW+zh6uJ7RALZ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