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新手任务(5)

男人耷拉着脑袋:“……算是吧。”

叶明好似突然心情很好,悠哉哉地踱到椅子边坐下,打量面前三人。只有一男两女,十有八九是另外两个队友阵亡了。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邬小唯忍不住发问:“到底什么是‘摸尸体’?”

“就是‘捡掉落’。”叶明解释道,“网游里很常见的,打完BOSS去捡BOSS掉落的奖励,俗称摸尸体。”

换言之,这几个人因为另外四个房间都亮着灯只有这屋没有,就判断邬小唯死了,想来看看有没有遗留的装备能搜罗走。

被当成“尸体”的邬小唯有点无语。

“那个……”男人犹犹豫豫地又开口,“能不能打个商量……”

叶明挑眉:“商量什么?”

“我们真没想杀人……”男人小心翼翼地解释,“而且这主意我出的,要不你们把我杀了,放她俩走?”

“呵。”歪在墙边的周敬笑一声,出言讥讽,“偷东西还弄得挺大义凛然?”

男人一噎,偃旗息鼓,不吭气了。

叶明不说答不答应,只道:“回答我的问题,我们看心情决定怎么办。”

邬小唯打量他一眼,仍是白衬衫牛仔裤的装束,袖子挽到胳膊肘,坐在那里抱着臂,慢悠悠的口吻细品贱兮兮的。

然而纵使贱兮兮的,对方三人也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都说:“问什么?你问!”

叶明:“安全时间内潜入别的队伍的住处‘摸尸体’,不会触发系统防护?”

“不会!”男人斩钉截铁,“很多队伍都这么干的,没听说因为这个死人!”

叶明:“摸尸体拿到的装备系统允许放入背包?”

按照原本的规则,每人五件装备是硬性规定,如果想要多选虽然也可以装进背包里,但系统会提示十分钟后将启动多余装备自毁程序,自动毁坏最后拿到的装备,就算一直抓在手里到时间也还是会消失。

“系统允许的!”男人显得比刚才更坚定,详细解释说,“最开始是有个魔兽老玩家试着去摸的,拿到出局玩家并不会跳背包已满的提示,也不会销毁装备!”

也就是说,系统默认大家可以抢出局玩家的装备。再阴谋论一点、恶毒一点猜测的话,系统可能也鼓励大家抢其他幸存玩家的装备。

真的是考验人性。

“怪不得这两天治疗师和水系法师的比例明显增加了……”邬小唯恍然大悟。

虽然蓝绿色对大多数亚洲人而言难以驾驭,强行使用很可能导致评级不高拿不到额外的奖励buff,但游戏既然需要战斗,站在团队合作角度肯定还是各种职能都有才好。尤其治疗师,邬小唯就算日常不太玩游戏也知道网游里组队打怪大多要带个奶妈。那如果阵亡玩家的装备可以被其他人拿去用,其他队伍当然也会愿意有所取舍,舍去一个高妆容评级,让队伍里有个治疗师。

“对对,就是这样!”对方认可了她的推测,扫一眼面前气势汹汹的五个人,又显得格外颓废,“能不能留条命啊……”

求饶的话可以说,但他自己其实也不太抱希望。这毕竟是个靠瓜分其他人的生命值通关的副本,大家萍水相逢杀谁都一样,送上门来的猎物为什么不一样?

但叶明的目光落在他们扔在地上的背包上。背包刚才被邬小唯翻过,现在还是敞开的,里面还有几样东西,至于是刚才从别处“摸尸体”摸来的战利品还是他们本身的装备就不清楚了。

叶明咂了声嘴:“东西留下,放你们走。”

“啊?”男人明显露出不甘,旁边的女队友不愿放过保命机会,当机立断:“好,没问题,谢谢!”

叶明起身,信步踱去将背包拎起,几样装备拿出,他把空背包扔了过去:“滚。”

三人不敢多加废话,拿起背包忙不迭地翻窗又翻院墙,不多时就已从视线中消失了。叶明将几样东西扔在梳妆台上:“好像没有绿色眼影?”

胥敏扫了眼:“是没有。”

基本都是护肤品,质量还参差不齐。叶明嘴角轻扯:“有人跟我一起走吗?”

方琦琦:“去哪儿?”

“摸尸体。”叶明边说边往外走。邬小唯立即跟上:“我跟你去!”

她觉得既然有摸尸体的机制,现在又是安全模式,不摸白不摸。

她下意识里觉得其他队友一定也这样想,然而跟出房门才发现只有自己跟叶明出来。

“你们不……”她想问,叶明的声音压过她:“两个人够了,你们早点睡。”

邬小唯愣了愣,继续跟着他一起走,走出院门,叶明轻哂:“他们考虑到风险,不想去就不去,你问了大家左右为难多尴尬。”

“我觉得也没那么大风险……”邬小唯小声争辩,“刚才那几个人其实是自己太大意了,都不好好检查屋里有没有人就敢翻东西。不然就算跟我撞个照面,他们想跑肯定也来得及的。”

大概是因为游戏数值的关系,大家的弹跳和奔跑能力都有所提高。如果刚才她没有先摸黑关上窗户,他们跑几步往外一跳就溜了。

“但能及时全面分析的人不多。”叶明淡声。邬小唯一怔,觉得他好像是在夸她,但在她看他的时候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神色,一脸淡泊地往前走着。

夜晚的副本又黑又安静。一方方供各个队伍居住的院落整齐地铺着,街道上又不见什么人影,在惨白的月光照耀下,很有种浑然天成的鬼片气质。

邬小唯跟着叶明翻墙进院,才发现能“摸尸体”的消息大概已经流传得很广了。很多全队覆灭的院子里都已被人摸了个干净,不是找不到装备就是装备属性过于垃圾。也偶尔能在翻墙后发现还有别的队伍也来摸尸,双方大多时候都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默契,视对方为无物,各找各的,谁找到谁就拿走;也有那么两回,碰上的队伍气势汹汹一看就不好招惹,叶明也不跟他们争,拉着邬小唯转身就走。

这种行事风格倒很符合邬小唯对“摸尸体”的预期,她本身也只是想不争不抢地捡个便宜,没想结仇起冲突。

这趟行程没有想象中顺利。微博上似乎人人都对美妆略知一二,但放大到整个社会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游戏挑选玩家又没有特定人群,很多玩家进入游戏时都显然是瞎选装备。邬小唯和叶明摸了将近一个小时,也就摸到两支颜色质感还可以的唇膏和一支眉笔。

两支唇膏分别是红色和红偏橙,可概率触发暴击跟反击。眉笔有什么特定用途暂且位置,他们队伍每天早上大家老老实实画眉主要是为了获得比较好妆容评级,拿到额外奖励buff。

又翻出一个院子,邬小唯叹了口气:“再搜最后一个,没有好东西就回去睡吧。”

叶明点头:“好。”

进入游戏之后他们不再会饿,但是还是会困,需要睡觉。

但接下来路过的两个院子都还有活人住着。叶明和邬小唯不约而同地默认不去这种院子摸尸,在墙头一看灯亮着就离开。第三个院子终于又是一片漆黑,两个人一齐跳入,走进离得最近的房间。

第一个房间的玩家大概不是今天刚阵亡的了,房间早已被摸过,四处都被翻得乱糟糟,枕头扔在地上,床头柜的抽屉拉出来就没再推回去。

两人相视一望,不约而同地一齐走向下一间。

映入眼帘的房间整整齐齐,邬小唯直接打开灯,确定屋里没人才翻找起来。

两个人其实都有个心里预期,想找一盒绿色的眼影为队伍补充治疗技能,一个小时找下来并无收获,两个人都有点蔫。

一语不发地拉开梳妆台抽屉,邬小唯只扫了一眼就泄了气——还是没有绿色眼影。

“邬小唯。”去翻床头柜的叶明突然叫她,“紫色系是什么技能来着?”

“紫色系?”邬小唯愣了一下,摇头,“没见过。”

叶明皱皱眉,她走过去,思维控制装备弹出属性面板,显示的是:

【装备名称:HudaBeauty九宫格眼影#LILAC】

【装备等级:普通】

【装备属性:根据搭配不同触发不同技能,卸妆后技能消失】

【已使用次数:4/20】

“试一下喽。”邬小唯说着随手蹭出一点第一行第二格带闪的紫色抹在手背上,第一感觉是这个粉质并不算多么细腻,而且偏干,但颜色倒很温柔,像是从薰衣草园中剪下的一缕颜色,随处一抹就是春天的味道。

紧接着,一行文字从她涂抹的颜色上显现出来。

【可触发技能:魅惑】

“魅惑?”邬小唯皱眉,“这什么啊?”

这个游戏的设定刁钻得很,除却单色眼影外,其他装备的技能都不会直接显示在面板里,手部试色也只给个名字,详细的技能效果一定要上完局部全妆才能知道,而且多色眼影触发的具体技能根据搭配不同还会变。

“拿回去试试看。”邬小唯那定主意,把眼影扔进背包。 tQODpYz+Deo/AJDCPJR0hMNT+iGegv+hXgzX1jVEQBsNdmrcKB0Zkl+S4xL2jLi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