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新手任务(4)

战斗中未阵亡的玩家折损的生命值并不会平分给其他玩家,意味着战斗中如果不将对方杀死且对方又没有治疗师,生命值就会白白消耗。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场上存在的总生命值量越来越低,想增加500血通过副本就必须杀更多人。

如果硬扛着10天都没能完成副本目标呢?按照常规的游戏思路分析,副本是一定有惩罚的。考虑到这个游戏的变态程度以及新手任务显而易见的淘汰逻辑,如果任务完不成,最后的惩罚十之八九就是让副本中的玩家团灭。

也就是说,如果想尽早通关、让更多人活命,就必须一旦开打就杀出个你死我活。

小院里的氛围因此变得深沉起来。安静了一会儿,胥敏问叶明:“你刚才说‘系统不阻止玩家结盟’……意思是他们并不是一个队伍九个人,而是两个队伍联手了?”

“嗯。”叶明点头。

方琦琦眼睛一亮:“那我们也可以这么干?人多好办事!你看他们九个人联手已经挺强的了,咱们要是联合五六个队伍,基本就没人敢招惹了吧?”

“理论上是这样。”叶明眉心蹙出微微的一条细线,沉吟了会儿,“但如果系统真的是想考验人性,这可能就是其中一个陷阱。”

方琦琦一愣:“什么意思?”

邬小唯却听懂了:“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法判断对方的虚实?”

叶明无声地点了下头。

“确实有这个问题。”邬小唯点头,“都是素不相识的玩家,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真心结盟?队友之间可以互相信任是因为系统设定咱们不能互相攻击,结盟的话两队人马还是可以互殴的,万一被人背后捅刀子很麻烦。”

方琦琦并不赞同:“可他们就结盟成功了呀!也别把人性想得那么坏嘛。”

“你看见那个治疗师了么?”叶明淡淡道,“治疗师在玩家里一定很少,这个副本又全靠生命值决定生死成败,那个治疗师能镇住场。”

他推测,应该是有治疗师的那一队诚心想要结盟提升实力,于是向另一个队伍发出了邀请。另一边也未必就没动过就近杀盟友获得利益的心思,只是治疗师在这个副本中显得太珍贵,看在能保命的份上,就先不算计盟友那点生命值了。

邬小唯思索着道:“但即便如此,他们的联盟也并不一定完全稳定。”

要考验人性,变数就太多。在大逃杀和各种末日类电影中都可见一斑。

叶明不禁多看了她一会儿,女孩子妆容热烈,但低垂着眼帘的样子仍然沉着冷静。

……有人跟他想法一样就很不错。

他生怕队友们经过刚才的战斗都对结盟这事有所心动,头脑发热不计危险,原已做好了舌战四个人的准备。现在邬小唯不知不觉和他统一战线,把利害表达得明明白白,胥敏和周敬一时都陷入深思,对结盟两眼发光的方琦琦也不吭声了。

“先苟着吧。”最后,在队伍中很有话语权的胥敏发了话,“局势不明,保守点没什么不好,省得树大招风。”

.

百米之外,又一场实力明显悬殊的拼杀转瞬结束。战败的一方惨遭团灭,五个人加起来六千多的生命值被平分给副本内幸存的几百玩家。获胜方松了口气,眼看自己的住处离得也不太远,索性进去休息一会儿。

其中四个人气势汹汹地走在前头,迈过门槛,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尖刻道:“九个人出去八个人回来,真晦气!”

后面的四人明显神色一变,绿色系妆容的女生才十六七,闻言缩了缩,小声说:“对不起……刚才都在掉血,来不及奶所以……”

还没说完,旁边的队友皱着眉拉了她一把,并不友善地瞪着前面人的背影,示意她不必多愧疚。

盟友的队伍实力是强,但同意结盟还不是图他们有治疗师?双方为了生存各取所需而已,横什么啊?

两边都没说话,先后走进院子。这是前面那支队伍的住处,后面的队伍住在隔壁,两方结盟跟本身就是邻居也有点关系。

眼看气氛明显不对,后面的队伍没有多留,把早上拿来一起化妆的装备取走,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目送“盟友”离开,刚才语出刻薄的女人嗤笑:“我们怎么就头脑一热跟他们结盟了啊?有治疗师是不错,但他们队总体水平也太菜了吧,白白害得康媛丢命!”

三个队友沉默着,没表示赞同,但也没有反驳。今天出去九个人回来八个,不幸阵亡的那个是他们队的,他们又是实力较强的一支队伍,谁心里都觉得亏。

“算了。”有人出言安慰,“要不是菜,谁会全选蓝色和绿色眼影啊?咱们也算事先知道他们菜得标新立异,不抱怨了。”

“……”这话令所有人哑口无言。

确实,他们结盟的时候就知道对方手里的眼影只有水系(蓝色系)和治疗系(绿色系),当时他们还很惊喜,因为己方一个水系和治疗系队友都没有,看到这样的队伍来结盟只觉得是个很好的互补方式,自认为捡到了宝!

可美妆游戏就是美妆游戏,一切还是应该从美妆角度出发——站在美妆的角度,有几个亚洲人能驾驭绿色和蓝色啊?这类眼影在C国美妆圈简直是个梗,哪怕销售能力强如代王都要吐槽蓝色眼影常年卖不掉。唯一的例外应该是故宫淘宝上的点翠眼影,一个小时卖出去一万多块,可大家那是冲着故宫去的!

于是这样的装备导致盟友虽然拥有他们没有的技能,但一个个成妆评级都极差。他们队好歹还是一个良好两个较好两个一般,队友那边一个一般三个较差。今天遇到全员良好的队伍,他们靠着压倒性的人数优势和治疗师都打不过。

“其实完全可以不被拖后腿啊。”最初那位女士低语呢喃,“我们只是需要治疗师而已。”

气氛忽而一滞,变得诡异,三名队友都看她,她回看过去:“本来就是啊……虽然这样不太厚道,但这个游戏根本就不是普通游戏,我们要活命的呀!还有什么比自己活命更重要吗!”

.

时间很快又过去三天。每一天,副本中的氛围都有微妙变化。

邬小唯他们队的变化不太大,基本还是坚决苟着,猥琐发育,每天全副武“妆”在院子里镇着,遇到有人上门找事就出手应战,没人来就晒太阳聊天。

生命值大多数时候都在涨,偶尔也会掉一掉。三天下来,生命值爬到了1412——算起来其实再涨88他们就通关了。

副本里的氛围转变和更多信息并没有因为他们苟着就把他们落下,只言片语通过一场场对战和院外偶尔传来的交谈声传到他们耳朵里。

邬小唯学以致用,和叶明一样开始记笔记。虽然做不到像叶明一样直接分析出一些关键线索,但她可以试着把所见所闻记下来,再汇总起来慢慢分析。

第五日晚,邬小唯整理笔记,偶然发现一个奇怪的变化。

她醒来后的第一天——也就是游戏副本的第二天,队伍从早到晚和别人交手四次,除却一早那波两队联盟有水系和治疗系外,其他玩家基本都是土系和火系。

第三天和第二天的情况也差不多。

但从昨天开始,水系和治疗系的比例似乎明显提高了。

再到今天,一共交手五次,其中三个队伍都有治疗师,另外还有一个有水系法师。

——是有治疗师和水系法师的队伍更容易存活吗?这个推测在脑海里一闪,又被邬小唯否掉。

不可能。他们队伍虽然因为有美妆博主坐镇,所以妆容评级一直较高,但这几天打起来当真感觉不到治疗师和水系法师能强到扭转局面。也就是说治疗师和水系法师的存在比例升高和存活率应该没有关系。

……那是其他队伍本身也选了绿色和蓝色系的眼影,只是第一天没用,后续发现这类技能重要,又用上了?

邬小唯把这个推测也否掉了。在装备有限的情况下,她不信有那么多黄调一白二白肤色的人会选蓝色绿色!

疑问一时没有答案,邬小唯打算先睡。认认真真地先去护了肤,邬小唯躺到床上,闭了会儿眼睛,想起没用润唇膏。

她的嘴唇一直很干,晚上不用润唇膏就难受得睡不着。于是她又爬起来,懒得再开灯,摸黑蹭到梳妆台前。

“这儿……快来……”窗外突然人声响动,压得很低,但因邬小唯开着窗、只拉着窗帘,声音显得十分清晰。

邬小唯目光一凛,侧首看去,明显看见窗帘那边人影晃动。转瞬间攀上窗台,似乎准备进屋。

来不及做其他反应,邬小唯往梳妆台边的门中一闪,缩进卫生间里。

捂住嘴蹲下身,她一声都不敢出地静观其变,心下十分疑惑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偷袭?不可能啊,现在是系统设定的安全模式时间段,不允许玩家间互相攻击,所有的技能都用不了。如果强行用物理攻击杀人,就会像张栋那样被弹出去瞬间死亡。

从墙后往外探了探头,隐约可从三道黑影的身形判断他们似乎在四处张望。

“我就说这屋肯定没人吧?”一个男人笑道,“都五天了,还有几个队伍能全员存活?另外四个房间的灯都亮着,这边的肯定是已经没了。”

邬小唯:“……”

话音落定,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迎面砸来,带着闷响好巧不巧地落在邬小唯面前。

是个背包。

男人撸袖子:“赶紧干活吧,找找看。”说着就打开了床头柜。

邬小唯眉心锁起,看看他们又看看面前的背包,一语不发地伸手摸去。

轻轻打开暗扣,手伸进去一捏,果然有东西。几步外翻柜子的声音有效地遮盖了她这边的轻微响动,邬小唯顺利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缩回墙后开启面板,查看属性:

【装备名称:春雨补水保湿面膜】

【装备等级:普通】

【装备属性:战斗结束判定前均可使用。根据个人状态不同,快速回复500—1000生命值】

邬小唯眼睛都亮了!

这个面膜她用过,虽然只是补水用的基础面膜,但在平价面膜中,它的补水效果做得格外扎实。北方干燥的寒冬里用,简直能感觉到皮肤在疯狂吸水,用完皮肤滋润到弹软。

更让人兴奋的是它现在的装备属性!大家现在的生命值都还是1000出头,这个恢复水平在战斗中至关重要,在战斗已然结束但系统判定前使用更可以避免生命值折损,在这个副本中可以说是保命神器了。

紧接着,对方的声音也想起来:“找到了!”

邬小唯眯眼看过去,一个人影就在近在咫尺的梳妆台前,梳妆台的抽屉里就是放在她屋里的几件装备。

脑海中把系统规定过了一遍,又判断了一下几个队友的房间到这里的距离,邬小唯闪身到窗前拍上窗户,同时冲房门方向放声大喊:“救命!!”

“??”对方三人被惊呆,神经最敏感的一个一声惊叫:“啊?!”

下一瞬,房间里混乱起来,三人不约而同地想爬窗逃跑,邬小唯趴在窗子上阻拦。紧接着,队友纷纷冲来,“啪”地一声灯被拍开,扒在窗前的三人顿时石化。

“什么人!”叶明周敬齐齐上前把人拎开,方琦琦赶忙来查看邬小唯的状况:“没事吧?”

“没事。”邬小唯摇摇头,抬头看见胥敏已反手关上房门。

门窗都关上了,叶明信手一推手里拎着的男人:“干什么的?!”

三个人都垂头丧气,一声不吭。

叶明轻笑:“不说就捆起来,等六点保护结束,一刀杀了。”

“别别别……”那个男人认怂了,脸色惨白,“我们……我们没想干别的!就就就……就是想……¥%#@……”

最后四个字声音极低,低得难以听清。

叶明锁眉:“什么?”

“摸……”男人气虚,“摸个尸体……”

“?”邬小唯没听懂。

什么叫摸尸体?恋尸癖吗?

叶明了然,笑道:“老RPG①玩家?” 6vXv1ufH5WFuijcafp9ODb4I5xipg42S+7AX6uCeJzZ6x52B6N6ZOKlL3yKDPi/m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