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新手任务(3)

短暂的安静让人窒息,邬小唯一动不敢动,紧盯着两方的对峙局面,随时准备开始迎战。

视线微挪,她看到周敬缩在角落里,全神贯注地操控傀儡人准备进攻。叶明则立在院中紧盯大门,随时准备抵挡火力。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正当中是火系法师胥敏,她和方琦琦两个土系法师站在两侧。

——这阵容看起来还挺像样的!

安静又持续了一会儿,一道绿光在邬小唯余光中一闪而逝。

叶明眉头紧蹙,视线与周敬交换两番,六个傀儡从墙壁两侧悄无声息地慢慢凑向院门。

两秒后,两道人影在门口猛地出现,法术放出。“嘭”地一声打在稻草傀儡身上,顿时稻草纷飞。

“什么鬼?!”施放法术的玩家毫无防备,慌忙推开。最前面的傀儡人残体无知无觉,头被打碎了都不知道,被周敬控制着向外追去。

“轰——”“嘭!”“啪!”

院中几人眼见几道光芒从四面八方袭向傀儡,直至傀儡完全损毁,留下稻草飘零。

对方至少有七八个人。

每个人都在心里估计了个大概,周敬法术冷却完毕,连忙又做出三个新的。

叶明分析了一下战局:“让傀儡挡在前面吸引火力,我们攻出去。”

“好。”胥敏点头,叶明又说:“周敬留在院子里控好傀儡,我们杀出去后同时攻击同一个目标,尽快解决掉再杀下一个。”

这是常见的游戏策略,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不再废话,在八个傀儡一齐涌出院门的同时,四人也杀出去。

“噼——”“啪。”法术撞响,方琦琦的火攻被水系法术吞噬,邬小唯的火球击穿电光袭向敌人。胥敏跃起拍地,轰隆声中,大地以她为中心向远崩裂,所过之处敌人惊叫一片。

几个傀儡人在混战中消失,周敬很快又补上三个,从门内晃出来,投入战局。

叶明穿梭在几人之间,恪尽职守地尽力抵挡法术。没有刚才的集火,他的生命值没有再出现骤降,再加上游戏中使用精华护肤带来的持续回血buff,高血量的优势逐渐显现。

一场混战打得轰轰烈烈,不时也有零零散散的玩家听到声音想来分一杯羹,跑到跟前一看发觉不对转身就跑!

战斗中双方血条互相可见。虽看不到具体数值,但能大概看出损耗比例。不觉间叶明的血条已近50%,邬小唯方琦琦胥敏三人都是远程输出,损耗倒都不太高。对方则已有一个人被成功集火阵亡,另有两个成了残血,随时会退出战斗。

突然间,又有绿光闪现。邬小唯眼看自己吭哧吭哧用火球打了半天的对手的血条补上了一截!

“对方有奶妈?!”邬小唯毛骨悚然。己方本身人少,对方还会治疗,尼玛这游戏平衡性有问题!

“远处那个,掩护我!”胥敏当机立断,一马当先地杀向外围。邬小唯这才看到人群最外有个女孩子,画了个亚洲人极难驾驭的绿色系妆。看到胥敏杀来她蓦地一慌,掉头就跑,周遭队友纷纷出手保护,邬小唯和方琦琦连忙施放火球挡开袭击,叶明与几个傀儡师也赶过来,场面变得愈发混乱。

治疗师这么重要?

邬小唯心念一动,开口大声:“要么咱们停战你们杀别人去,要么我们豁出命不要也杀这个奶妈!!”

周遭几人神情一震。

恰在邬小唯身侧挡攻击的叶明看她一眼,猜到用意,飞起一脚踹开背后试图偷袭的玩家,接口:“我也建议停战,反正现在看来也不是人多就一定会赢。”

对方明显人多,但已经死了一个。他们只有五个人,还有一个因为要操控傀儡只能待在院子里,无法投入战斗,但还全员都活着。

叶明的话提醒了邬小唯,凝神想想,邬小唯迟疑道:“我们是五个‘良好’评级的队伍。”

这句话让周围唰地静了一下。邬小唯专心控制着法术,余光还是看到周遭几人交换了一番神色,然后随着当中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后退,混战中的敌手顿时如潮水般一齐推开。

对方表露了停战的意思,邬小唯他们也没什么心情追击。两方登时拉开一段距离,又互相呈防御状态警惕地着对方。

视线接触了几个来回,那位女士看向刚才放话的邬小唯:“怎么可能全队‘良好’评级?!”

邬小唯锁眉想想,没有回答,反问:“你们为什么一个队有九个人?”

对手也不作答,邬小唯噎了噎——她是有意不想给对方太多信息,但看来对方的警惕心也够高。

很快,那位女士再度开口:“你们回去,我们撤。”

邬小唯下意识地要往回退,旁边的叶明一声轻嗤:“这可是我们家门口。”他指指背后的院门,“你们先撤远,我们就回去。”

又一阵安静,对方大约是觉得他的话也有道理,小心翼翼地往后退去。

继续打己方也未必就能赢——两方都这么想,于是谁都没有偷袭的心情,邬小唯目送他们退远。确定大家都不在攻击范围内后,叶明示意她们先回去,自己留在最后进门,反手关上了院门。

“什么啊……”方琦琦面色发白,“怎么队伍人数还不一样呢?”

昨天他们在这个游戏里醒来,首先面对的是玩家手册。通过玩家手册了解到通关方法之后大多数玩家都陷入惊诧,长久以来建立的道德观让他们没办法接受杀人这种事。

但也有些玩家本身就不是善人,亦或在真实世界的逐步崩坏中已逐渐被激发了邪恶面,便非常轻松地接受了游戏指引,迅速投入了战斗。

有人投入了战斗,别人为了保命也只能和他们打。第一日的混乱就此开始,每个人都在拼杀中度过。

他们都以为这就是游戏的玩法,简单粗暴,打打杀杀——怎么一觉醒来,还又有新情况了呢?

邬小唯也说:“是啊,队伍人数都能不一样,这游戏具备自我意识之后连平衡性都不讲究了吗?”

“是不是对方比较菜鸡?”周敬发散性分析,“你们看啊,虽然对方九个人,我们五个人,但我们好像还是强一点。可能游戏不是根据人数分组,是根据战斗力分组?”

“但我们战斗力强完全是意外吧?”方琦琦出言反驳,“你和叶明完全是靠胥敏才解决的化妆问题,我和邬小唯化妆过程中也多少被指点了一点,才能全队达成‘良好’评级,难道系统把我们吸入游戏的时候就能预知这种团队协作过程?太高端了吧?”

周敬咂咂嘴:“具备自我意识这么玄乎的事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叶明一直没说话。过了会儿,他一语不发地蹲下身,捡了块石头,在地上划了起来。

邬小唯注意到他,踱过去看,地上已写了两行字:

“线索1:‘良好’评级并不容易拿到。”

“线索2:系统并不限制玩家结盟。”

“线索?”邬小唯轻轻念着这个词,叶明继续往下写着:“线索3:绿色系是治疗师。”

“线索4:治疗师很重要,但人数极少。”

写完,他说:“我觉得这个副本明面上是战斗类副本,实际上说是开放性的线索推理类游戏也不为过。”

正在争执的的周敬和方琦琦都看过来,坐到石桌边休息的胥敏也看他。

“一般游戏都会逐步把游戏设定给玩家讲清楚,职业、技能,包括组队之类的各种规定都是明确的。即便玩家可能跳过不看,游戏在设计逻辑上也是要交待清楚的。”叶明斟字酌句道,“但这个游戏什么都没说。眼下的副本号称新手副本,却连连技能划分都是靠大家自己摸索,玩法限制也只有不能攻击刚苏醒的玩家这一条是明文规定。”

“这种方式在游戏设计中非常少见。”叶明说。

“……听上去很有道理的样子。”周敬深表认同,转而话锋一转,“可如果是推理,我们要推理的是什么?”

推理详细玩法?虽然也不是不行,但明明多写几页玩家手册就能解释清楚的事情非让玩家自己推理好像显得过于恶趣味且没必要。

“可能是要我们分析人性吧。”叶明猜测道,“制度崩坏+大逃杀,这种设定如果出现在电影里,都是考验人性。”

系统提示音忽而响了起来:“系统判定战斗已结束,生命值结算开始。”

接着白光一闪,叶明的临时生命值部分消失,血量恢复至本来的数值。邬小唯又听到下一句提示:玩家【邬小唯】,生命值—165。

这刚好是她在刚才的战斗中损失的生命值。原本1395的生命值被打到1230,血条虚了一小段。现在血条满了,但上限变成了只有1230,那165彻底没有了。

邬小唯倒吸凉气。除了叶明外的另外三人生命值上限也各有降低,脸色都不太好看。

叶明眉心微跳,继续在地上写下去。

线索5:战斗中如有玩家阵亡,分得的生命值会及时叠加,但失去的生命值在系统判定战斗结束后才会进行核算。

想了想刚才遇到的状况,他又继续补充:如队伍中有治疗师及时进行治疗,就不会损失这部分生命值。

然后是线索6:折损的部分生命值不会被叠加到其他玩家身上,只有击杀玩家可以让幸存者全员平分死者生命值。

最后一条写出来,院子里陷入可怕的沉默。 RH0c3nulgW4fHIbdiwKUzHM5IBECb+Gnw7TWBAaGHzQ820gF+pJiCjZCwhjn/OMe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