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帧

少年是真的身上有伤,吐着血说倒就倒,以陶豆豆的小身板,当然不可能撑得住。

乔冉冉几步上前,正准备查看少年伤势的时候,却不提防少年抬手就将慌张的陶豆豆扔进了她怀里,“赶紧滚!”倔强的少年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哑声道:“我可不想陪着你们一起再次被抓住!”说完,撑着身子就想离开。

看少年的动作,乔冉冉突然就明白了以陶豆豆那小身板,上辈子居然能逃过魔修的追查。

当然,以那魔修的行事风格,一路抓的都是跟豆豆差不多年纪的幼童,少年这把年纪也能在魔修的手里,肯定有他的特殊之处。所以合理推论,在魔修那边,少年应该比豆豆更加重要……

就是不知道上辈子这少年是什么下场了。

豆豆抱着乔冉冉的大腿,小奶音脆生生的,“乔姐姐,小哥哥真的受了很重的伤,而且那里的人都好坏的,我们帮帮他好不好?”

乔冉冉:“……”有机会她一定要告诉陶豆豆,想要帮人还得先看看自己的斤两。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形象会在陶豆豆的心里那么高大,她已经不确定自己上辈子到底做过什么了。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她到底救不救呢?

她不过犹豫的一瞬间,前面那个没走出多远的少年已经咣一声砸在了地面上,那声音,听着就觉得痛。

乔冉冉叹了一口气,将陶豆豆放在一边,上前查看少年的伤势。陶豆豆也乖巧,抓着她的衣襟安静地跟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随着她的动作转动。

少年年纪不大,居然已经引气入体,只不过体内灵力枯竭内伤颇重,还被人下了禁制无法调动灵力,更危险的是,他的体内被种下了血蛊。

乔冉冉拧了拧眉,这里并不安全。这少年虽然还没她高,但是筋骨结实,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她带着他也走不了多远,何况她这边还有个小豆豆。

她突然想起来,她上辈子在这边溜达的时候,曾经找到一处偏僻的妖兽洞穴。

几针下去,少年恢复了神志,睁眼的时候盯着乔冉冉的眼神还有些茫然,紧接着看到一旁的陶豆豆猛然就恢复了清醒——看来这一路豆豆给这少年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我搬不动你,想来你也知道再耽误下去我们可能都会有危险。这附近有一处隐蔽的洞穴,你可以暂时在哪里躲藏,我带豆豆走,再寻人来救你……”

少年梗着脖子说:“我不需要你救!”

乔冉冉:“……”如果不是需要这小子自己走路,她真想直接再把他扎晕。

“那好吧,不救你。”反正到时候那些修士将魔修解决之后,这小子也就安全了,“所以我们也不需要你去引开那些坏人,告诉你那有个地方可以藏身而已。”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想听,乔冉冉直接告诉了他方位,然后在他手边留了一瓶伤药,抱着陶豆豆转身就走——她是来找豆豆的,也没预料到会遇上这个少年,她确实介意顺手救个人,可是人家不乐意要她帮忙不是嘛!

陶豆豆还想要挣扎,被乔冉冉一把摁住了,“再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听到她的话,陶豆豆瞬间安静了下来。

有些话到了嘴边,乔冉冉依然选择了沉默。她是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弱小就是原罪。

——

带着陶豆豆走不快,乔冉冉又刻意绕了远路,这才在第二天晚上回到了清源镇,也许跟上辈子的区别,大概就是豆豆少受了点罪罢了。

见到失而复得的陶豆豆,陶大夫一个大男人再次哭得晕了过去,而人小鬼大的豆豆心里挂记的还是那个被她们遗弃在了密林里的漂亮小哥哥。

乔冉冉还真没想到,陶豆豆年纪不大,居然还是一只小颜狗。

知道那魔修的藏身之处被那些修士搜刮得很干净,所以这辈子乔冉冉也没打算再去凑热闹,除了将发现豆豆的地点告诉衙署,就没再管这件事。

她感觉到自己对灵力的感知有了很大的提升,也就意味着她很快就会突破先天期进入炼气期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这日子算起来,比上辈子提前了很多。

知道了这一点她也不着急,就窝在屋子里养伤顺便调整自己的经脉,虽然她现在身无长物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可以帮助她对经脉精心打磨,但是上辈子积累的那些修炼法诀都是她的宝藏。

她安静的在屋子里闭关,一日三餐都是陶家帮忙送过来的。陶大夫本来就待乔冉冉如上宾,在她救了豆豆之后,更是恨不得把家里的好东西都送上来。知道她要闭关,也不许家里人来打扰,饭菜也都是送到门口就退下了。

只不过三天后,陶大夫还是亲自来敲响了乔冉冉的门。

“乔仙子。”打扰了乔冉冉,陶大夫也很是赧然。

看着陶大夫脑门子上的冷汗,乔冉冉就想笑,“陶大夫有事直说。”

陶大夫跟乔冉冉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也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直接开口道:“豆豆回来之后我就带着她去了衙署,也找了镇长,所以前两天来了几位仙长,寻了那魔修的藏身之处,救回了其他被偷走的孩子。但我没想到,那些仙长看出豆豆的潜质,想要带豆豆入仙门。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就想寻仙子问一问……”

乔冉冉懂了。上辈子没有她的介入,陶豆豆遭罪更多,所以陶大夫在对方提出要带豆豆走的时候,虽然不舍,可是也更愿意让豆豆今后的生活多一分保障。

只是现在多了乔冉冉这么个变数,陶大夫的心态就发生了变化。估计按照老陶的想法,把闺女交给乔冉冉他能更放心。

乔冉冉:“……”她还真不知道她有这么大影响力。

不过对于陶豆豆的命运,她既然已经小小的插手过了,也就不在意再多管一点。

“来人是哪里的宗门,他们可曾有提过?”这也是很奇怪的一点,只知道来了修士,并且收拾了魔修救了众人,而且听说不只是豆豆,还带走了好些有天赋的孩子,但是并没有留下他们是何宗门的线索,这是很奇怪的。

陶大夫一愣:“未曾听说。”他们作为普通人,只知对方是仙长就已经惊为天人,至于对方是什么来历,就算他们听到了估计也分不出区别来。

乔冉冉想了想,“陶大夫先别心急,容我先看看。”虽然不知道上辈子的陶豆豆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件事还是需要考量一下再做决定比较好。

可她没想到的是,会在那些修士中看到一个熟人。

上辈子的熟人,但是现在还不认识。乔冉冉心惊了一瞬间,目光十分自然地从那些人身上划过,就跟常人无异。作为修士,走在这全是凡人的街道,经常会有偷摸打量的目光,她那一瞬间的注视并不会显得过分特殊。

看到那人的时候,她也就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

天衍剑宗,她确实没想到,上辈子在清源镇解决了魔修的一行修士,居然会是天衍剑宗的人,甚至还有他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这大概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但如果是天衍剑宗,自诩为正道第一大门派,陶豆豆如果上辈子是有缘进入的,除非她天赋不够,湮灭在修仙路上,以她和天衍剑宗的关系,不可能没听说过。

知道是天衍剑宗,乔冉冉反而犹豫了。对于陶豆豆来说,能去天衍剑宗是绝对的大造化,可这大造化是好还是坏,就不知道了。

乔冉冉把她知道的对陶大夫说了,陶大夫也陷入了沉思,就连一向活泼的陶豆豆看到两人面色严肃的样子,也跟着她爹一样陷入了沉思。

“豆豆,你想去吗?”乔冉冉扭头问陶豆豆。

陶豆豆咬着手指,眼巴巴地望着乔冉冉,“乔姐姐觉得我该去吗?”

上辈子没有人给他们意见,能有这样的机缘,必然会抓住,却从没想过,他们还能有其他的选择。

陶大夫也不是很确定地说:“听仙子的意思,豆豆的天赋如果不是特别好的话,去那样的大宗门,是不是会很辛苦。”

“修仙一途,就没有轻松的,豆豆如果想在这上面走得更远,不管去哪里,都会辛苦。只是……”

陶大夫当然懂,“我知道仙子的意思,不管是什么地方,人多了,必然会有倾轧。豆豆年纪小,又没见过世面,那样的地方没人照顾,肯定会吃亏。”说着说着,陶大夫就更舍不得了,但是他也想让唯一的女儿能有个好的出路,看着乔冉冉,他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不知仙子想去哪个宗门,可会收豆豆这样的孩子?”

清羽宗离这里有点距离,也只有乔冉冉为了避开清羽宗的人才会跑到的清源镇这里来交换资源,然后认识陶大夫。这次过来,陶大夫也知道她已经离开了清羽宗。

“我?”乔冉冉偏了偏头,“我想试试玄心门,可我连玄心门收不收我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会不会收豆豆这样的孩子。”

是的,玄心门声名不显,比起天衍剑宗这样的大宗门来说,仿佛只是一个末流宗门。

能让乔冉冉对玄心门另眼相看,一来是玄心门对清羽宗的做法让她心情大好,二来也是上辈子听人偶尔提起过,玄心门有着连天衍剑宗也无法相比的底蕴,只是在时间的洪流中,没落了而已。

所以,她很想去玄心门看看。 nKPaFITgO8dqRBskvn/sG/jlGU5xP6LwLzgSn0mHoAlq1XqAc4e2H7BRjV07x2xo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