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帧

乔冉冉身上的伤也不轻,不过大部分都是外伤,内府的伤养一养也就行了。

她穷,没钱。

即使陶大夫不介意,医馆里的药随她取用,一来她受之有愧,二来这些药对她的用处不大。包裹里能用的东西也不多,清羽宗也是真穷,就连后山的出产都很贫瘠,能让她寻到的东西也太少。唯一的伤药还给那少年用了,结果人家一文诊费都没付就这么走了。

真是亏大了。

今天一大早,她跟往常一样起身准备去医馆帮忙,结果却看到陶大夫面色惨白地想要往外冲,两个药童的小身板几乎拦不住他。见到她进来,陶大夫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扑了过来,连带两个小药童都被扯翻了。

“乔仙子,乔仙子,求求你,救救豆豆,救救我女儿!救救她!……”

陶大夫也只是扑到乔冉冉面前,只是那语无伦次惊慌失措的样子,连话都交待不清楚了。

乔冉冉抬手就扎了陶大夫一针——说不清楚那就别说了——眼见陶大夫那圆乎乎的身子说倒就倒,两个小药童勉强才把人扶住送到了旁边的小木床上。

从尚还冷静的药童口中得知,陶大夫的宝贝闺女一大早在门口小摊子上吃早餐的时候,不见了。陶豆豆刚三岁,长得雨雪可爱,陶大夫就这么一个女儿,简直当成了心肝宝贝。小丫头喜欢在门口那条街的早餐摊子上的早饭,这附近的人也都认识她,所以陶大夫根本没想到几步路的距离,小丫头就不见了。

最可怕的是,听往来的客人说附近的镇子上也有小孩子走丢,并且传言说是魔修下的手。

那可是魔修,小丫头落到魔修手里还能有好的?得知这一消息的陶大夫当场就疯魔了。

乔冉冉皱着眉回忆了一下,上辈子似乎也有这么个事。只是魔修偷孩子的事发生的时候,她还在清羽宗后山的思过崖里关着,上辈子她在大殿上就因为伤势太重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思过崖了。大殿上那些人演了一出什么戏她也不了解,而她运气好,在思过崖的一年顺利引气入体。

至于陶豆豆,她也有印象。

一年后她来清源镇上用自己采的草药换钱的时候,也听说过,这事发生的时候,陶豆豆确实也被偷走了,但是这孩子聪明,居然从魔修手里跑了出来,只不过没能跑回清源镇。三天后,有一队修士来到清源镇调查魔修的事,才在半路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陶豆豆。然后借着她指路,那些修士才能找到魔修的老巢,救出了那些被抓走的孩子。

甚至,因为陶豆豆的聪敏,引起了那些修士的注意,在发现她也拥有灵根的情况下,想要带走她——

乔冉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在那小木床上昏睡的陶大夫,陶豆豆的机缘对于陶大夫来说,无异于割心之痛。想要女儿有个好前程的陶大夫,终究还是硬着心肠送走了女儿。

只不过以乔冉冉在外混过的那些年,似乎再也没听说过陶豆豆的消息。

又给陶大夫扎了针,顺了气,将将醒过来的陶大夫看到乔冉冉还有些激动,但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喃喃道:“乔仙子……”

一直以来想要纠正陶大夫以她尚未入门的等级,根本没资格被称为“仙子”,只不过陶大夫十分执拗,根本就不改口,她也就懒得再继续纠正他了。

“不用担心,豆豆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可是……”可那是魔修啊!陶大夫双眼通红,欲哭无泪。

“你先歇着,不要冲动,我去寻寻看。”

“乔仙子!”陶大夫一把拽住了乔冉冉的袖子,面色窘然,“太冒险了!”

虽然看到乔冉冉的时候,他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可是他也明白,那可是魔修,乔冉冉完全没必要以身涉险。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张皇失措。

“无碍,我就去看看。”乔冉冉笑了笑,收回袖子,“我只是去查探一番,不会贸然行动,有必要的时候我会寻求帮助,陶大夫你喊了我这么久的乔仙子,也要相信我自有手段。”

她其实没什么手段,只因为知道剧情,知道陶豆豆会安然无恙。而她能做的,大概就是出去溜达一圈,将陶豆豆提前带回来,让她少受点皮肉之苦。

幸运的是,当时她来清源镇溜达,知道这件事之后,还刻意去剿灭魔修的地方查探过,想着能不能捡漏。所以她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也大概知道往哪里能找到陶豆豆。

不过她并不知道小家伙是怎么逃出来的,所以也不是很着急。安抚了陶大夫之后,就去衙署里报了个信,其他人只是猜测是魔修所为,她却是能确定的,所以她希望衙署能重视起来,至少那些能解决问题的修士来之前,不要再有小孩子被偷走了。

而且她从来不觉得知道剧情就可以高枕无忧,蝴蝶效应也是很可怕的。反正她知道,从她在清羽宗大殿上醒来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至少,她不会再成为那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傻蛋。

乔冉冉揉了揉鼻子,虽然她不能避免犯新的错误,但是至少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当她再次从树洞的角落里找到一株草药的时候,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转运了,平时她在山里寻摸半天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收获,这次居然没走多远就让她找到好几株年份还不错的药草,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豆豆虽然聪敏,但她也不过是三岁的小孩子,从魔修那里趁乱逃出来之后,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也是本能选了一个方向逃走,在林子里迷路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乔冉冉无从知道。

所以当她在林子里见到狼狈不堪的陶豆豆和一个半大的少年在一起的时候,乔冉冉是惊讶的。要知道,上辈子陶豆豆获救的时候,身边可没这么个少年。

那少年在乔冉冉靠近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存在,第一时间就把陶豆豆护在了身后,然后看着从树荫下走出来的乔冉冉,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万分紧张地盯着她,浑身都绷紧了。

那表情,很明显是发现乔冉冉不是追捕他们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却又因为她的来历不明所以如临大敌。

乔冉冉还没来得及表明身份和来意,陶豆豆已经挣扎着从少年身后探出了半边脑袋,看到乔冉冉的那一瞬间,那双大眼睛就像是被点亮了一半闪烁着灼人的色彩:

“乔姐姐!”

然后不管不顾地挣脱了少年的护持,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进了乔冉冉怀里。

乔冉冉:“……”身体锻炼得跟上了,不然被一个三岁的小女童给撞翻就太丢人了。

乔冉冉揉了揉陶豆豆的后脑勺,柔声道:“吓坏了吧?没受伤吧?饿不饿?”说着,取下包裹就递给豆豆一个白面馒头。

豆豆接过馒头,看了看乔冉冉,然后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少年身上:“豆豆不怕,豆豆也没受伤。豆豆是被坏人抓走了,然后小哥哥带着我逃了出来,豆豆不饿,所以豆豆可以把馒头给小哥哥吃吗?”

那少年听得豆豆的话,冷笑一声道:“别自作多情,我可没想带着你一起逃。”明明是他在逃亡的路上,被这小不点缠上了,本来他受伤之后也走不快,才让这小短腿有机会跟上。

跟了这一路,撵都撵不走。

而且,谁要她的馒头!

少年刚说完,腹部就已经传来一阵动静不小的咕噜声。

乔冉冉:“……”

少年做到了只要我面无表情,那就永远不会尴尬。可乔冉冉已经看到了他眼中的赧然——这才是一个少年人应该有的模样——她不由得想到了之前救回来的那个少年,那沉静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人,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的沧桑。

少年大概是被乔冉冉那淡然的笑容刺激到了,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结果,大腿再次被抱住了——他并不陌生,因为这一路上,只要他想要甩掉那小不点自己离开的时候,小不点的招牌动作就是直接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然后小嘴叭叭叭地念叨:

“小哥哥你别走呀!我看到了,你受伤了,乔姐姐很厉害的,可以帮你治伤的!而且我爹就在镇上,我求我爹去请仙长帮忙,去打那些坏人!你别怕!豆豆会保护你的!”

少年:“……”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这些!

乔冉冉的笑容加深了几分,看着少年被豆豆困住想走又走不掉,很不耐烦却又收敛着自己的动作,没有伤到豆豆半点的样子——虽然看上去很不好接触浑身是刺又不是很可爱的,其实却是个很温柔的孩子。

就像陶豆豆,也是个敏感的孩子,能被她缠上的人,应该不坏。

“乔姐姐你快来帮忙呀!豆豆撑不住啦!” o7amveVyySFo5sFap3KZMUsFiC2eHbzgKY6qbWrt/aSa95kG1nv7H2vKHhFa7j3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