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帧

裴陵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下是温暖的褥子,身上是柔软的被子,眼前是青色的帐子,虽然一切都是那么朴实而简单,可这其中透着他曾经早就失去的平和。

他以为他再次睁眼,会跟上辈子一样,出现在那个满是妖兽尸体的山洞里,他依然还在垂死的边缘挣扎。甚至有时候他会怀疑,此时此刻的场景,不过是他在深渊中的又一次梦魇,每一次醒来,就是更深一次的绝望。

可眨了眨眼,包裹着自己的温暖依旧存在,混合着某种药香,侵扰着他的神志。如果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切实的疼痛着,他——又一道法诀打在他身上,疼痛减少了那么一丝,神志又清醒了一分。

是“清灵诀”和“渡生诀”,最初阶的治疗法诀,并且等级也十分低微,他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灵力。

所以,使用这两个法诀的人,应该没有一丝灵力。但是这熟练程度,简直让人惊讶。

他偏过头去,就看到那个应该是救了他的人,正坐在窗前,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正熟练的捏诀往他身上扔,但是那眼神早就已经放空。

窗外阳光甚好,还能听到鸟儿的歌声,叽叽喳喳地在树头跳跃,风吹过了树叶,又有几片落下,飘飘荡荡地回归了尘土。

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棂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像是在微微跳动。

干净,漂亮,柔和,会发光。

裴陵黑黝黝地眼中暗沉无光,手指却微微蜷曲:好想毁掉啊!

——美好的东西,就应该一点点撕碎了,绽放出更加美丽和绝望的色彩。

他的动作很细微,但是乔冉冉却发觉了,慢悠悠地回神,就对上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太可怕,每一次的对视都让她产生一种即将被黑暗吞噬的错觉,她那并不怎么强健的神识都剧烈的震颤着。

一个干净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年,却拥有着这种迟暮而绝望的眼神,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修为并不高,她恐怕会合理怀疑这是哪个山头里跑出来的老怪物。

就是那眼神太碍眼了。

“醒了?”乔冉冉算了算时间,这少年又是提前醒来的,“你身上的内伤和外伤,花点时间就能治好,但是你身上的毒,我暂时没办法,不过我可以用银针暂时封住它们,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应该不会轻易毒发。简单来说呢,虽然不能彻底医好你,但是你暂时也死不了……”

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乔冉冉小嘴叭叭叭地也不管少年是什么反应,笑眯眯地说:“所以,我们聊一聊诊费和药费?”

拜托陶大夫帮忙洗干净这少年的时候,她也就知道了,这少年一穷二白身上比她还干净,她虽然没有储物袋,可她至少还有一个小包裹,这少年身上干净的除了伤就只剩下一身破烂的衣服了。

就那衣服看上去质量还不错,可惜也变成了破布,药童擦柜子都嫌太碎。

“但是现在呢,你还是先睡一觉比较好。”不然被这么大个人用那种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乔冉冉都觉得手里的法诀都扔得不香了。

说着,银针已经扣在了她手里,映在少年暗沉的眸子里,就像突然多了一点光。

可惜,那银针终究没能落在少年的身上,因为少年已经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动作。

乔冉冉挑眉,她是真没想到,这人不仅提前醒来,甚至已经有了行动的能力。那手很凉,很稳,没有一丝重伤患者应该有的无力——因为捏得她很疼!

还来?

右手被制住了怎么办?

很简单,她还有左手!

然后她的左手也被捏住了。

乔冉冉:“……”这就尴尬了。

——

失去意识的感觉并不好。裴陵当然知道自己之前那么轻易的晕过去跟眼前这个女人,以及她手里的银针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他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下手。

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经想过了很多。他想到了上辈子最大的执念,除了裴家那洗不净的鲜血之外,就是自己的迟到。这遗憾和绝望淹没了他,在他被困在深渊的那么多年里,一点点的吞噬了他。

他不知道上辈子天地崩裂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以他的罪孽为什么会有机会逆转时光重来一回,甚至不知道回去救下命悬一线的裴家有什么必要。

他只是想看看,那些安排好了圈套想要等他自投罗网的人,发现一切都落空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他更想看看,这世间再次崩塌的时候,他们脸上绝望的表情,是不是跟上辈子一样。

——

“喂!”

乔冉冉挣扎了一下,发现武力值差距太大,她根本无法撼动对方的桎梏——有时候医术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两人现在的造型太尴尬了,双手被困,四目相对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她不知道这少年的名字,只能试探着开口:“能不能先放手?”

少年默默地松开了手。

乔冉冉立刻弹开,退避三舍,揉着又被捏得青紫的手腕叹了一口气:这次救人没收到诊费不说,也太亏了点。

一扭头,就发现少年已经撑着坐了起来,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就连那眸子,也没有半丝颤动。可她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疼。少年身上的骨头都碎了,虽然用了药,可时间太短,她那低阶法诀又没有太快的效果,所以少年身上的骨头都还没长好,该有的疼痛一点也不会少。

可他不仅坐起来了,还走了几步,转眼已经走到了门口。

那模样,就跟常人无异。

突然就想到在路边看到他的样子,那么重的伤,还要挣扎着前行,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有非去不可的地方非要抵达。

乔冉冉啧了一声,抬手两个法诀又扔了过去,“你要走,也等我扎完针再走?毒素还没制住,你走不出清源镇就会毒发。”

少年身体一僵,扶着门框站住了。然后慢悠悠的转身,空洞的眼神落在乔冉冉的手上,确切的说,落在她手里的银针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乔冉冉看懂了他的眼神。

举着手表态:“你放心,不扎晕你。”

放心?他并不放心。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没有半点修为,却可以熟练的运用法诀,针法也透着诡异。他能感觉到,他体内的伤势虽然没有太大的好转,却已经得到了极好的控制。

他伤得有多重,他比谁都清楚。不过他也清楚,只要这个女人有半点祸心,他要捏死她,也十分轻易。

乔冉冉不知道对方一言不发,但是内心戏有多么丰富,只觉得这少年不对上眼神,还是一副乖巧可爱岁月静好的模样。

没有灵力支撑,要施展针法给少年封毒,对于现在的乔冉冉来说,负担还是太大了。

两个时辰之后,强撑着收针的乔冉冉就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冷汗面色苍白脚步虚浮,晃悠着退后两步,瘫在了椅子里。

少年检查内府之后,那空洞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惊愕。

她居然真的做到了。

他的经脉已经残破不堪,可她却能将那毒素压制在内府一角,没有了毒素的侵蚀,即使经脉破碎的疼痛仍然困扰着他,可他却觉得陡然轻松了很多。

这个毒素,在上辈子就一直困扰着他,即使他以修为压制着它,可它仍然时不时发作,每一刻都痛不欲生。到他神魂俱灭的那一刻,都没有分开过。

他恍惚记得,有人告诉过他,这世间应该还有人能帮他解毒,可他知道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死了很久。反正这毒已经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也就未曾在意过。

精疲力尽的乔冉冉无视了少年的眼神,挥了挥手,懒声道:“走吧走吧,快走吧。如果有点良心,赚到钱记得付诊费给我。另外,你身上的伤,如果想继续治疗的话,也可以来找我,短时间内我会留在这里……”

说着说着,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她其实没指望着这少年能给她付诊费,也就是嘴里那么一说。救人是她主动救的,见到了就忍不住。毕竟少年身上的伤势太重,毒素又特殊,对于她来说,是练习法诀和针法必不可少的工具人。

对,就是工具人。

乔冉冉呲了呲牙,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

多好的工具人啊,在他身上刷了不少熟练度呢!“清灵诀”和“渡生诀”可都刷到三级了呢! ABbsJ2e3KEo8M7amsW0hhOZt+y9g7Db3ZJhYRak+noPVuy+fTGJ/+UrkqVGVS9u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