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帧

最终乔冉冉还是顺利离开了清羽宗,毕竟除了她那便宜师尊,没人会在意她是不是愿意留在清羽宗,就她这天赋,留在宗门也是浪费。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清源镇离清羽宗不远,她打算在清源镇逗留一段日子。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过一段日子,玄心门的人会出现在清源镇,不为别的,只为在这偏僻的地方寻找有机缘有灵根的弟子,就连清羽宗最开始也入了玄心门的眼,想要收归门下,只不过最后清羽宗那做派让玄心门瞧不上,这事不了了之。却没想到因为盛若雨的奇遇,清羽宗最后还能搭上凌霄宗的清风,成为了凌霄宗的附属宗门,就连盛若雨也一飞冲天,成为了凌霄宗的内门弟子。

当然,这些都跟乔冉冉无关,她只是觉得玄心门这行事方式颇合胃口,想要试试看自己跟玄心门是否有缘。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的修炼天赋不怎么样,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在医修上的天赋。虽然那男人最后捅了她一剑要了她的小命,但是在这之前,不管是资源还是法诀,都没亏待过她,资源现在是没有了,但是法诀可都记在了脑子里。

虽然她现在只是先天期,可她也知道,她天赋不好,先天期打好基础比直接引气入体更为关键。

一边走神思考着自己今后要走的路,一边慢悠悠地往清源镇走去。

万万没想到,会从路边扑出来一个黑影,然后生生地跌在了她的脚边。

乔冉冉:“……”碰瓷?

然后她默默地后退了一步,顺便看了看周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同伙。她对自己的实力心里有数,如果是几个普通人,她还能对付,如果是修士的话,她差不多只能洗干净了等死。

虽然这么想着,也没直接放弃的打算,默默地掏出了银针扣在掌心。

然后那黑影跌在地上,久久没有动弹,就像是那一扑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还是微微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

只是那气息微弱得,仿佛下一刻就能戛然而止。

乔冉冉皱了皱眉。刚刚被吓了一跳没注意,现在她才发现,这个黑影身上有着浓郁的血腥味,就像是受了很重的伤,这血腥味当中还掺杂着许多其他的味道,更像是中了毒。

乔冉冉的天赋不仅体现在她对医术和法诀的领悟力上,她对各种药物的气息和药效都有着更敏锐的体会,所以她一下子就闻出了这个黑影不仅身受重伤更是身中剧毒,还能活着蹦跶到她面前,简直就是个奇迹。

她犹豫了一瞬间,最终还是没敌过自己的本能——虽然不知道这人的来历,但是他这一身伤,特别是那一身毒,太有挑战性了!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再仔细查看对方伤势之前,她率先一根针扎上去,确保在自己动作的时候对方不会醒来,这才上了手。这一看不要紧,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受限于她的修为,她刚刚那几眼只看得出这人有着严重的外伤,此时一看,才发现别说一身皮肉了,就算是骨头都没几根完整的,更别说经脉上的伤,大部分的经脉都已经毁掉,还剩那小部分正在被一种不知名的剧毒蚕食着。

这人,实惨。

这里不太方便,她只能粗粗下针控制他的伤势勉强不再继续恶化,最好还是找个安全安静的地方,这里离清源镇不远,可他这一身伤,确实不好再移动,还需要找人仔细帮忙才行。

想了想,她叹了一口气,从包袱里扯出一件披风给他盖上,又在他身边布下简单的防护阵法——不是她不想用高级的,可她现在就这实力,就连这简单的阵法,还让她搭上了口袋里唯一一块灵石。

聊胜于无吧。

去镇子上找人帮忙,如果等她回来他还活着的话,那就尽全力救他一命吧!

结果她这一步还没走出去,脚踝就被狠狠地抓住了。

乔冉冉:“……”她觉得脚脖子快要断掉了!

明明已经是垂死挣扎苟延残喘的人,明明已经被她扎过针按理应该失去了意识的人,明明——是怎么做到用这种力度捏住她的脚踝的?

乔冉冉一低头,就看了一双漆黑的像是融进了深渊的双眸,所有的星辰都已经熄灭,没有半点光芒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

很冷,很绝望。

少年倔强而艰难地仰着脖子,望着她。即使满面血污尘土,也掩不住他精致的眉眼,好漂亮的少年。

——

裴陵循着本能抓住了那一抹正在离开的药香,拼尽所有的力气抬头的时候,他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副光景。少女逆光而立,称得原本柔和的眉眼更像是笼罩了一层温暖的金光,干净而漂亮的眼神正安静地落在她身上,只是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像是诉说着他猜不透的言语。

他没想过他还能活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此时此刻的绝望就像是镌刻在他的神魂中,他很快就想起来,这个时候,这条路,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一年,他身受重伤,强撑着一个信念想要回家,回家报信,结果却倒在了这条路边,再也没爬起来。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妖兽把他叼回洞里想要用他的血肉来喂幼崽,却被他血液里的毒全部放倒,反而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他是生啃了那些妖兽和妖兽洞里的灵草,一点点爬回来的。

可还是晚了……

还是这条路,他没记错,也不会记错,当时并没有任何人经过,或者有人经过,也没有人关注像是死狗一般的他。

那一抹药香是陌生的,掌心的触感也是陌生的——感觉到她要离开,他完全是出于本能地伸出了手——他记得,当年在这里,他被绝望一点点吞噬的时候,多么希望有谁能帮他一把,就像现在一样。

可最终他迎来的,只有一重又一重的绝望。

他看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然后,眼前银光一闪,他再次落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

乔冉冉松了一口气,收回手中的银针。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针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针!

她完全没想过要跟这人讲道理,伤成这样还能有这种精神的人,想必也足够倔,而且看他的样子,神志并不一定清楚,更多的还是靠着一种求生的本能。

所以她干脆一针扎下去,让人陷入了昏迷。

之前她不敢太下狠手,现在是明白了,眼前这个人,命大的很,轻易死不了。

又一针扎在他的手腕上,这才总算解救了自己的脚踝——刚刚这人就算昏过去了,还死捏着自己的脚踝不放——还好,没断,就是那一圈青紫看着特别瘆人。

乔冉冉抿着唇轻轻踹了一脚那人的肩膀算是泄愤,这才拿了伤药涂在脚踝上。

身后再次传来动静,一扭头,就跟一双青幽幽的大眼睛对上了。

是妖兽。

清源镇附近确实有妖兽出没,不过跟人类这边相安无事,像这只出现在清源镇这么近的地方,确实少见。顺着那双青色大眼睛望去的方向,乔冉冉看着地上的伤者,瞬间了然。

大概是这人浑身的血腥味将妖兽引来的,而且看他出现的方向,应该也是密林那边绕出来,所以惊动这附近的妖兽,也是必然的。

“不能吃。”乔冉冉戳了戳那人的伤口,看着指尖上的血迹,“有毒。”这种毒,轻易识别不出来,但是这妖兽如果真敢下口,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掏出一颗百兽丹递给那妖兽,“呐,交换。你去寻其他的食物吧。”

百兽丹很受妖兽的喜欢,一般性格比较好的妖兽给一颗百兽丹就能收买,她学会的第一味丹药就是百兽丹,就是为了在后山采药的时候,遇到妖兽能有交换的筹码。

那妖兽敢在人类聚集体地附近出没,想来也有点灵智,看到乔冉冉手里的百兽丹时,就已经妥协了。虽然有些不舍那么大一块肉,最终还是选择了百兽丹,转身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接下来就顺利许多,等乔冉冉去镇上找了人帮忙,那人还安静地躺在地上,身上盖着她的披风,很明显没有再次醒来。

她跟清源镇上的陶家医馆有些交情,所以将人送去陶家医馆的时候,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只是那陶大夫看着人伤成这样,愁容满面地说:“乔仙子,这伤……”以他的医术,无能为力呀!

“无事,我自会照顾。”

陶大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以常人的目光,这么重的伤,如果没有仙师出手,大概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只是这乔仙子,跟上次见到的时候,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

初阶的法诀在治疗的时候起效甚微,并且跟修士的修为和熟练度相关,一个修为高深的医修,能将修炼到高级的初阶法诀发挥出高阶法诀的效果。

可乔冉冉现在没有修为,就算她会再多的高阶法诀,也只是空有宝物却不能发挥宝物该有的作用。

所以她能用的也只有最初阶的法诀,医修入门,谁都会用的“清灵诀”和“渡生诀”,来慢慢给这人梳理体内的伤势。

这两个法诀,没有修为是没有修为的用法,虽然起效甚微,但还是那句话,聊胜于无。于是她就坐在那里,一边思考他体内的毒该怎么解决,一边给他身上扔法诀,左手“清灵诀”,右手“渡生诀”,两不耽误。

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这里,见到她这动作,必然惊掉下巴。因为不管是单手捏诀,还是左右开弓,以及这扔法诀的准确和熟练程度,都不是她这样一个没有修为的小丫头能做到的。

上辈子这个时候的乔冉冉确实做不到,可现在的她能。

捏诀这回事,对于她来说,比吃饭喝水还要熟练。吃饭还能噎到,喝水还能呛到,可她捏诀,不会出半点差错。 Bct8XiKJrqVeNC+Olr1fbQywAIY+yhrvc8Xa6fAcyhElxOOCUaJ5aRP4SLNfL9k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