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003

舒宁僵硬地靠着沈穆,就是肩膀被迫挨着他,她再使劲儿梗着脖子让脑袋尽量远离他的姿势。

当年舒宁翻开《都市神医》霸气十足的男设封面时,还不知道这是一本种马文,柔弱善良美丽的林盈盈一出场,舒宁就自动认定她是唯一的女主了。

因为喜欢林盈盈,书里与林盈盈相关的剧情,舒宁印象都还算深刻,只是林盈盈被沈穆抓了太多次,根据眼前这点线索,舒宁暂且判断不出来她现在处于哪段剧情。

脖子酸酸的,舒宁害怕又茫然地盯着陈啸的手机屏幕。

周围有股茉莉花味儿,是林盈盈喜欢用的沐浴液的味道,还有一丝凛冽的气息,大概属于旁边的沈穆。

书里多次提到陆修远沉迷于林盈盈的茉莉香,但一次都没提过沈穆的气息,毕竟从男主视角叙述故事,陆修远光与沈穆斗智斗勇了,怎么可能去嗅沈穆的体味,真嗅了,恐怕就要变成另一种故事了。

电话还没接通,只有嘟嘟嘟的规律声音。

沈穆神色更冷,稍微分神,目光落到了怀里的女人的脸上。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白皙的侧脸,据手下调查到的消息,这个叫林盈盈的女人是陆修远的初恋兼现任女友,与陆修远认识十几年了,青梅竹马,感情非比寻常。陆修远父母双亡也没有亲戚,唯一的软肋便是林盈盈。

她身上有股茉莉香,沈穆很不喜欢,如果不是要吓唬她逼她朝陆修远哭诉,增加对陆修远的威胁力度,沈穆绝不会碰她。

嘟嘟声结束,第一次拨号竟然无人应答。

陈啸很会察言观色,看眼沈总阴沉的脸,他马上按下重拨键。

嘟嘟的声音在死寂的大厅显得十分清晰,沈穆看着屏幕,也在屏幕里看到了女孩乖巧等待的脸。

沈穆终于察觉到不对,她怎么不哭也不闹,被一个陌生男人抱了也毫不反抗?

就在此时,电话终于通了。

舒宁不禁屏住呼吸,屏了几秒,对面没有声音,舒宁疑惑地微微张开了嘴唇。

揽着她肩膀的手突然收紧,反派自带杀气效果的嗓音在她耳朵上方响起:“叫人。”

舒宁哆嗦一下,她知道林盈盈语言能力很正常,可舒宁当了十多年的小哑巴,第一声真的很难开口。

沈穆耐心耗尽,手指突然从她肩膀往下滑落了几厘米。

舒宁连个柏拉图的恋爱都没谈过,突然被他袭胸,哪怕只是碰到了一点点,舒宁也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所谓尖叫,却也是只是轻轻软软的一声,像刚睡醒的金丝雀对着树梢跳跃的晨光娇娇打招呼。

如果不是她还想从沈穆怀里跳起来,沈穆都要以为她在朝他撒娇。

虽然她身上的茉莉香很劣质,她的声音竟意外地好听,娇、怯、青涩混杂,沈穆一边攥紧她的肩膀将人束缚得死死的,一边看了一眼她的脸。

舒宁的脸已经红透了,热意一直烧到耳根,幸好大反派的手重新退到了她肩膀,不然舒宁真的要哭了,她明明记得小说里沈穆厌恶林盈盈到极点,从未对林盈盈冒出过任何少儿不宜的念头。

“说话。”沈穆冷声催促道。

舒宁再也不敢犹豫,受林盈盈的记忆的影响,她小声地对着手机说:“修,修远哥哥……”

林盈盈一直都是这么叫陆修远的。

肉麻兮兮的称呼,耻度太高,舒宁全身的汗毛都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弄竖起来了。

听到她这声的陈啸,拿手机的手突然抖了两下。

沈穆抿着薄唇,没有任何表情。

舒宁紧张地盯着屏幕。

真林盈盈怕沈穆一伙人就够了,她这个冒牌的林盈盈,连陆修远也要害怕。

在陆修远的感情线上,别看女读者们都认为陆修远是个种马渣男,陆修远自己对林盈盈绝对是真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林盈盈分毫。如果林盈盈“换芯”一事被陆修远看出来,他大概会有一百种办法对付那个害死真林盈盈的恶毒女人也就是舒宁吧?

小说的结局,大反派沈穆锒铛入狱,威胁不了舒宁太久,真正需要忌惮的是浑身金手指的陆修远。他那个神医系统非常厉害,竟然能让陆修远获得身体自动愈合宛如金刚狼一样的超能力,沈穆崩多少枪都崩不死他!

舒宁担心陆修远会从她不够自然的称呼里发现端倪。

她大气不敢出,直到手机里传来一道娇滴滴又混杂几分难以启齿的声音:“修远在洗澡,你是?”

舒宁:……

她记起来了!

这是林盈盈第一次被沈穆抓的那段剧情!

还是剧情的初期阶段,陆修远刚得到神医系统一年,这一年里,陆修远利用系统治好了自己的手,替一位大人物治好了残疾多年的腿,并借着这位大人物的关系入职S市最有名的私人医院,春风得意,再次引起了各种美女以及反派沈穆的注意。

此时通话的美女叫盛晴岚,是私人医院里一位豪门千金病患。

陆修远的第一个金手指技能叫“医白骨”,可以治愈病人骨头相关的残疾,比如他自己的手,大人物瘫痪的腿,以及盛晴岚那双再也无法跳舞的美腿,基本上,除了不能让断掉多年的残肢重新长出来,只要骨头还在,陆修远就可以把人治好。

陆修远清隽的外表、出神入化的医术以及对待病人的温柔体贴深深地打动了优雅高贵的盛晴岚,今天是陆修远为她治腿的最关键时期,在盛晴岚堪比总统套房的至尊vip病房里,陆修远单独施展着他的金手指医术。

金手指非常消耗体力,趁盛晴岚还在麻醉状态,大汗淋漓的陆修远决定先去病房里的浴室洗个澡。就在他哗啦啦冲水的时候,盛晴岚苏醒了,发现自己的病服裤子竟然被陆修远脱掉了,跟着听到浴室的水声,她就开始幻想陆修远病服下的身躯,于是又感受到了第二波火热。

林盈盈、沈穆的第一个电话打过来,盛晴岚拿起手机,出于紧张没敢接。

很快第二个电话又打开了,盛晴岚小心接听,原著剧情里,林盈盈楚楚可怜地叫了一声“修远哥哥”,盛晴岚立即想到了医院里传遍的陆医生的初恋女友,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盛晴岚就说出了那段台词:“修远在洗澡,你是?”

林盈盈崩溃大哭,盛晴岚挂了电话,发现陆修远要出来了,盛晴岚飞快放下手机继续装昏迷。

陆修远并不是故意要脱掉盛晴岚的裤子,而是施展这个金手指时要求他的手必须毫无障碍地触摸患者,当然,很多年后舒宁才明白这只是作者的猥琐设定罢了,不这样,陆修远怎么与那些美女们搞颜色暧昧?

洗完澡,陆修远想起来了,他要替盛晴岚穿好裤子,免得大小姐恼羞成怒生气。

接下来几千字的剧情都是这个穿裤子的过程,盛晴岚因为吸收了陆修远的金手指阳气,对他的接触十分敏感,陆修远也被盛晴岚反馈过来的阴元影响了,两人抱在一起难舍难分。不过读者的胃口必须吊着,一口气吃掉太没有意思,作者就安排林盈盈、沈穆打了第三通电话过来。

好事被打断,陆修远先是愧疚了一番自己竟然差点做出对不起林盈盈的事,然后终于从盛晴岚的身上爬了起来,一边穿裤子一边接电话,听到林盈盈的哭声、沈穆的威胁,陆修远目光变得冰冷,还迁怒了不提醒他这通电话的盛晴岚,沉着脸赶去沈家别墅谈判。

因为在回忆剧情,舒宁神色呆呆的,陈啸便把她的呆滞理解成了巨大打击下的无法接受。

陈啸也没料到陆修远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孙子,敢背着如此脆弱乖巧的初恋女友在外面乱搞,他更担心的是,如果他收集的消息错误,陆修远对林盈盈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那林盈盈还能做一个合格的人质吗?

陈啸紧张地看向沈总。

沈穆目光对着手机屏幕,对面的女人竟然又挂断了。

陆修远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怀里这个女人在陆修远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松开舒宁,沈穆冰冷地看向陈啸。

陈啸立即立正,低头耷眼地承认错误:“沈总,是我失职,没发现陆修远还有别的女人。请沈总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查清楚。”

沈穆只想治好自己的右手。

得知陆修远的新本事后,沈穆派人去跟陆修远讲过条件,随便陆修远开价,陆修远都不同意。

既然陆修远拒绝公平交易,那就别怪他抓他的女人。

可是,陈啸真的抓对了人吗?

沈穆看眼自己的右手,再冷眼瞥向一旁。

毒蛇一样的眼睛,仿佛她没用了就要杀人灭口,在沈穆面前,舒宁根本无法保持已经预知剧情的平静,林盈盈都没了,变成了她这个假冒的,万一剧情开始失控,沈穆找不到陆修远就来收拾她呢?

眼看大反派的薄唇就要动,随时可能发出让陈啸干掉她的指令,舒宁突然指向陈啸的手机,哆哆嗦嗦地道:“你们,你们再打一遍,刚刚接电话的盛小姐只是他的病人,修,修远哥哥知道我在你们这里,一定会来救我的!”

只是病人?

沈穆冷笑,哪家正经医院的正经医生会在女病人的房间洗澡? ETT3z8FlhRzUHdquFr+/yaVin1MOVHb2re8wMjLDqE+osLSg+fdQRHmb3NB5QvT1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