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002

黑色的豪车在公路上炫技般地疾驰,司机与副驾驶上的男人都是一身黑色西服,面无表情如训练有素的冷峻杀手。

司机专心开车,副驾驶位的陈啸左手放在膝盖上,带着茧子的指尖敲了两下,他忽然抬眸,透过车内后视镜观察左后座。

那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肤色白皙,纤长的睫毛低垂,挡住了那双让陈啸惊艳的清澈杏眸。

她的双手放在身前绞在一起,瑟缩的姿态也泄露了她的紧张。

她也该紧张,一个才满二十岁的单身女孩,在晚上九点的时候突然被两个黑衣男人强行“请”到陌生的车上,怎么哭闹哀求都是正常的,陈啸也做好了应对这些反应的准备,但是,让陈啸意外的是,这女孩苍白着脸坐在那里,不哭不闹也不问问题,不是垂着眸子就是侧脸看向窗外,怯弱又安静。

这太不对劲儿了。

陈啸盯着女孩的眼睛问:“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女孩终于朝他看了过来,一双杏眼如最清澈的溪水,干净得甚至让陈啸感到惭愧,他一三十岁的强壮男人,竟然对瓷娃娃般脆弱的女孩做出这种事。

不过,随着沈总冷厉犀利的眼浮现脑海,陈啸马上压下了那股不该有的良善,继续审视后座的女孩。

舒宁攥着手指,她想问,可她还是不习惯说话。

睫毛颤抖,她低下了头。

陈啸眼中的她,可怜巴巴地缩在宽大的车座中,仿佛已经认了命。

陈啸收回了视线。

就算她身上有古怪,也只是一个天生体弱的双十女孩,怎么谋算也翻不过他的手掌心,更翻不过沈总的掌握。

眉目肃杀的男人终于不看她了,少了那蛛网一般笼罩下来的束缚,舒宁心头轻松了些,再看车窗,那里映照出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是她自己的模样,只是头发变长了,柔顺地垂落下来,长可及腰。

舒宁捏起一缕发丝,面露惊奇。

她竟然真的穿书了,穿到了修罗写的第一本男频争霸小说《都市神医》。

舒宁的失语症是因为小学时期的一场意外造成的,在那之后,曾经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渐渐疏远了她,舒宁也变得像隐形人一样,除了读书学习很少与班里同学们交往。不过爸爸妈妈哥哥都对她很好,爸爸妈妈工作忙碌,哥哥陪伴她的时候最多。

书房是兄妹俩共用的,舒宁喜欢读书,每当哥哥买了新书回来,无论什么类型,舒宁都会看,哥哥不许她看的,舒宁也会趁哥哥不在的时候翻出来,偷偷地看。

《都市神医》就是哥哥不许她看的一本,也是舒宁接触到的第一本男频争霸文。

书里的男主角陆修远是个孤儿,隔壁的林爸爸、林妈妈、小青梅林盈盈给了他少年时期的所有温暖。林盈盈天生体弱,是个小病秧子,陆修远不忍心看林盈盈生病痛苦,便暗暗发誓要当个医生,将来治好林盈盈的病。

陆修远智商过人,二十四岁便成了S市三甲医院里的外科医生,他才名远扬,又俊美清隽,医院里很多女医生、小护士都爱慕他,可陆修远心里只有林盈盈,对其他女人的追求都无动于衷。

爽文的经典套路就是先给男主角安排重大挫折,在男主尝遍了人情冷暖之后再给他一个金手指,让他一路打肿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配角的脸。《都市神医》也不例外,陆修远成名不久,突然被医院介绍,让他替顶级财阀家的继承人沈穆做手术。

沈穆比陆修远小两岁,在一次车祸里伤了右手,财阀继承人的右手怎么能废,在所有中外名医都表示治不好他的手后,沈家找到了名声初扬的陆修远,问他有没有把握。

陆修远看过沈穆的情况,说他只有三成把握。

三成也比没有希望好,沈家就安排陆修远来做这场手术。

幸运之神没有站在陆修远这边,手术失败了,沈穆的右手彻底残废,再也拿不起任何份量的东西,手腕之下任何触感都没有。

沈穆性情大变,并迁怒陆修远,派人打残了陆修远的右手。

右手一废,陆修远被医院辞退,曾经爱慕他的女人们也都纷纷退散,只有同样变成了孤儿的林盈盈坚持鼓励陆修远。陆修远一边感动林盈盈对他的感情,一边觉得前途无望,然后,他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获得了“神医系统”,开始了落魄天才的逆袭之路。

哥哥不许舒宁看这本书,是因为男主陆修远是个典型的种马文男主,得到金手指之后,陆修远的名气比以前更炽,渐渐被各界大佬争相拉拢,遇到的美女等级也越来越高,且包含各种类型,什么高冷女王、热情玫瑰、清纯秘书、名医同事……

那时候网文还没有大和谐,书里详尽地描述了陆修远与各个美女的艳事。

在一众美女里,陆修远最爱的还是林盈盈,他与其他美女的艳遇都是被各种“理由”推动的,仿佛一开始他只是被迫睡了她们,不论睡过多少次,他心中最爱的依然是林盈盈,并且在他利用神医系统改善林盈盈的体质之前,因为林盈盈太弱,根本承受不住他男主角的超强x能力,陆修远竟一直都没有睡过林盈盈。

这本书为舒宁打开了古早男频文的大门,虽然后面随着书龄的增深、读书品味的改变,舒宁再也没看过这类种马文,但网文启蒙初期看过的那些小说,还是在舒宁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男人们争斗的剧情以及很多细节她肯定忘了,可男主的感情线、各个女主的性格人设,舒宁还是记得的。

舒宁就很记得林盈盈。

林盈盈最大的特点就是我见犹怜,天生体弱的她格外脆弱,也特别爱哭,每次被反派沈穆抓去当成人质威胁陆修远替沈家做事,林盈盈都要哭一场,弄得沈穆每次都要让人堵住她的嘴,非必须让她开口的时候绝不给林盈盈机会说话。

男主与反派永远是对立的,陆修远有多爱林盈盈,沈穆就有多厌恶林盈盈,厌恶到明明有无数机会对林盈盈做一些过分的事报复陆修远,沈穆都不屑做。按照小说里的形容,林盈盈也把沈穆看成狰狞恶鬼一样的存在。

舒宁记得的都是人设、大剧情,刚刚她才穿过来,才接受完林盈盈的记忆,就被陈啸破门而入,强行把她带走了。

舒宁没有挣扎哭叫,一是因为她不习惯开口发出声音,二是她知道无论沈穆抓走林盈盈多少次,林盈盈作为男主角陆修远放在心尖上的女人,都不会受到任何身体上的伤害,都会冰清玉洁地等待陆修远的宠幸。

可舒宁还是害怕。

怕即将面对的沈穆、陆修远等角色,尤其是沈穆,书里的沈穆只是与修罗的好友同名,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反派,前面开车的司机与陈啸都这么凶了,大反派沈穆会是什么样?

这个小说里存在的世界,又会是什么样?

豪车进入了别墅区,路上的车辆变少,路边的景色变好了。

舒宁心惊地看着飞逝而过的夜景,这一切的感觉都太真实了,与现实没什么差别。

没过多久,豪车开进了一处夸张到舒宁看电视都没看过的别墅园林,从豪车进门到停在中央别墅的门厅前,中间都用了几分钟。

陈啸快速下车,绕过来拉开舒宁这边的车门,冷声提醒道:“沈总喜欢安静、顺从,你乖乖配合,今晚会很顺利,否则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舒宁乖乖地点头,悬着心下了车。

陈啸带着她往里走。

别墅大厅里富丽堂皇,灯光明亮却不耀眼刺目,舒宁无所适从地跟在陈啸身后,走到电梯厅,进去,看着陈啸按了五楼。

小说里或许描写了这些,舒宁早忘了,看着电梯上面的数字快速变化,最后停了下来。

走出电梯,视野豁然开朗。

透明的玻璃屋顶能看到整片天空,一条璀璨的银河从中横亘而过。

星空太美,舒宁仰着头,看呆了。

胳膊突然被人推了一下,舒宁踉跄着往前,一抬头,终于看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挺拔身影。

他背对着她,黑色长裤、白衬衫的简单搭配,却因为置身浩瀚星空之下,因为他周身冷冽的气场,让人一眼就猜到此人绝不好惹。

光可鉴人的落地窗中,映照出了男人的五官,一双冰冷无情的黑眸对准了舒宁的方向。

像毒蛇。

舒宁心尖猛颤,一眼就明白书里的林盈盈为什么那么害怕沈穆了。

她回避地低下头。

落地窗前传来一道低低的嗤声,不知是在嘲讽她的胆量,还是嘲讽她整个人。

“开始吧。”

沈穆淡淡道,朝黑色的长沙发走去。

舒宁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就被陈啸提小鸡似的拉到沙发前,将她丢了上去。

沙发弹性很好,舒宁一点都没摔疼,才坐稳,旁边的位置突然深陷下去,下一刻,一条修长手臂从她后颈绕过,大手不容拒绝地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挟持到了臂弯。

舒宁被迫靠着他的肩膀,浑身僵硬地看着陈啸拿出手机,拨号,再将屏幕对准她。

屏幕上跳跃着一串数字,已经拥有林盈盈记忆的舒宁,认出那是陆修远的号码。 w4dlKV67P1xNW/AuuPQ4uqh9g5UIce0OiHjCi6Kt8QgBkfdSyPgns01aaQ19TsB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