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 席少的口味真独特

抵不住席老爷的盛情邀请,加上自己确实无处可去,简舒月便在席家暂时住了下来。

不过她住下来后几乎见不到席慕辰,他好像从家里消失了一般。

简舒月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席慕辰经常夜不归宿也就罢了,还天天见到她如同见到一包垃圾似的,不仅不理会自己的招呼,还总是一脸嫌弃的表情。

简舒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他了,有一天忍不住拦下他问:“席先生……”

话还没说完,对方直接转身走了。

这一幕被助理看在眼底,汇报到席老爷耳朵里,简舒月就被叫到了书房。

“月月,今晚慕辰他们一帮朋友好像有一场聚会,你跟着他一起去吧,正好培养培养感情。”

听到培养感情四个字简舒月就颇感尴尬,席老爷这是认定了她这个孙媳妇啊。

她笑笑:“可这是慕辰和他朋友的聚会,我去不太合适吧……”

“哪里不合适?慕辰他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两个一起去玩怎么不合适?而且加上慕辰现在伤势还未完全恢复,你过去也可以照应一下他。”

“我不会带她去的。”席慕辰停留在书房门外,他刚刚经过这里要去拿水喝,正好听到这些话,脸色立刻黑了下去。

“让她留在席家已经是底线了。”

“人是我留下来的,月月是我认定的孙媳妇,无论你答应与否,她都迟早是我席家的人!”

“那你可以考虑多生一个儿子,让她做你的儿媳妇。”

“席慕辰!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席慕辰直接操控轮椅走了。

简舒月好奇这爷孙两人说话怎么总是这么快就吵起来,跟仇人相见似的尴尬,搞得她每次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留在这里还是转身离开。

不过不知道最后席老爷用了什么办法,席慕辰居然妥协带着自己去参加了聚会。

一路上两人相顾无言。

到了聚会的目的地,席慕辰直接扔下简舒月,自己去跟朋友聊天去了。

简舒月想跟上去的,没想到后面突然来了几个人,一句冷嘲热讽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被我哥抓奸在床的那个女人吗?”

这一句话引得周边几个人转过头来看着简舒月,简舒月回头看去,愤怒的表情挂在了脸上,起身转过去面对着眼前的女人。

她语气生疏中带着些许气愤,道出最不愿意说出的名字:“于艾雪。”

她身后一男一女两个人相互搂着走进来,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样子刺痛着简舒月的心脏,她咬牙强忍愤怒和不甘,面对走过来的两人之时逼迫自己表现冷静。

“月月,你怎么也在这里?”在林风泽怀里的唐昕儿露出一个故作惊讶的表情,心里却在想,简舒月不会是仍存有一丝希望想求林风泽回头吧?

想到这里唐昕儿忍不住捂住嘴笑了,简舒月还真是有够天真的。

简舒月还没想到什么话来回答这个曾经的闺蜜,转眼就背叛自己的女人,一旁的于艾雪又开始话多。

“简舒月,你可是个扫把星,跟我哥刚结婚就把他害得摔断了腿,我哥还没恢复身体呢,就寂寞难耐跑出去跟别的男人睡到了一起,你是哪里来的脸还敢追到这里来?你还不死心吗?”

三人眼里全是不屑,把黑的说成白的本事那是张嘴就来。

简舒月想解释的,可周遭的人都被于艾雪的话所影响,纷纷朝着她投来了鄙夷不屑的眼神,她瞬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渣女,那些讥讽的声音像无形的刀剑刺穿她的身体,她体无完肤。

“怎么不说话了?原来你也知道不好意思的啊?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考虑一下我哥呢,贱人!”

于艾雪说着扬起手就要打简舒月,却被唐昕儿拦下。

“算了艾雪。” 唐昕儿心里巴不得那巴掌立刻甩到简舒月脸上,不过有更大一出戏要演,光是打难解她心头之恨。

“月月,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是真心喜欢风泽的,结婚之前你就一直跟我说你喜欢的只是钱和他对你好而已。”

众人都是林风泽的朋友,听到这段话一片哗然。

唐昕儿继续火上浇油:“风泽抓到你出轨的那天晚上你请我去喝酒,我当时还劝你既然结婚了就不要到处乱玩,可你偏偏不听我的话,还……还叫了个鸭子过来陪你去开房。”

“哇?这么贱的吗?”

一个啤酒罐子从人群中扔出,在天空划了个弧线,直接砸到了简舒月后脑勺上!

简舒月回头看去,扔瓶子那男人一脸讥讽,从人群中走出来伸出手想把简舒月搂进怀里,被她躲过。

男人提高了声音嘲笑道:“我可比鸭子活好多了!关键是还免费,小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去开房玩玩?”

“我不是……”简舒月躲着男人的手,气的小脸通红正要解释。

几个男人在人群中跟着起哄:“别急着拒绝啊,我们家张波技术确实不错......”

“张波,你别听他们扯,这种女的不干不净的,小心得病。”

“我不怕。”张波一把扯住简舒月的手腕,捏起她的下巴笑嘻嘻的道,“我主要是想尝尝公交车的味道到底如何。”

众人纷纷起哄,大叫张波是个勇士。

简舒月急得浑身发抖,眼中泛起水花,急着解释却没人听。

“围在一起说什么这么有趣。”

男人冷漠的视线穿透人群直逼简舒月身上,她为之一颤,抬眼看见席慕辰散发着众星捧月的光芒,站在他跟前的人都识趣地散开。

即使仍坐在轮椅上,但他的气势如同帝王临世!

而她只是一个台阶上的丑角。

他接近,轮椅未停,眼神毫不停留地扫过了那三个人,轮椅最终停留在简舒月跟前,视线也落到张波身上。

他伸出手,张波下意识地松开了简舒月。

她被他搭着手,随之听他说道:“我好像知道你话里那个愚蠢的女人是谁了。”

席慕辰抬眼看向张波,眉头微蹙,一脸不悦:“你不知道简舒月是我带来的人?”

张波脸都白了:“不,不知道。”

要是知道他敢这样玩吗!

他赶紧抬起手指着一旁的三个人,道:“是他们先开的口,我只是觉得有趣参与进来而已。”

“什么东西你都觉得有趣,跳楼你去不去。”

席慕辰这句话是肯定而不是疑问句,顿时吓得张波怀疑人生,腿一软直接跪下,狠狠磕了几个响头,抓住席慕辰的裤脚哇的一声就哭了:“我错了啊,席少,我给你磕头了,不要动我,求你了!”

说罢,又狠狠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看得到血了。

林风泽本就对一直处于自己之上的席慕辰心生不爽,特别是他还维护着简舒月,经不住开口:“席先生口味甚是独特,一个因出轨被离婚的女人也能得到席先生的青睐,真是令人感到有些震惊。” 7JLRKAGPIdCVJ42TUR2HGyFPG06BGCLdY5eLn7RDpRi0xEI3zsc97McVBExU7qo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