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被净身出户

林风泽和简舒月结婚的时候,简舒月的父亲投资了几个亿给林风泽,他才得以坐到如今的地位。

现在他刚刚坐稳林氏企业最大股东的位置,简舒月就想把这一切毁掉?林风泽直接丢给她一句不可能。

“我要的是我爸的钱,这跟净身出户没有冲突。”简舒月还试图说服他。

“你爸赠予我的就属于我个人财产,我凭什么给你?”

多说无益,林风泽将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扔在她的面前,威胁道:“要么签字滚,要么,我就把你那些照片散播出去,使你简家颜面尽毁!”

林风泽脸色铁青,不像在开玩笑,而他现在,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简舒月扬起一抹苦笑,拿起笔,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对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男人。

此刻,他对她,除了厌恶,还有不屑,他已经不爱她了,但简舒月还不知道他的心从来就不在自己身上。

缓缓写下自己的名字,这个无情的男人拿了协议后,扔下一句赶紧滚就走了。

佣人受林风泽的吩咐,盯梢她收拾行李,除了她自己入门时候带来的东西,其余一律不准带走。

父亲在自己婚后不久发生车祸已逝,简家遭受落井下石,顷刻间失去了所有,除去给林风泽的那些钱,她已经成为了一无所有的简家小姐。

联系了几个亲戚都被拒绝,简舒月只能就近找了处酒店落脚,谁知在离开的时候,居然得知一个令她震惊的真相!

在去等车的时候经过林家后花园,她听见婆婆王美霞和闺蜜唐昕儿的对话,也因此得知自己是被陷害了。

原来唐昕儿早就和林风泽私会已久,那天晚上自己跟唐昕儿去喝酒完全是唐昕儿跟林家人的阴谋,唐昕儿为了上位不择手段陷害自己,而所处的那所酒店,正是林家名下的产业之一!

得知真相的她心如刀割,可她却没有任何能够与这对狗男女抗衡的势力了。

简舒月坐上车飞快地逃离这里,看着越来越远的林家,她暗暗下定决心,总有一天,她要让这对狗男贱女不得好死!

……

一辆全新的法拉利跑车在市区街道飞驰,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五官立体,线条坚毅,如同上帝亲自操手认真雕刻,可现在这张脸满是怒气。

他把油门狠狠踩下,发动机发出极大的轰鸣声,强烈的风把他的头发吹的四处飞扬,飞车的快感胜过一切,他的愤怒得以减轻一些,恢复了以往冷峻的面容。

若不是整片街道空空荡荡,以这辆车的车速,恐怕会发生一场异常惨烈的车祸!

正享受着风吹的声音,突然间一辆出租车从街道分岔路口快速驶出!

他面色微变,双方司机都快速做出反应转动方向盘。

可是一切已然来不及阻止。

两辆车相撞,发出巨大的碰撞声,相互漂移而过,在路上划出两道长长的白色弧线!

出租车司机本来是上坡路段避免不了加速,但车速过慢反倒是逃过一劫,车头损坏冒烟,司机赶紧叫乘客往外跑。

不过法拉利就没这么幸运了,车子直接撞上道路中间隔开两边的水泥栏板,车头直接陷了进去。

车上的男人直接趴在方向盘上,失去了所有意识……

此前,席家。

“席慕辰,再不找个孙媳妇回来,你就别想着继承家业了!”席老爷子再度发飙,自从儿子因病去世后,他这个孙子就成了自己的心头之痛。

二十几岁的年龄还如同叛逆少年,除了上班就是到处泡夜店,正正经经的女朋友不谈,眼看着一手打造的席家产业就要从直属亲人的手中脱离,席老爷子心里那叫一个着急。

席慕辰直接不理会他,抿着嘴一脸的不耐烦。

感觉到被糊弄的席老爷子怒从心来,大声质问:“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把我妈从席家赶出去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

三年前席永康去世之后,席老爷子转眼就把一直没过门的儿媳妇赶出家门。

这件事一直是爷孙两人无法跨越的长沟。

席老爷子听罢怒气消了大半,只剩叹息和摇头,席慕辰则是气冲冲地摔门而去,接着就有了开头飙车那一幕。

脑袋胀得生疼,他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了知觉,身体的痛使他眉头紧蹙,颇敢不适。

车祸那一瞬间的记忆如带刺的链锁狠狠绑住他的意识,他努努力,还是睁不开眼睛。

见病床上男人的手动了动,简舒月赶紧叫来了医生。

席慕辰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告诉他,他获救了,模糊的视线里出现几个穿着白衣的医生,正着急地给他做检查。

片刻之后,席慕辰的视线总算开始清晰起来。

“你男朋友他有些轻微脑震荡,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了,你去缴费吧。”

“好。”

男朋友?

他吗?

正疑惑着,一张女人的脸凑到了跟前,一双大大的眼睛印入眼帘,他一时之间有些失神。

那双眼睛深邃而迷人,像是雨滴滴落在湖面泛起轻微波纹,一圈圈的散开令人看了只觉得舒缓。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她的声线轻轻柔柔的,令人听了很舒服。

本想开口问问他在哪,但他喉咙干枯的很,无法发出声音。

眼睛转动看向一旁的水壶,女人很快反应过来,给他喂了些水,终于他舒服不少。

“我在哪?”

“你在圣安医院,你出车祸了。”

席慕辰皱眉,“你又是谁?”

“我……”简舒月有些犹豫,要怎么跟他介绍自己的身份?被他的快车差点撞死的人?

在他昏迷的时候警察来过了一次调查事故原因,出租车司机怕赔钱早就跑路了,医院的医生知道她还反过来揽下这个麻烦,都说她傻。

可没办法啊,人命危在旦夕,她总不能视而不见拔腿就跑吧?

“你记得家里人的联系电话吗?”简舒月试探地问,医生说轻微脑震荡可能会引起短暂失忆的情况,可是她没钱缴费,只能尴尬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片刻。

简舒月找来了他的手机,拨通第一个号码。

接电话的是个老人,听上去声音挺严肃的,还带着些焦急。

“臭小子,你现在在哪?” OF0Od3SDgtK8BkneeEn9JeRsfFDivnRsf5T6oCJUBBh0gL+BoDv+uIiTL9KvIIK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