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皇家车舆!

众人循声回头,就见到一个老头走了过来。

老头穿着身健身服,背后背了把打太极用的观赏剑,手里还玩着两颗铁球,完全是一副公园老大爷的打扮。

他走到马车边,饶有兴致的看了下,嘴里发出啧啧感叹:“这车有点意思。”

周建华顿时不耐烦了:“你看,你看得懂吗?去去去,跳你的广场舞去。”

谭警官本来也有些恼火,这不是添乱嘛。

然而等他看清来人后,脸上顿时一惊:“您是.……秦老?”

“昂,你认识我?”

老头脸色拽拽的,瞥了眼谭警官,语气不咸不淡的反问。

谭警官干笑一声:“认识,当然认识……之前局里组织参观博物馆,我有幸听过您在台上发言。”

“那你觉得我有资格鉴定吗?”

秦老瞥了眼周建华,问道。

谭警官哭笑不得:“您这不是说笑吗,如果您都没资格,整个海市谁还有这资格?”

他说着,对顾晓宁和周建华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海市大名鼎鼎的国立博物馆馆长,同时也是华夏古董鉴定中心的副主任,秦恒书秦老。有他鉴定,保险公司百分百承认。”

周建华一听对方来头颇大,顿时闭了嘴。

顾晓宁朝秦老拱拱手:“秦老是吧,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

秦老伸手摸了下马车,目光转到旁边的纯种汗血宝马身上,明显愣了下:“你这马……莫非是纯种的阿哈尔捷金马?”

顾晓宁道:“我这是正儿八经的汗血宝马。”

秦老翻了个白眼:“汗血宝马就是阿哈尔捷金马的古称。”

顾晓宁尴尬的挠了下头。

“让你看车你看什么马呢。”

周建华没好气打断他道:“你不会是看不出懂吧。”

“你懂个屁。”

秦老一副鄙夷神色:“知道纯种的阿哈尔捷金马多少钱吗?那是至少一百万以上的顶级赛马!”

“你说什么?这匹马要一百万?”

周建华傻了。

其他人亦是脸色震惊。

想想就知道了,拉车的马都价值百万,坐人的车舆又岂会便宜了?

不会真值几百万吧?

想到这,周建华脸都绿了。

“我说的是纯种的阿哈尔捷金马的价格。”

秦老淡淡道:“至于这一匹.……”

周建华连忙问道:“十万?”

“呵,十万可以买个蹄子。”

秦老用一种知识分子嘲讽暴发户的语气道:“纯血的阿哈尔捷金马一般体高1.5米,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这既是进化的完美结果,也属于自然环境的制约。”

“但这匹马不同。”

秦老儿子喜欢赛马运动,没少拉着他科普,此刻他也当了回老师:“据《汉书》记载,古汗血宝马有:沾赤汗兮沫流赭的特征,此马躯体呈管状,胸部窄、背部长、肋骨架浅,肩膀位置明显有血色汗水。”

他拍了拍马背,淡淡道:“这是一匹顶级的温血马,难能可贵的是,它还保留了汗血宝马的完美基因,若是带到国际赛马协会,那群人至少愿意拿出数百万,来换一次交配权。”

数百万只换一次交配权?

周建华脸色发黑:“老子又没撞到他的马,再贵也跟我没关系。”

“放心,马上就说到车舆了。”

秦老脸上居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只不过,我估计你赔不起。”

周建华心头一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秦老淡淡道:“《宋书·礼志》记载:天子所御驾六,画龙虎朱雀,着金缕玉雕,铜为架,铁为栏,盖帏明黄绘龙,金黄垂幨。”

“这架马车带有明显的宋代风格,虽说只有一匹马拉车,但车舆规制,皆属皇室才能享有,并且还得不是一般的皇室……简单来说,要么属于皇子,要么属于皇帝。”

“咕咚。”

谭警官听到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秦老,您的意思是,这马车是.……国宝?”

“皇家御用,当世仅有,是国宝中的国宝。”

秦老微微点头,一字一顿道。

噗通。

周建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家里有钱不假,但也不是什么顶级富豪,全家资产堪堪几千万,哪里赔得起国宝?

顾晓宁本就有所预料,倒是不太吃惊,不过还是问了句:“那照秦老您看来,这马车价值多少钱?”

秦老对顾晓宁的态度很好,开玩笑,能架着国宝上街的人,那能是普通人?

他笑眯眯道:“小友这是在考校我吗?哈哈,我也没办法给你准确答案,因为到目前为止,宋朝的皇家车舆唯此一辆。”

“不过综合国外古代皇室马车的估价来看,这辆车,至少数千万吧。”

好家伙!

顾晓宁瞪直了眼睛。

他本以为收获就是车厢里的金子,没想到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几千万的马车啊.……就算是国宝无法买卖,大不了捐献给国家也行啊!

到时候,他就是在海市横着走,白道上也没人敢招惹!

发达了! 3vF/P1lu7u0VkwOqvl2yjeCYYJgjSUmYOucYTQ0kPd/88j5OzxwGCRjBhXLvPeH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