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 这科学吗?这不科学!

萧青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东西,若被发现是私藏的,可能真的不好解释!

毕竟这玉玺,实在是太过牛掰了!

毫不夸张地说,价值连城四个字对它都是一种亵渎和侮辱!

“怎么了?青青,难道这玩意,你不太满意?见不得人?见不得人的话我给你扔掉吧,反正这玩意也没啥价值,我没想到你爹居然会将这玩意留给你!”

萧然的话实在是让众多观众忍不住了。

“我靠!我愿意称老爷子为凡尔赛第一名!有谁不服!”

“这就是皇亲国戚么?这么豪横,玉玺都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差距么?我枯了!我不想看了!”

“别着急,这才第一件传家宝,各位,把我的救心丸准备一下,我怕我走老爷子前头!”

“前面的,嘴下积德吧?这种事情不是你们用来调侃的……”

“……”

萧青青双拳紧握,额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太爷爷,这玩意搞不好,要进去啊!”

“进哪?”

“喝茶啊!”

“茶楼?哈哈哈,你怎么知道太爷爷就好这口啊,改天带我去个茶楼瞧瞧去!”

萧青青一脸的无奈,只能默默的点着头。

“想当年啊,那穷酸皇帝把这玉玺硬要塞给我,说是给我的见面礼,我也十分无奈啊,再怎么说也算是个传承,我不能不要,本来想扔的,没想到你爷爷给保存起来了。”

“……”

萧青青无语了,她特别想告诉自己的太爷爷,这玉玺,有多值钱。

“爷爷,你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发现一个宝藏主播,果断关注了……”

“太爷爷,能再给我露一手吗?刚刚看的不过瘾啊!”

“哈哈哈,笑死了,你们这群人,不刷礼物,就想白嫖?”

“上面的,我看你也是个小号啊……”

“……”

萧然此时已经拿出了一件新宝贝来。

众人的目光全都盯着萧然的双手,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物件,在萧然的心中,竟然能排到玉玺前面!

萧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掀开了宝贝上面的绸缎。

众人瞬间傻眼了。

因为这是一只鞋。

一只不知放了多少年头的布鞋!

但萧然的眼眶,却是有些湿润了。

萧青青也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可是有上千万人在围观着这一幕,没想到,自己的太爷爷,居然对着一只布鞋流泪了!

而且她最为不解的是,自己的爷爷临走前,说什么也要自己将这只布鞋给保存好。

“难道……这只布鞋,是皇帝穿过的?”

“前面的想多了,皇帝的玉玺老爷爷都不当回事,你觉得皇帝的原味布鞋爷爷能看上?”

“就是,也真的没见识了!这布鞋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没有什么价值啊……”

“搞不懂了……爷爷解释一下吧!”

“该不会……”

“……”

弹幕上的众人猜测纷纷,但萧青青知道,这只布鞋,承载着萧然和自己爷爷萧峰的亲情。

因为当年萧然离去的时候,除了那些玉玺之类的身外物,只留下了一只布鞋。

所以萧然的儿子将这布鞋看的比命都金贵……

“这布鞋,可比这玩意有价值!”

萧然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那玉玺给扔了!

“哐当——”

“卧槽!卧槽!玉玺就这么给扔了!”

“我人傻了!太爷爷,您不想要给我啊!实在不行,我用我脚上的这只布鞋跟您换!”

“上面的弹幕,我可去你的吧!”

“哈哈哈哈笑死了,原味的布鞋!”

“这玉玺,看着我的心疼……”

“太爷爷果然非同凡响,和我们的思路,不太一样……”

“……”

萧青青连忙关掉了弹幕,这些人实在是太烦了。

萧然摩挲了一阵,便郑重的将布鞋放进了保险柜内。

“好好保存……”

萧然话音刚落,房间内就亮起了微弱的红灯!

“不好!太爷爷,有人来了!”

“青青啊,只要太爷在,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不必惊慌。”

萧青青满脸尴尬,没想到自己这位太爷爷到了现在还不忘吹一番。

也许自己祖上确实阔绰过,可在当今这个法制时代,这玩意要是被发现了,可是真的要进去喝茶的!

迅速将房间恢复了原状,便带着萧然来到了客厅。

透过落地窗望去,是两个警察杵在大门口。

“是昨天的警察。”

萧青青解释了一下,便赶紧开门。

“老爷子,我们又见面了。”

“好好好,登临敝舍,有何贵干?”

那两个警察一脸痴呆,没想到萧然会这么说话,而萧青青的直播也还在开着。

“卧槽!警察上门了!”

“不会这么快吧?消息居然这么灵通?”

“难道要被请去喝茶了?”

“前面的,省省吧,怎么可能,说不定老爷子能跟条子打起来!”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

“……”

“老爷子,不用了,我们今天来,就是给您一个新的身份证的。”

“身份证?”

萧青青连忙在萧然耳边解释道:“就是太爷爷您的身份证明,现在您的身份就被国家和其他人接受了。”

“原来如此,那麻烦了!我想说的是,你们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也有一些皇帝老儿当年的诏书和一些书信,这些应该可以证明身份吧?”

“老爷子,我们是新时代了,不兴那一套了!皇帝的东西,那可都是文物啊!”

“哈哈哈!原来如此,那改天让你们开开眼算了!”

“老爷子,您的身份准确无误,的确是萧青青的曾祖,您的身份证可得收好咯!”

“那不打扰了,没想到啊,老爷子居然真的是一百多岁的高龄了,祝您长命百岁!”

直播间可是十分的热闹,他们看到警察都承认了萧然的身份,更是惊奇。

“哈哈哈,长命百岁,这个大哥笑死我了!”

“啊嘞!老爷爷不是一百多岁了吗?”

“长命百岁!好一个长命百岁!”

“……”

萧然淡淡的负手而立,那两个警察随后微微欠身,说了句再见便连忙离去。

“慢走,不送!”

萧然整个人的气场很大,而萧青青也松了口气,连忙倒了杯水。

“太爷爷,您喝口水吧。”

“扔过来。”

“什么?”

萧青青一愣,自己的太爷爷叫自己……扔过去?

“扔过来!”

萧然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

萧青青盛了半杯水,随后朝着萧然轻轻一扔。

萧然缓缓伸手,嗖一下将水杯稳稳当当接住,随后一饮而尽。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

“牛顿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求求了,我跪下磕头了!收我为徒吧!”

“兄弟们!这科学吗!不科学!”

李云飞缓缓扭过头来,看着自家老爷子竟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屏幕,不由得有些紧张。

自己虽然在东州衙内圈子里算得上是说一不二的主,可在老爷子面前,也只敢老老实实挨着训斥啊。

李正国也是缓缓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猛地看着李云飞开口问道。

“先前拿着玉玺的那两人是谁”

“查!快给我查一查!” YnCXEwF7v0g68+GWqitFXelj5Kxmjxn0WDYP3RtocMIF178V39TwRLawE4zRqZj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