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重塑身体

这一刻,整个大厅的人,看蓝若依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敬畏和尊敬。

摔倒在地的寒少龙,直接愣在地上,甚至忘了站起来,蓝若依是青羽宗的弟子,但是之前,他还试图逼迫蓝若依二次下嫁寒家。

这一刻,他全身的冷汗,都在禁不住的往外流。

逼迫青羽宗的弟子,整个南洲,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胆子?

如要是蓝若依和他计较,不仅仅是他,整个寒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愣在地上,冷汗直流的寒少龙,看着不远处的寒明,面漏乞求之色,他心里清楚,在这里的所有人中,也只有寒明能帮衬他一二了。

寒明何许人也?他岂能不知道寒少龙的意思,只是这一刻,寒明立于原地,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下一刻,寒明才缓缓开口,道:“家族的各位长老,我寒明乃是家族的罪人,在此辞去家主之位,从此进入思过崖,终生不出。”

“寒明,你.”大长老厉声一喝,寒明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大长老,我意已决,没什么可说的。”寒明摆了摆手,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走出了大厅。

大长老眼神复杂的看着那一道离去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现今这种情况下,寒明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是对整个寒家彻底寒心了。

在不知道蓝若依的态度之下,在寒少龙满脸乞求之色的目光中,寒明说出这样的话,仿佛是很直接的在说:“自今以后,我寒明与寒家,再无瓜葛。”

是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缺少寒明的寒家,地位会衰落;意味着缺少寒明的寒家,蓝若依的决定将会再也没有顾忌。

“寒明,你要至寒家于生死而不顾吗?”二长老怒了,咆哮道。

然而,寒明的身体只是顿了顿,便直接离去了,没有留下任何言语。

蓝若依看着寒明那孤独而落寞的背影,心里竟然有些五味陈杂,那道背影之中,仿佛蕴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蓝家世代炼丹、从商,不会和任何家族计较什么,现在是,以后也是。”蓝河笑眯眯的说道。

他这一句话,显然是在给苍云城的各大家主传递一个善意的信号。

“父亲,我们走吧!”蓝若依虽然很生气,但并不想着要追究寒家的责任。

寒明这个苍云城的第一高手,选择在寒家的思过崖终生不出,寒家自然就缺少了一些威慑力,必然会被一些有心人盯上,接下来寒家的死活,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

就在蓝家的众人离开后,寒少龙重重一拳打在了地上,直接将地面上的砖石都震裂了。

本以为这场谋划会是一个一得其三的结果,他能逼死寒尘,逼得寒明让出家主之位,逼得蓝若依嫁予他。

没想到蓝若依没弄到手,反倒是间接的动摇了整个寒家在苍云城的地位。

苍云城边,一个破烂的小屋内。

寒尘静静的依靠在小屋的一角,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仿佛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

界海的那一世,他是个孤儿,直到死去那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他的父母,连最基本的信物都没留给他,待他千辛万苦根据因果推演到父母踪迹的时候,仅看到了两堆黄土垒。

这一世,命运仿佛再次跟他开了个玩笑,养育了自己十六年的父亲,是假的。

界海一梦千年,修为通天彻地可我是谁?

这一世.我又该是谁?

寒尘迷茫了,他被寒家逐出,永远不得踏入寒家半步,但是他心里明白,以寒少龙的性格,岂能让他活在这个世上?

寒少龙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表面上和煦,其实内心很阴暗,为了达到目的,根本不择手段。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天过去了,寒尘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直到第三天正午,他那散乱的目光,终于是变得坚定起来。

忽然间,他笑了起来,笑得很狰狞而恐怖。

在那恐怖的笑声之中,他缓缓伸出了手指,在眉心一点,只见一颗绽放着玉光的珠子,无故的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上。

哗!

伴随着寒尘心念一动,那珠子陡然爆发出一道天蓝色的光晕,将寒尘笼罩在内。

界海珠,寒尘不知道其蕴含的秘密,但是寒尘清楚,界海珠的功能之一,便是能帮他重塑身体。

天蓝色的光芒下,寒尘的衣服在溶解,接着,便是皮肤、血液、还有他身体内已经破碎不堪的奇经八脉、骨骼.

可以清晰的看到,寒尘那扭曲的五官,显然他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但愣是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哀嚎声。

“剥皮之苦,去骨之痛、血肉消融、骨骼融化!”

在界海那一世,寒尘明知自己身体的不足,也没敢去尝试用界海珠重塑身体,因为他明白那种痛苦,即便是修为已经通天彻地,他也不敢保证能忍耐下去。

但是这一世,寒尘没得选择,这一关过不去,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

这种痛苦,不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持续的。

他的皮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被磨灭,寒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各处的血肉在慢慢被天蓝色的光晕腐蚀,而最先暴露出来的四肢骨头,也在天蓝色的光晕下被慢慢磨灭成细沙。

诡异的是,整个过程,寒尘的嘴角都挂着一丝莫名的弧度,他仿佛在笑,他仿佛是感受不到被碎尸万段的痛苦。

“没有一个父母,愿意抛弃自己的孩子,界海那一世是这样,这一世必然也是这样。”

“界海那一世,我找到了他们,却去晚了;这一世,我绝不会再次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一世,我是幸运的,至少我有待我胜过亲生的养父,我不该让他替我劳心!”

剧烈的疼痛,令得寒尘的神智渐渐模糊,但是两世为人所留下的遗憾,却成了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在以前世都没有的毅力,以毫无修为的身躯,在苦苦支撑。

要是拥有界海珠一角碎片的冥圣在这里,定然会震撼到呆滞,因为寒尘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即便是他,也无法想象;而且他也不敢这样行事。

整整一天,苍云城遍那个不知多少年无人光顾的破败小屋内,都被天蓝色的光晕笼罩。

次日,残阳落山的那一刻,小屋四周的天地灵力陡然的爆发开来,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强大力量的牵引,周边的天地灵力,疯狂的朝着小屋呼啸而去。

小屋内,浓郁的天地灵力几乎是凝聚成了浓雾,白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而在小屋的一角,一副人形的骨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成型,正散发着晶莹的玉光,仿佛完全是由宝玉打磨、雕琢而成。

骸骨的头颅中,一团金色的火焰在缓缓跳动,就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浓郁到极致的天地灵力扑灭。

显然,那是寒尘的神魂,此刻已经暗淡到了极致,好在是界海珠悬浮在神魂之火的上方,洒落的天蓝色光晕,将那团神魂之火严严实实的保护了起来。

咚!咚!咚!

强劲而有力的心跳声,自己小屋的一角发出,几乎是将骨骼四周的天地灵力都要震散了。

轰隆隆!

接着,如滔似浪,又似乎是海啸爆发的声音爆发开来。

细细看去,那如玉的骨骼四周,居然突兀的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管,而后是血肉!

生人肉、活白骨!

这要放在苍云城无数修士的眼里,那只能是传说,根本不现实,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gkJeniDre+MIGCsRsJEvRRTz56XI84UyQpVFSYC9y9ygSLYxCbPAyfQrbQJP2PS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