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被逐

“父亲!”

寒尘走到朝着寒明走去,走得很慢,步履沉重,似乎每迈出去一步,都是将自身的力气全耗光了。

看着寒明那一瞬间似乎衰老了几十年的脸,寒尘的心中满是酸涩,但他却是极力保持着平静,问道:“父亲.这.这是真的吗?”

寒明无奈,苦涩一笑,道:“尘儿,你是不是我亲生的又如何?十几年来,我待你胜过亲生。”

如果之前寒明的沉默是默认,那么句话,谁都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寒明直接承认了寒尘的身世!

这句话,让大厅一下子炸开了锅,这个消息,无疑是苍云城最具爆炸性的消息,寒家主唯一的儿子不但是一个废物,还是一个野种?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大长老的声音近乎咆哮,接着道:“寒明啊寒明,你糊涂啊!”

“可笑,我寒家养育了十几年的的后辈,居然不是寒家的血脉,而是不知来头的野种;为了一个野种,你至今不娶,大哥,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寒坤的声音很大,但是有心人都能听出他口中的幸灾乐祸。

“寒明,你隐瞒族人十几年,带了一个野种回寒家,隐瞒家族十几年,你可知罪?”二长老气的身体发颤,指着寒明厉喝。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让在场的诸位看笑话了。”寒家大长老努力平静了下来,接看着寒尘,道:“寒尘,你也看到了,你的体内流淌的,并非我寒家的血液。虽然寒家养育了你十六年但念在你也不知真情,我诺大个寒家也不会向你索取什么。你走吧从今完后,寒家与你,将再无任何瓜葛;自今以后,禁止你踏入寒家半步。”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聚在寒尘的身上,皆是在心中默默感叹。

三年前,寒尘的崛起,不知给寒家带来多少好处;但是现在,寒家众人却是抓住血脉一事,直接将寒尘赶出寒家,可谓是不讲一丝情面。

以寒尘如今的实力,如若是脱离了寒家,今后有如何能活下去呢?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寒尘身中无解蛊毒,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撑,又该如何续命呢?寒家大长老说得是好听,但是将寒尘赶出寒家,这与亲手杀死寒尘,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寒尘闻言,则是很平静,他并未搭理大长老,他站在寒明跟前,目光有些颤动,问道:“父亲,如若我不是你亲生,那孩儿的亲生父母,又该是谁?”

寒明垂下了脑袋,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独自一人在山林哭泣的婴儿。”

从寒明那复杂的目光中,寒尘知道,寒明在说谎,寒明定然是知道什么的,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无法说出口罢了。

噗通!

寒尘双膝重重跪地,真挚的对着寒明说道:“养着为大,养育之恩,尘儿无以为报,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在心里,只要父亲不介意,有没有血脉关系那又能如何?你永远都是我的父亲,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

话语简洁,却是真情流漏,说得在场的人心肺皆颤,寒明更是热泪盈眶,“好!好!好!”

砰!砰!砰!

寒尘又是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在寒明的搀扶下起身,道:“父亲,我走后,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保重。”

所有人都能见到,寒尘的额头上多了一块淤青,但是他脸上却始终是挂着一抹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他转身朝着门外,大步的走去,头也没回。

没有人能知道,此刻寒尘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多么大的愤怒和杀意,特别是对于寒家寒坤一脉。

他不想走,但是为了父亲,他不得不走,只要他走了,寒家最多是惩戒一下寒明,如若是他不走,那他与父亲寒明的性命,或许都会丢在这里。

这一刻,他对力量的渴望,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候,他暗自发誓,以后绝不允许这般的情况出现,被人驱逐,连反抗的手段都没有,就连自己的亲人,都无法去保护。

见得寒尘几乎是远去,寒坤笑了,笑得很狰狞,因为自今以后,他必然是寒家的家主,而他的儿子寒少龙,将是下一任的寒家家主。

“你我没有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名,保护我父亲,求你了”

在经过蓝若依身边的时候,寒尘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见的三年前那个如日中天的少年,眸中流漏着哀求说出这句话,令得蓝若依心中一颤,她几乎是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就不由自主的微微点了点头。

不远处寒少龙一直盯着寒尘的背影,直到寒尘与蓝若依擦身而过,似是想起什么,突然说道:“慢着!”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朝着寒少龙看去,皆是不明所已。

只见寒少龙快速走向寒尘,正义言辞的说道:“在场的诸位都知道,今天是寒尘的大婚之日,他所迎娶的是苍云城的明珠——蓝若依。”

“蓝若依之所以履行与寒家的婚约,原因有三。其一自然是蓝家信守承诺;其二,十五年前,寒家上任家主对蓝家家主蓝河有着救命之恩,蓝若依嫁入寒家,有着报恩之意;其三,方才是履行三年前的婚约。”

“但不管是哪一种原因,报恩也好、信守诺言也好、履行婚约也罢,蓝家所指对象,都应该是寒家的人,而不是一个外来的野种。”

寒少龙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醒悟过来.对啊,蓝家与寒家今日的婚姻,所对应的事情是三年前的往事,而如今寒尘已经不再是寒家的人,那当下之局,该如何是好?

寒尘的身体一顿,冷声说道:“寒少龙,我与蓝若依的婚约是个人之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我与若依的婚约乃是三年前就定下,如今我们已经拜堂成亲,有了夫妻之名,你休想使花招。”

他知道,寒少龙的目的除了家主之位,更多是蓝若依,他自然是不能让对方得逞。

寒少龙的为人,以前的寒尘不知道,现在的寒尘却是再清楚不过,如若是蓝若依落到他的手上,他有千万种办法假借各种由头令得若依臣服于他。

“亨!”寒少龙冷哼一声,道:“所有人都知道,苍云城的第一明珠嫁给了寒家,如今你已不是寒家之人,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说到这里,他转身躲着蓝家家主蓝河抱拳说道:“蓝家主,你的重情重义、一诺千金,在苍云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是此事不妥善处理,那日后蓝家说出去的话,恐怕要被人打个半折不止啊。”

蓝河沉默不语,脸上变得有些难看,他如何看不出寒少龙的他用之心,但他一时之间竟然是难以反驳什么。

而那些看不惯苍云城第一千金嫁给一个废物的人,从一开始心里皆是积累着一股怨气,如今终于是找到了宣泄看,跟着喧闹起来。

“寒少爷说的没错。”

“一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种,又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废物,如何配得上苍云城的明珠?”

“寒尘野种,给我滚,滚出寒家,滚出苍云城!”

“.”

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嘲讽鄙夷声,不断自各个地方传来,每一个人都正义言辞,仿佛是正义天使降临人间,在审判寒尘一般。

寒少龙笑了,笑容和煦,让人如沐春风,他悠然自若的走到蓝若依跟前,温和的说道:“若依妹妹,你也看到了,那废物野种寒尘,根本配不上你。按照苍云城的规矩,要由寒尘当着众人宣布解除它与你的夫妻之名,但是如今,所有人都明白状况,宣布解除夫妻之名的人,他没有资格,唯独你可以。” TIlsIbSUI7ifPprVXtkGq33tNR/a+oMBsNbF5tuOsQA9PtI6nrs+V7iE0YVxmfr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