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变故

蓝若依,头戴金色凤冠,垂落而下的珠帘遮掩了她的容颜,让人无法看清。

她那黑色柔顺的长发垂于肩后,宛若是一挂瀑布一般。

华贵的大喜红袍束身,却并未挡住她那婀娜身姿,芊芊细腰间,束一条玲珑玉带,玉带垂落下的明珠细帘,闪耀着光泽。

蓝若依在丫鬟的搀扶下,向着寒家的花骄走去,每一步都是优雅曼妙,仿佛脚踏云端,这种再平常的的行走之态,却是令得寒尘赏心悦目。

见新娘上了花轿,寒尘也是翻身上马,带着迎亲队返回寒家,而蓝家的送亲队伍紧随其后。

半个时辰过去,一行人也是顺风顺水的抵达寒家,中途并无波澜。

寒家家主寒明早已立于门口,迎接着各路来客,当然,这其中为寒尘大婚而来的人,几乎是没有,大多数是在给寒家和蓝家面子。

寒家大门外,来看热闹的人也是数不胜数,人流涌动,热闹非凡。

这些人,几乎都是前来一睹苍云城第一明珠真容的。

马停骄立,喧哗的环境之中,花轿的一角被掀开,寒尘下马上前而去。

按照苍云城的习俗,新娘到了婆家门外,需由夫君抱着新娘进入大门。

可就当寒尘临近花轿,触碰到蓝若依身体的刹那,一股骇人的寒气,自蓝若依身上涌出,那股寒气虽是柔和,并不霸道,却几乎是将空气都冰冻了起来。

一刹那,令得寒尘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小玲,扶我下轿进屋!”天籁之音自花轿内传出,给人的感觉很特别,朦胧而又优美动听,像是自天上宫阙传来,让人不觉间生出好感,居然忽略了她此刻的失礼之处。

“厉害啊!”唐林诧异,三年不见,蓝若依的修为比之前不知是强横了多少,那天籁之音,更是让人们不知不觉间将嫁娶礼节忽略了过去,不仅保留了蓝家千金的名声,更是给寒家留住了面子。

下一刻,花轿中伸出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动着晶莹的光泽,丫鬟小玲沿着那只绝伦的玉手,搀扶着佳人下轿。

阳光下,金色凤冠闪耀,流霞绽放,煜煜生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伴随着凤冠垂落的玉辇摇摆晃动,绝世容颜、美目红唇、雕梁琼鼻若隐若现。

容颜未漏,却似是摘仙临尘,不染尘世气息,引得四方目光惊艳无比。

伴随着蓝若依的出现,这个区域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眼光皆是发直,面色委屈,呼吸压抑,心里哀嚎,恨天不公。

寒尘那废物何德何能.竟然娶得画中仙子为妻?

“日后为你走刀山、下火海都不在话下。我知道你心有芥蒂,但是今天,你要卖寒家一个脸面,拉这个.”

寒尘取出一道红缎,小声说话的同时,已经将红段的一头缠在了蓝若依的玉璧之上,根本就没给对方反应的时间。

如果寒尘此刻掀开帘子一看,必然能看到蓝若依绝世容颜上的那抹惊讶之色,而她的嘴角,也是在这一刻掀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见对方点个了点头,寒尘淡然一笑,牵缎在前,引着新娘直奔寒家大厅。

大厅内,寒家的诸位长辈以及贵宾皆已落座,皆是面带笑意,却是各怀心思的看着入厅的一队新人。

他们看到蓝若依的时候,眼里闪过些惊艳之色,但看到寒尘的时候,眼眸深处,却是流露着鄙夷之色。

三年前,提到寒尘二字,苍云城的人皆是一致的赞赏,年轻一辈更是崇拜无比。

但现在,再次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们会禁不住想到两个字——废物。

三年来,寒尘二字,几乎是成了“废物”二字的代名词,不少人在骂人的时候,都不会直接骂对方是废物,而是间接的说:“你就是第二个寒尘!”

神风大陆,实力为尊,对于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命贱不如狗,那怕是这个废物是当今苍云城寒家家主的儿子,也是如此。

而寒家的众人,更是将寒尘视作寒家的耻辱,要不是忌惮寒明,恐怕寒尘早已被赶出了寒家,自生自灭去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婚礼很快便完毕了,但是整个大厅内,却是寂静无比,令得整个场面尴尬无比。

“大哥,真是恭喜得紧呐!”寒明的弟弟,也是寒尘的二伯寒坤,起身打破了这种寂静的氛围。

“的确应该是恭喜家主啊,儿子取得苍云城的第一明珠,令得寒家蓬荜生辉、锦上再添花啊!”寒家的一位长老不咸不淡的开口。

任谁,都能听出言语中的阴阳怪气。

“恭喜恭喜!”

大厅中又响起几道声音,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嘲讽之意。

寒明却是并未动怒,这三年来,自己听闻的嘲讽还少吗?甚至是家族的长老团借此剥夺了他的大部分实权,他也并未多说什么。

他抱拳还礼,淡声道:“多谢诸位赏脸前来参加小儿的婚礼,在下为诸位备了好酒好菜,诸位可要多饮几杯。”

“呵呵.”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自大厅外传来,只见寒少龙带着一位少年缓步走来,道:“小儿?好一个小儿.你怎么能证明,寒尘就是你的儿子?”

大厅内的众人皆是愣了起来,寒少龙的话是什么意思?

“少龙侄儿,你这是何意?”寒明眉头一皱,喝问道。

就在这时,寒坤也是一脸正色的说道:“少龙,你大伯乃寒家家主,如今苍云城的诸多名流贵客都在,你休得胡言乱语。”

寒少龙抱拳微恭,“父亲,你还不知道孩儿的为人吗?岂能信口开河?”

他转头看向寒明,根本未把寒明看成是一家之主,和气的问道:“家主,你敢以武道之心起誓,寒尘真的是你亲生儿子吗?”

寒少龙的话让寒明九尺身躯一震,整个人完全呆滞在原地。

他的话,也让大厅内寂静了一瞬间,而后突然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

“少龙,怎么回事?”寒家大长老沉声问道,他知道,寒少龙居然敢当众这么说话,必有缘由。如若寒尘不是寒家的血脉,这事可就太严重了。

寒少龙回应道:“回大长老,昨夜我听闻寒尘弟弟毒发,昏迷不醒,前去探望,不曾想在门外意外听闻家主自语我听得明明白白。寒尘的确不是寒家的血脉。”

从寒明的反应来看,众人几乎是猜到了事实,但此刻寒少龙亲口说出,众人还是难以置信,堂堂的苍云城第一大家族寒家,连城主府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家主的儿子居然是外姓人?

“这”大长老面漏惊容,道:“少龙,此乃大事,你不可胡言乱语。”

寒少龙正色道:“我是不是在胡言乱语,你问问家主便知家主,你向来为人坦荡,光明磊落,该不会是依旧要隐瞒下去吧?”

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寒明,他整个人都僵在哪里,神情越来越暗淡,最终更是一片苦涩。

武道誓言,牵扯到莫名的因果,以他的实力,又怎么能承担得起呢?无论如何,他也是不敢的。

寒尘张了张口,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胸腔之中,一股沉重的压抑感迅速的蔓延全身。

“十六年前,你出门历练,来时带了一位八脉尽显的婴儿,你声称是你的孩子,道侣难产而死原来这一切都是谎言?你欺骗了寒家整整十几年啊!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大长老厉声喝问。

“大哥,你倒是说话啊!”寒坤也是一脸激动的问道。

寒明缓缓的抬起头,深深的喘息了一口。寒少龙逼他以武道之心起誓……这种牵扯甚大的誓言,任何一个修士,都不敢轻易许下的。

故而,他隐瞒了十五年的事,今日注定是无法再继续隐瞒下去了。

他本以为这件事会隐瞒一辈子,为此,他至今未娶。

他却是没想到,会在今天,在这个他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想到的场合,被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小子无情的揭开了。

寒明的样子,显然已经是默认了。否认,他完全可以毫无顾忌的以大道的名誉起誓,以此来堵住寒少龙的嘴。

寒家所以人皆是目瞪口呆,就连寒尘身旁的蓝若依,目光也是尽显惊诧,寒尘居然不是寒明的亲生儿子居然不是寒家的血脉? bFa5ixlYxf2ymScD6LEglyL5XlbM9Y34wCQn9URxLxFGJ96/C7l7gc4Zmg3rEZY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