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神龙帝主
醉漾溪舟

第一章 大梦方醒

古香古色的房间内,水晶石灯闪耀着光芒,将房间照的清亮。

房间中,一名身着紫色袍衣的中年人负手而立,他的神情略微紧张的看着不远处床榻上的少年。

少年名为寒尘,乃是他的儿子。

此刻,寒尘已经是陷入了昏迷,那稚嫩的脸上,却是韵绕着一股令人生厌的黑色血气。

在他的皮肤下,能看到一股股漆黑如墨的雾气在窜动。

隐约间,居然有着鬼哭狼嚎般刺耳之音传出,甚是瘆人。

伴随着那诡异的声音,寒尘似是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他的面容扭曲,额头上青筋暴起,不时还发出一声闷哼,汗水如同溪流一般顺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

紫袍中年男子的面色愈发的难看起来,寒尘的蛊毒又爆发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中年男子的身边,一个发须皆百的老者见状,取出一枚符箓,一道柔和的光芒,自老者手中的符箓上散发出来,照在寒尘的身体上。

在那柔和的光芒下,寒尘那躁动不安的身躯,终于是缓缓平静了下来,黑色的血气逐渐敛去,脸上也是多了一丝血气。

见状,老者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而后转过身,对着中年男子抱拳说道:“寒家主,这一年一险之境,少爷终于是熬过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中年男子面色一沉。

老者无奈摇了摇头,道:“只是少爷的气海被毁,无法修炼,明年的这个时候.恐怕.哎.”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中年男子自语。

虽是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但这个结果被彻底证实之后,他的心里却是极为不好受。

寒尘本为这苍云城千年不遇的奇才,自幼体内的奇经八脉便是彻底显化出来,更是在十二岁的年纪,开辟出了气海。

正当整个寒家为之庆贺之际,寒尘却是在一次历练之中遭人暗算,不但是气海被毁,体内更是被人种下了蛊毒,这种蛊毒每年都会爆发一次,每一次都差点要了寒尘的姓命。

“接下来的一年,少主理当无碍。倘若是家主能在这一年的时间内请到三阶符文师出手,少主这一劫,也算是彻底的度过了。”

说到这里,老者转身对着紫袍中年男子抱了抱拳,道:“老夫暂且告辞。”

紫袍中年男子摆了摆手,见老者带门而去,他微微偏头,无奈的看着床上昏迷那个少年,喃喃自语,“大哥.看来要负你所托了。”

符文师,是一个高贵的职业,即便是神风界,也是凤毛麟角,更不要说是这小小的苍云城了,要寻到一个三阶符文师,对于寒家来说,确是难如登天!

而寒尘的意识,也是在这一刻逐渐的苏醒。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那是一场梦?寒尘一下子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坐在一张松软大床之上,这里的一切依旧是那么熟悉。

“尘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中年男子见寒尘醒了过来,关切的问道。

面对男子那关切的目光,寒尘却是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心思完全处在游离状态下。

“你昏迷了三天方才醒来,还很虚弱,先好好休息,准备明日的大婚吧。”紫袍中年男子说道,随即便将门轻轻的带上,神色黯然的走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寒尘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那真的只是一场梦吗?为何如此真实?”寒尘喃喃自语。

在梦里,他因为没有熬过这次的劫难而离开了这个世界,神魂却是穿越到了“界海”中的一方世界。

在那里,他快速崛起,放眼界海,几乎是没有对手,成圣之后,更是突破了界海对修士的限制,进入到了界海四周的混沌空间之中,偶得界海珠。

界海,乃是由无数的大小世界组成的一片海域,里面的世界千千万万,数不胜数;界海中每翻起来的一朵浪花,就包含了无数的世界。

而传说中的界海珠,便是界海得以存在的根本所在,有了界海珠的存在,界海才不至于暴动,界海中的无数世界,才得以保存,里面的无数生灵,才有了生存之地。

可惜的是,即便是他在梦里的修为已经通天彻地,但依旧是弄不明白界海珠的秘密。

为此,他带上界海珠,找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冥圣!要与其共探界海珠之秘,寻得那突破的契机。

没想到最后关头,冥圣与界海诸圣联合,对着寒尘下了杀手,想要夺得界海珠。

在界海,他被追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无奈之下,选择了自爆,他想用自爆的方式,毁去界海珠,即便是死,也不想让界海珠落入到小人之手。

“界海珠”寒尘猛然一惊,似乎是抓到了什么。

就在他的声音刚落下,寒尘眉心的神魂海中突然涌动气缕缕雾气,那雾气似是漂浮在神魂海,给人的感觉且是沉重如山,令得寒尘的大脑一阵眩晕。

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在一个朦胧的世界。

这个朦胧的世界一片荒芜,非常空旷,看不到边际,四处都漂浮着朦胧薄雾。

“这是.混沌海吗?”寒尘诧异,在梦里,他进入过混沌海,和这里几乎是一模一样。

但是,感受着“界海珠”那若有若无的气息,寒尘瞬间明悟了,这不是混沌海,而是界海珠的内部。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界海珠明明是他在梦中所得,但是现在却是彻底的与他融为了一体,似是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难道界海珠一直存在于我的体内,那场离奇的梦并不是梦,而是因为界海珠的存在,给我带来的真实经历寒尘百思不得其解。

界海珠内部的寒尘,闭上了眼睛,顿时,周围的朦胧世界快速溃散,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感受着眉心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寒尘缓缓的笑了起来,虽然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明白界海珠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秘密。

他也不明白梦中的界海和他的好兄弟——冥圣,是不是真的存在。

但是,如若那场梦真如他所想,是因为界海珠的存在而造就的真实经历,那他在梦中的积累,足以让他改变目前的现状了。

这时,一抹异样的感觉从身体内传来,令得寒尘的眉头轻轻一皱。

这是噬灵蛊毒!

这一刻,寒尘更加的确信,那一场经历并不是梦。

因为他体内的蛊毒,在苍云城无人能叫出它的名字,也无人能解。

梦中的他何其强大,岂能不知道体内的蛊毒?稍微感之,便能识破。

噬灵蛊毒,是以绝魂草,外加阴冥花,配合所害之人的精血炼制而成,而且只有符文师才能炼制出来。

它无色无味,可一瞬间夺人生机,也可以潜伏在体内,慢慢折磨中蛊之人。

它可以不知不觉间,吞噬修士体内的灵气、气海、五脏六腑,甚至是骨骼,都要被吞噬。

这种蛊毒,对于强者来说没什么威胁,但是对于大武师境界以下的修士来说,却是无解的。

“暗算我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手段如此残忍!毁去我的气海还不够,还要我忍受蛊毒的折磨?”寒尘的面色一阴,但随即,他却是明悟了一切。

三年前,二伯的儿子寒少龙假借崇拜之名,向其讨要了一滴心头血,不久之后,他便是遭人暗算,且身中蛊毒。

在遭遇暗算之前的那次历练,也是寒少龙主动提起来的,声称是有强大的凶兽对付不了,需要他出手帮忙

“原来如此.”大梦方醒,寒尘仿若是两世为人,瞬间洞悉了一切,他之前从未想过,自己的表哥居然会如此算计他,而且算计得如此彻底,实在是过分。

“你以为你的谋划就得逞了么?”寒尘自语,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气,语气很平静。

这对于寒尘来说是个不眠之夜,他的思绪一直在恍惚与清晰之间反复,直至次日早上,他才接受了这一切。

是的,那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他因为没熬过这次蛊毒的爆发,在这个世界彻底死亡,被界海珠带到了界海,在界海中经历了一世。

在他选择在界海自爆而亡的时候,又莫名的在这一世复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不知是原本就存在于体内,还是他在界海才得到的界海珠!

苍云城,是神风界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城池,而寒家,在神风界的无数世家中,是丝毫不起眼的存在。

但正是这种丝毫不起眼的寒家,在这苍云成,却是名副其实的巨头,而寒家家主寒明,更是苍云城第一高手,实力深不可测。

今天的苍云城异常的热闹,其原因,自然是寒尘要迎娶蓝家的千金——蓝若依。

寒尘娶亲也就罢了,自三年前气海被毁、沦为废物的他,没人会关心;但是蓝家的千金要出嫁,这无疑是轰动整个苍云城的一件大事。

蓝家,丹药世家,其财力虽算不上恐怖,但却是富甲一方,乃苍云城的数一数二的富贵之家。

蓝家千金蓝若依,更是苍云城的第一美女,其修炼天赋,也是极为惊人,若非寒尘突然崛起,蓝若雨绝对是苍云城千年来的第一奇才。

但是今天的蓝家,居然是应了那份婚约,将全城最为璀璨的天骄子女蓝若依嫁给寒尘这种没有前途的废物。

要是在三年前,这桩婚事自然是没人能说什么,除了羡慕之外,或许只能感叹这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但现在.更多的人是不愤、是嫉妒,凭什么一个毫无前途的废物,能取得苍云城的天骄之女为妻?

“少爷,吉时已到,你该去蓝家迎亲了。”

一大清早,寒尘便是被寒家的一位仆人叫醒。

当寒尘开门而出的时候,整个寒家,已经忙碌了起来,红绸、红地毯、大红喜字.不管是哪一样,都充满了喜庆。

“尘儿,这大喜的日子,你怎么穿成这样啊。”寒尘的父亲,也就是寒家家主寒明匆匆而来,看似责备的言语之中,却是充满了关切之意。

“睡过头了,没来得及”寒尘嘿嘿一笑,一夜之间,他已经彻底整理好了思绪。

“不知尘儿今天是骑马迎亲,还是坐轿出行?我让人去准备。”寒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男儿成亲,理当骑马,何须用轿?”寒尘很随意的说道。

这话令得寒明一愣,似乎一夜之间,寒尘变了许多。

要是换做之前,被视作废物的寒尘,是绝没有勇气骑马去迎娶蓝家千金的,定然会选择躲在花轿内。 UmPbo+K7prJUhlrfmLG5Jm/JU7J4XQMVDkB3NOp0kvmb4VDruTqeviJltu0oKCa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