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死缠烂打

夜色下,一湖绿水悠悠,在木板桥上一圈五彩斑斓的发光灯的衬托下波光粼粼,更显得魅力非凡。湖水中的鸭子和黑天鹅优哉游哉地游弋在湖面上,兴奋地嘎嘎叫几嗓子吸引着人的注意,索要面包馒头。学生们买来馒头面包,最爱喂湖中的金鱼和黑天鹅。平常时日里,都能看见撑死的小金鱼翻着白肚皮。在建校之初,这片湖水没有人专门撒鱼苗进去,是有些酷爱小鱼的学生把小金鱼放进湖中,久而久之,形成了大规模的观赏鱼群,红的、金的、黑的、白的、花的,成群结队,大小不一地出现在有学生投食的地方。这湖造型也奇特,呈八卦状,一半是地,地的那面种着各种花草绿植,幽幽小径通向学校的各条主路;一半是水,水中央有一座小岛,是鸟雀、黑天鹅、鸭子的栖息地,水中有一条石碾子铺成的路通向小岛。这条路在湖水丰盈期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到了湖水干涸期,一眼就能看到头,让人很想前往一探究竟。湖中还种着荷花,一到春夏,景色盎然,引人沉醉,夜晚更是凉风阵阵,是消暑的好去处。一年四季,景色秀美,各有不同,颇有意境。这湖被不少校外的人所熟知,名曰:明湖。

董依媛、辛子琪、陆思涵三人吃完晚饭就来到明湖闲逛,走累了就坐在湖边的木凳上聊天。三个人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风轻轻吹起她们的衣角,虽然已到秋天,却不觉得冷,只觉得全身心放松自在。

辛子琪看着董依媛说:“你们确定就要找他?”陆思涵立即发表意见:“那可是真男神啊!颜值与身材、身高完美结合为一体,不找他还能找谁?不过看他那个样子,高冷,油盐不进,神佛难请,要搞定他太难了!”

董依媛点点头:“是啊,我原本就想找个高一点的就行了,没想到居然让我遇见了他。不过要请动他,确实是难!何况我感觉他对我有一股敌意,甚至是厌恶,他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浑身发抖!”

辛子琪笑了笑:“有敌意就对了,但你也不至于那么害怕他。”说完,辛子琪又卖起了关子:“你可知道他是谁?为什么对你有敌意?”董依媛睁大眼睛,难道她的第六感是对的,那个帅哥厌恶她,还真有原因:“为什么?难道你知道?”

辛子琪点点头,不否认:“我当然知道。他就是大三油画系的尚夕瑀,不仅颜值高,身材好,身高一米八九,还是峰岭集团的公子。他从小就众星捧月般存在着,男生女生追捧他的人不计其数,而他身为富二代中的佼佼者,也不是谁都能相比的。”辛子琪能知道这些,都是为了帮助董依媛而从陈修赫那里打听来的。“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那天喝醉酒吐了他一身!更严重的是他是典型的处女座,有严重的洁癖!这就是他真正厌恶你的原因了。”

董依媛听完差点晕过去了:“啊,什么?吐了他一身?处女座?完了,这下完了,更没戏了!”辛子琪见董依媛垂头丧气的样子,安慰着说:“你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害我白白为你打听了!”

董依媛哭丧着脸:“其实,我只是想顺顺利利地搞完毕业设计,只要能毕业就行了,没有那么大的志向和抱负。”陆思涵也劝说着:“你这种想法也是我们的想法。但眼下是你必须要拿下尚夕瑀!有一首诗怎么说来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尚夕瑀是你的希望,既然希望就在眼前,你可千万不要放弃!”

董依媛想了想说:“那现在怎么办?我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

“给他打电话,向他道歉,让他原谅你,然后你再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反正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争取到他!”陆思涵立刻建议着,然后看向辛子琪,“你应该有尚夕瑀的电话吧?”

“嗯,有呢。早就预备着了,就看依媛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董依媛深呼一口气,站起来说:“好,那我今天就豁出去了。电话号码给我,我来打!”

董依媛快速地拨打了尚夕瑀的电话,两个死党屏气凝神地听着电话。天知道她有多胆怯,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真的想咬舌自尽,结结巴巴道:“喂,你好,你是尚夕瑀吗?”

尚夕瑀此时正在他的单身公寓里看电影,公寓里的一个房间被他专门改造成家庭影院的模式。他看的是《泰坦尼克号》里杰克给女主画素描那一段,这个画面真是美极了,就读于油画系的他,虽然画过很多裸体,但从来没有画过一个年轻女子。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还是个陌生号码,让他非常不高兴。暂停了电影,坐起身子用冷漠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问道:“你是谁?”

董依媛连忙介绍自己:“我是今天下午让你当男模的女生。”尚夕瑀一听,冷哼道:“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董依媛立即道歉:“那个……之前的事我想起来了。都是我不好,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但是现在我很需要你的帮助。”尚夕瑀:“哼,原谅你?像你这种没有酒品没有酒德,又跟个乡下大妈一样啰唆的乡巴佬,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说完还不等董依媛破口大骂反驳,尚夕瑀已经挂掉了电话。尚夕瑀冷笑,想起来了,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她这拙劣的伎俩真是让他感到可笑。

尚夕瑀认为这是女生追求他的一种手段。这些年他见过太多的女生想尽各种方法引起他的注意,苦肉计、碰瓷、装清纯、色诱等不计其数。他对此嗤之以鼻,而董依媛这招简直让他感到恶心、厌恶。没想到她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居然想了这个让他做模特的招儿,真是可耻。

董依媛气得咬牙切齿:“天哪,我要疯了,天地间还有这种自私自大没教养,小心眼外加毒舌的男神经病。啊!我真是要被他气疯了,太可恶了!”辛子琪皱皱眉头:“这种情况也算正常,毕竟你理亏在先,现在又有求于人,他不落井下石才怪,别跟他一般见识。继续,继续,他越不想帮你,你越应该要烦他。”陆思涵拍拍她的肩膀:“淡定,淡定,继续打电话,打到他忍无可忍再说。”董依媛听了,瞬间心情大好:“好,这个主意不错,我呼死他!”董依媛继续打电话,刚打通她就挂断,一连打了十个。尚夕瑀关掉电影,正打算去浴室里泡澡然后睡觉,谁知电话一个接一个打得没完没了,刚接通就挂断,电话号码摆明了就是刚才那个无耻的女人。他直接将手机关机扔出去,顿时没有了泡澡的心情,匆匆洗漱了一下。

刚从浴室出来坐在沙发上,另一个手机又开始不停地响,他气急败坏地将手机关机,狠狠道:“该死的陈修赫!”这一定是陈修赫那个浑蛋的杰作,如果不是他,那个死女人怎么知道他的电话。尚夕瑀在气愤中睡着了,做梦都是第二天把陈修赫和董依媛这两个人大卸八块。

正在梦里畅快着呢,尚夕瑀就被闹钟吵醒。他坐起身子,狠狠地将闹钟扔向墙角。自从遇见了那个女人,他就没一件顺心的事。他顶着黑眼圈喝了杯水,立刻开机,给陈修赫打了一个电话。刚接通,他就气急败坏地说:“你马上出现在我面前!”陈修赫大嚷着:“老大,我现在正要去上课啊!一大早火气怎么这么旺!”尚夕瑀咆哮道:“给我立刻滚过来!”

陈修赫吐了吐舌头,挂掉电话,立刻向尚夕瑀的公寓奔过去。

陈修赫一进尚夕瑀的公寓,刚换上拖鞋就嬉皮笑脸地说:“大哥,您这是怎么了?”尚夕瑀立即将一个大抱枕砸向陈修赫,一脸杀气腾腾地看着他道:“你干了什么?说!”

陈修赫眼疾手快接住了大抱枕,赶紧说:“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啊!”说完连忙屁颠屁颠地将尚夕瑀请到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水。陈修赫坐在了尚夕瑀旁边的沙发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说吧!”尚夕瑀看着他淡淡地说。“说什么啊?夕瑀,你今天没课啊?”陈修赫装傻充愣打着哈哈。

尚夕瑀冷冷地看着他:“你说什么?”陈修赫:“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怕啊!”尚夕瑀不屑道:“你怕?你这个死家伙,从小到大干过多少不要脸的勾当。说,董依媛这怎么回事?”陈修赫讪讪:“也没什么啊,人家小姑娘就是想让你尚大少爷给她当模特,你答应了不就行了?”尚夕瑀冷哼一声:“哼,你说得倒是轻巧,给她当模特,我怕脏了我的身子!”陈修赫:“你可别这样说啊,要是被那女孩知道,估计要和你拼命。”尚夕瑀道:“她敢!”

陈修赫撇撇嘴:“那今天你也不会来找我了!”

尚夕瑀:“你给我老实交代,得了人家什么好处?”

陈修赫大言不惭道:“你可不要乱说,我们的关系可是纯洁得不能再纯洁了!”尚夕瑀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看上了那个叫辛子琪的丫头。”

陈修赫立即反驳:“哪有的事,是她追的我。明天周末,她还求着我带她去植物园拍几张艺术照呢。”尚夕瑀一听就知道他说的都是假话,也不拆穿他:“是吗?那你可要把持住啊!”陈修赫:“送上门的哪有不要之理。不说了,我去上阎罗王的课了。”

陈修赫急匆匆地向外跑去,尚夕瑀在他背后说道:“我答应了!” mO/XKiKShgQLPDPA0xF8VOea6OoC9oM00vMEYewmL8WLZtDCHcW+YlHYmLOSANhm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