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我这么稳重的人

胡同里的风掀起了花桐额间的秀发,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容渠和段十安看呆了。

段十安眼睛都亮了,“我擦,仙妹儿啊~”

骤然反应过来,方才那股为娃娃争执的激情劲儿顿时退却。

“啊?小姐姐,不用你来洗,等会儿我找干洗店没问题的。”

段十安也跟着说道,“小姐姐,这破娃娃有什么好的,你要是喜欢,我送你十个。”

花桐摇了摇头,“不,我只要这一个。”

容渠无奈,“那也行,我已经从段十安手里买过来了,送给你。”

段十安心中大喊,渣男!

花桐扬起嘴角,眸子亮晶晶的,“如此,便多谢了,这娃娃我就收下……”

“慢着——”

胡同外突然传来一声低沉性感的话语,花桐有种耳朵怀孕的感觉。

容渠看到来人,脸色大变,“小舅舅,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傅倾寒冷着脸,“回头再收拾你。”转头看向花桐,问道:“这娃娃谁的?这个娃娃我要了,两百万,买。”

容渠噗嗤的笑了

段十安也大笑,“两百万!容渠,你亏了一百九十万。”

“滚!”容渠大喊,“这娃娃哪里好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想要。”

傅倾寒拿着银行卡,缓缓走进花桐。

随着逐渐靠近,他心跳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加快。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这个女孩……怎么会让我有这么奇怪的表现?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冲进对方怀里蹭一蹭的冲动?一定是我被妖气感染了!

傅倾寒一想到这个可能,神色愈发严肃。

容渠拉住傅倾城寒,“小舅舅,你这样会把人家女孩子吓坏的。”

傅倾寒无语,熊孩子屁事多。

傅倾寒问花桐,“小姑娘,这娃娃我出钱买了。”

花桐将娃娃收到身后,“不给。”

傅倾寒眉头拧了拧,感觉这娃娃身上的妖气……

花桐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放心吧,我会把它‘洗’干净。”

这个洗字花桐格外加重了语气。

这个人,捉妖行动处并没有记录,不过许多高手大隐于市,说不定眼前这个小姑娘……

傅倾寒无奈,“好。”

容渠心中大喊,这是我的布娃娃啊!

容渠敢怒不敢言,花桐似乎有所感应,看着容渠若有所思,“这娃娃我会付你价钱,但是因为我拿到手它就已经脏了,所以我只给你一千。”

容渠直瞪眼。

容渠不敢相信,“十万块钱你直接给我降了百分之一?不仅强买还让我强卖啊!”

花桐理直气壮,“你有意见?”

容渠顿时来了气势,“呦呵,小爷我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傅倾寒无语,“十万块钱买这么一个东西,呵,回去就将这件事告诉你爷爷。”

容渠大惊,“小舅舅。”

傅倾寒眯着眼,“还逃课?”

容渠立马求饶,“小舅舅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花桐和段十安看着容渠翻脸比翻书还快,顿时无语。

容渠最终和段十安回去上课了。

傅倾寒看向花桐:“你叫什么名字?”

花桐冷冷回答,“花桐。”

“花家人?”

“嗯。”

“我要走了,有缘再会。”花桐转身离开。

“等下,你拿着那个娃娃……”

花桐顺着他的目光垂眸瞥了一眼娃娃。

花桐说道:“这里面是大妖的妖气,长期戴在身上会致人兴奋晕厥,你还是少接触为好。”

花桐只觉得,这人……实力太低了。

傅倾寒还是生平第一回被嫌弃太弱。

花桐问道:“我要去处理它,你可知哪里有干净的自然场所?”

傅倾寒回答,“晋南城城西有个湿地公园,那儿是个好地方。”

“带我去。”

傅倾寒表面微笑,心中却说,你可真不客气。

傅倾寒驱车将花桐载过去,花桐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坐在椅子上好奇不已,“怎么了?”

花桐停下动作,“没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坐骑,没有用灵力就能跑?

虽然慢了点,但也太神奇了,不知道灵石能不能换。

花桐询问,“你这坐骑……可卖?我拿灵石和你换。”

花桐摊开手心,里面赫然是一小把五彩斑斓的透明晶石,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傅倾寒呆了呆,心想,没想到我这么稳重的人有朝一日竟然也想说一声卧槽。

极品灵石,哪里来的小祖宗竟然这般挥霍。

傅倾寒咳了两声

“不够?我还有。”花桐皱了皱眉,“我只是对这坐骑很是好奇,并无其他意思。”

我只是好奇这个大家伙怎么自己走的,等到我到手一个,一定要拆开看看。

傅倾寒说,“花小姐,这上品灵石……”

在拍卖行一块能被炒出天价,你到底是从哪个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

只是这些心里话傅倾寒还没来得及说出,就被花桐打断了。

花桐疑惑,“不够吗?没关系,我还有好多。”

花桐从后腰拿出了一个灰色袋子,打开后照的整个车里晃眼。

傅倾寒看呆了。

实锤富婆了,不仅有灵石,连储物袋这种东西都有。

花桐继续问道,“够吗?”

傅倾寒眼神微妙。

傅倾寒好心提醒,“花小姐,你的这些东西莫要拿出去告诉别人,免得招来小人之灾。”

“不怕,他们不敢打我。”花桐笑了笑,“换吗?”

傅倾寒点了点头,“……好,你给我一个灵石,我将这车送你。”

“成交。”

傅倾寒捏着手心里的灵石,心头微妙,花桐很快恢复到高不可攀的模样,整个人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两个人一路沉默,很快来到湿地公园。

“就在这儿吧。”花桐停了下来,“我见你身上稍微有些灵气,应当是会些术法,不妨做一些给我看看。”

花桐将布娃娃递到傅倾寒手中。

傅倾寒疑惑,“让我做示范?”

花桐质疑,“你不会?”

傅倾寒摇了摇头,“还望前辈助我一臂之力。”

傅倾寒已经称呼前辈了,他更觉得花桐应当是披着年轻皮囊的老妖怪,就像傅家族中的老祖宗。

花桐大手一挥,掌心的荧光流光溢彩。

我怎么感觉这妖气弱了一些呢?

该不会是特意过来就是为了看我净化妖气吧?

不得不说,傅倾寒无意间猜中了真相。

他十指掐诀,迅速翻飞,很快四周的灵气朝他手心涌去,一个六芒星阵法形成。

傅倾寒一声大喝,“去。”

六芒星阵法直接朝着布娃娃飞去。

上面涌出一团红色的雾气,像是在挣扎,很快形成一个骷髅图案。

傅倾寒逐渐吃力起来。

花桐吃惊,“容绞?”

竟然是容绞的魂魄碎片?

花桐掌心逐渐溢出白光。

花桐大喊,“孽畜。”

容绞也大喊,“啊——”

一声厉喝,红骷髅像是活了起来,因为痛苦发出凄厉的叫声。

傅倾寒已经将手收了回来。

“多谢前辈,这红骷髅现象还是第一次,前辈可知这是什么?” fxhszDZxou97jsfkjHTic3FYmXgMSW41Ki+QC4kGo8Brnkl3Um4KeYAwPnBm8o7r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