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不修仙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百万富婆

第1章 这是好苗子,多多关注

语文老师陈语叉着腰,大声喊到:“喂,角落里那个睡觉的,给我站起来!”

学生们纷纷往角落看去,窃窃私语。

“惨了惨了,灭绝师太的课也敢睡觉,怎么想的?”

“谁不知道灭绝师太是出了名的凶,我平时连眨眼都不敢!”

“卧槽,又是扔粉笔,我上次被砸的包还没消呢!”

空中的粉笔在众人屏住呼吸刻意营造的气氛之下,准确朝着垃圾桶前方的座位砸去。

花桐“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桌子,“放肆!”

在场的学生们都被花桐的一系列操作惊呆了。

“我我我擦,竟然接住了。”

“流批啊,这是头顶长眼了,这都能接住。”

“别说话,师太生气了……”

“噔噔噔——”陈语踏着高跟鞋走了过来,“还放肆呢,你当你是皇帝不成?”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陈语继续说道:“乡下来的转校生,上课天天睡觉,看看你是什么态度!这节课都给我滚到外面站着去!”

陈语喋喋不休说个不停,但是花桐整个脑子都是懵的,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我这是……在哪儿?

这些人怎么穿的这帮奇怪。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花桐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一大串记忆,正确来说,是记忆融合。

花桐对陈语喊道:“陈老师。”

“别叫我陈老师,你这种人就算踏入社会也是社会毒瘤,你不配做我的学生。”陈语有些生气,“你想求饶?早干什么去了?活该在门口站着!”

“对不起~”花桐看了一眼她,心里慢慢的歉意,毕竟原主做了不少坏事气她。

“花桐,看你认错态度好的份上,今天你如果答对这道题我就放你一码。”

花桐周围的人,看着心不在焉的她,都投来了鄙视的眼神。

陈语:“今天我们讲《蒹葭》,这首诗是出自诗经的。大家和我一起读一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现在花桐,给你一个机会来回答一下,这首诗好在哪里?”

“她要是能答对,我直播吃翔!”

“她肯定答不上来的。”一群人窃窃私语,都不看好花桐。

花桐瞥了一眼那人道:“好的诗歌主要在于能让人感同身受。这首诗中的“在水一方”,可望难即是人生常有的境遇,“溯徊从之,道阻且长”的困境和“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的幻境,也是人生常有的境遇;人们可能经常受到从追求的兴奋。到受阻的烦恼、再到失落的惆怅这一完整情感流的洗礼,更可能常常受到逆流奋战多痛苦或顺流而下空欢喜的情感冲击;读者可以从这里联想到爱情的境遇和唤起爱情的体验,也可以从这里联想到理想、事业、前途诸多方面的境遇和唤起诸多方面的人生体验。”

陈语:“见解独特,回来坐下吧。”

全班的人被花桐给震惊了,他们都以为她只是一个废物,成绩差,还是一个小太妹。没有想到,她竟然熟读那个多书,这么难的问题都被她给回答对了。

“她肯定作弊了!”

“对啊,她绝对提前知道答案的!”

“狗改不了吃屎的,她可能只是装给我们看的。”

一群人看着她,心里想法万千。

花桐没有理她们,抬头看着门外的远处。此时她注意力全被外面的妖气吸引。

妖气?妖族不是万万年前就被灭了吗?

不过灵气复苏,妖族复出也是正常,不然本尊还要继续经历轮回。

花桐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用了……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你看看,你们看看,她这个态度!”陈语气的浑身发抖,“我一定要去找主任,你这个转校生要么离开精英二班,要么把我辞退!”

其他人都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花桐。

“卧槽,这转校生真是猛啊,看把师太气的。”

“什么来头啊,这么豪横!”

“听说她是花家收养的养女。”

“那不是和校花花榆成姐妹了?”

“姐妹?花桐她也配?”杜轩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一个养女真以为攀上了晋南城的花家就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杜轩越看花桐越觉得厌烦,继续说道:“花榆是花家的大小姐,花桐一个养女又不是亲生的,算什么姐妹!不要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和花榆相比。”

杜轩冷冷地扫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转过头接着学习去了。

其他人都窃窃私语。

“小点声,杜轩可是花校花的追随者,你这不是自找无趣吗?”

“害,什么追随者,难听点那叫舔狗!”

“不要说话……”

花桐出了二班,直接来到学校大门口。

门卫拦住了花桐:“哎哎哎,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就这么闯出来?”

花桐这才发现,想要出门还需要老师开的假条。

花桐说道:“我有事,叔叔给通融一下。”

门卫却义正言辞:“不行,小姑娘,要是人人都用你这个理由,这学校岂不是乱了套。”

花桐觉得没戏,便不再继续和门卫干耗,“你说的对,我这就回去找老师开假条。”

门卫看着花桐回去的背影很是欣慰,“又劝回去一个想逃课的学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而花桐直到走出门卫的视线,才朝着南墙走。

“这个班主任就是语文老师,找她开假条,呵~”花桐不屑的踢飞一颗石子,“还是南面的妖气更重要一些……”

花桐退后几米,借力身体轻松一跃,直接翻过墙面。

此刻,她的身后校长正带着晋南一中的校董容老参观校园,这一幕被看个彻底。

“容老,这……我一定对严查此事,找出这个学生!”校长刘光的表情十分严肃,“上课时间翻墙逃课,影响严重,必须给予严惩!”

容老摆了摆手,“小刘,孩子翻墙你不能光看到孩子的错误。”

容老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应该想一想为什么孩子不上课,选择翻墙,是不是学校的教育不适应?

这小姑娘一看身手利索的很,八成是体育班的,咱们晋南一中多久没出国家级运动员了。”

校长被问的头皮发麻,容老不仅仅是校董,还是教育界的知名人物。

校长刘光附和道:“容老说的是,我一定会深刻反思晋南一中的教育问题……”

容老笑了笑,“呵呵,这小姑娘有活力,我年轻时候啊,也做过这事,就是腿没人家长,没翻出去。这好苗子,多关注关注。”

校长刘光无语,心中说道,敢情你是因为这个……

花桐一路朝南走得飞快,直到进入胡同区这才放缓速度。

胡同里,正在上演学生之间的群架。

容渠理直气壮,“段十安,老子说了,那个娃娃是老子送给囡囡的生日礼物,老子看中的,交出来。”

段十安也不怂,“容渠,这么幼稚的玩意儿亏你拿得出手,也不怕辱没你容家孙少爷的身份。”

容渠拿棍的手,微微颤抖。

我也不知道,这个娃娃,就是给我一种强烈的直觉,囡囡一定会喜欢……我、我也很喜欢。

但这种事情凭什么告诉段十安,小爷我不要面子吗?

容渠强装镇定,“关你什么事?你不是也不顾段家的身份,非要跟我抢吗?”

“我!拿钱买的,凭什么给你?”段十安反驳,“想要?给钱啊!”

容渠问道:“你!你出个价吧,说多少?”

段十安嘴角微微上扬,“容少爷,好歹是拿过去送给你未婚妻的,你自己觉得他值多少就值多少!”

容渠有些气愤的指着段十安,“你!”

容渠掏出银行卡,“这卡里有十万块钱,小爷三个月的零花钱,拿走!”

段十安笑了笑,“嗤!好大方!”

段十安说罢直接将娃娃扔了过去,一脸嫌弃,“丑的要命,真不知道你怎么非要当成个宝贝。”

“段十安!”

段十安面上不屑,掏了掏耳朵,“小点声,没聋!”

容渠瞪着段十安,“你就不能扔准点!”

此时,娃娃已经掉在水沟里,原本就丑萌的模样瞬间变得黑乎乎的。

段十安一时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大不了换一个呗~”

真是见了鬼,为什么我这么想把它捡起来洗干净,还要把她供着。

我这样的大佬怎么能做这么掉身价的事情,更不能让容渠看笑话!

容渠呀呀切齿,“段十安,我看你想打架。”

大战一触即发,两个人僵持不下,双方人马也搞不懂身为学校的两个风云人物,竟然为了争夺一个布娃娃打架。

段十安大喊:“你行你上,来啊~”

就在这时,一道如同清风明月的气息瞬间传来,带着镇压安抚的味道。

花桐走了过来,“小事情不用打架,娃娃脏了洗一洗就好。”

花桐走上前,将娃娃捡起,当触碰到娃娃的一瞬间,花桐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大妖的气息,还放了迷惑性的阵法。

越是心性不稳的人越是容易中招,这几个孩子看样子被影响不少,吸取别人的运势来提升实力,呵~好大的胆子! C87jrd69cJ/JYoPA8YXMDJ3PybLxK3k8TD8WnfwtRf8j0II2pq9lPluVIQjS00m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