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少年宗主

在地球上时,他还恐高,现如今浮在半空中,竟然没有半点害怕。不归牛顿管的世界真是好,左脚踩右脚,简简单单,螺旋升天。

再次放眼望去有些破败的仙境景象,李图南感慨万千。

面对此情此景,他没有吟诗一首,待心跳放缓后,李图南飞到了最高的一座山峰的大殿之前,这里是源天宗的主峰,源天峰。

那里已经有许多身穿长老服饰的人在等待,一见李图南,就齐声的喊道:“师祖。”

哎,真客气,不过我喜欢!

他大概的瞟了一眼在场众人,这群长老身上大都带着伤,或轻或重,便开口道:“诸位可打坐调养,不必拘谨。”

众人纷纷告谢,这时候三长老卢泗州走上前问道:“师祖,可有进一步的安排?”

李图南想了一下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处理长老弟子们的伤势,人命关天。”

“是,师祖。但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师祖海涵。”

“现在的源天宗群龙无首,宗主之位空缺,师祖可否屈尊。就算不允,可否烦心一下宗内的事务?”

在场的长老们也都将目光投向李图南,期待着李图南的回答。

当源天宗的宗主?长老们的请求正合他的心意,宗主的身份,可以方便他做许多事情。这个没有法律的世界,实在是太混乱了,他得给改造的服服帖帖的,就从源天宗开始吧。

于是他表面上略微思考一会儿,便欣然应允道:“我也是源天宗的一员,宗门有难,在下定当有所不辞。我会在这段时间暂任宗主之位,诸位不必忧心。”

此言一出,长老们的顿时激动不已,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势,交头接耳的谈论起来。

三长老卢泗州更是欢欣鼓舞,连忙组织众人向李图南介绍各自的名字和身份。

“内门四长老霍岛拜见师祖!”

“内门五长老袁未拜见师祖!”

“刑罚殿长老裴震朔拜见师祖!”

.........

“外门大长老聂浦拜见师祖!”

“外门三长老......”

六十多个人依次报出自己的职位和名字,李图南一一点头应和,脸上微笑不减。

你尽管说,能记住一个算我输。

原本开始的几人他还认真的试着记了一下,但是人越来越多,名字和职位越来越杂乱,他也就放弃治疗了,顺便连前边的几个也一块给忘了。

待所有人都介绍完之后,李图南刚准备去询问一下其他的问题,却忽然将头微微抬起,斜斜的看向远处湛蓝的天际,那里,有及其轻微的破空之声传到了他的耳中。

众人见李图南望向远处,也疑惑的跟着他的目光望去,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待到四五个呼吸过后,才望见天边有隐隐约约的两柄银白色的飞剑疾驰而来,转眼间,就能看到两道隐隐约约的人影。

众人原本松懈的心瞬间警惕起来,不过当看到来人后就松了一口气,是他们的救兵姗姗来迟。

飞剑之上,分别是一名头戴文士高冠的白衣男子和一名面带纱巾,看不清样貌和年龄的女子。二人实力不凡,都是凝元境后期修为,在任何宗门中都属于顶尖修为的一批。气质内敛,颇有一种饱腹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二人服饰之上都有明显的白色卷云图案,根据李图南千年前十分缥缈的印象中,这应该是一个不入品阶的小宗门的标志,好像叫什么‘河洛书馆’。因为当时并不是什么实力强悍的宗门,所以对它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来历比较神秘。

如今世事境迁,不如品阶的小宗门已经成长为八品宗门,跟源天宗一比,对比强烈。

那二人收起银白色飞剑,其中的白衣男子领先一步,上前说道:“看来我蒲某人还是来迟了,未能帮上贵宗一把,贼人就已经被制服了。源天宗果真是老牌宗门,底蕴深厚。”

然后当他的目光转到立于大殿之前的李图南身上时,脸上露出些许讶异的神色,这个明显是众人之首的年轻男子,他从来没有见过和听说过,什么时候源天宗有这么一号人物?

不等他发问,李图南就率先回应道:“感谢道友收到消息后远隔万里,能第一时间支援源天宗,您的帮助,鄙宗一定铭记报答。在下李图南,源天宗第二十四代宗主亲传弟子,现在暂任宗主之位。”

李图南非常简单明了的回答却一下子搞得白衣男子摸不着头脑。

源天宗二十四代宗主弟子?现在的源天宗,不都是到二十八代了吗?那一代的人,还能存活于世?这得是什么境界修为?

可眼前的身上的真气波动并没有高深莫测的感觉,他能明显的看出这只是凝元境后期的修为境界,真气还有些虚浮。

难道是......?

“在下河洛书馆书博士蒲文苇,见过李宗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中年男子连忙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向明显比他小许多岁的李图南合手隆重行了一礼。

那个看不清面目的女子同样行礼,声音动听:“在下河洛书馆掌教景韵流,见过李宗主。”

李图南同样有模有样的抱手回礼:“感谢二位到来,蒲道友,景道友,还请到殿内一坐,现在招待不周,请多谅解。”

虽然贼人已经退走,但这二人的到来,让他始终提着的一颗心舒缓许多。

他现在还有许多要务需要处理,但是安危是要放在第一位的。源天宗大乱的消息能传到名门正派中,也肯定会传到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耳中,是不是会有人来趁火打劫,他可没有把握确定。

一块难以防备的肥肉就放在那里,带不走能摸一把也有不少的油水。

那二人见不用自己出手,就依言到了大殿当中,也没有闲着,选择帮许多受伤的长老发功疗伤。可惜他们走的匆忙,没有带太多的疗伤药物来。他们收到求救消息的时候十分紧急,估计了源天宗与潘岳剑双方的实力后,觉得这必定是一场苦战,没想到等他们火速到来之时,祸乱已经被平定。

二人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那名忙碌的年轻男子身上,说是年轻男子,称作少年也不为过,李图南的外貌实在是太年轻了点,而宗内的长老们竟然叫他师祖。

李图南则在外处理一件又一件的事务,虽然潘岳剑等人已经逃走,但是他们留下的乱摊子就足够他头疼了。

“伤亡的人数统计出来了吗?可有足够的地方治疗?”

“回师祖,现在情况比较混乱,还未能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丢失的法宝秘籍的数量已经统计出来了。

“说吧。”

通报消息的执事犹豫了一下才开始说道:“地阶高级法宝丢失两件,地阶中级法宝丢失七件,地阶初级法宝丢失十四件,凡阶法宝更是不计其数。”

“功法秘籍丢失有地阶初级功法一本,地阶初级武技四本,凡阶秘籍被贼人掠走无数。”

“嗯,知道了。”李图南答应的十分淡定,一幅满不在意的样子。 vYsjdI47QvJvtmstNdAAIC7uDLRjCn/9yayiNIDusklalnTyZn85Kr6BXu4N/dj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