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 左右为男

李图南见三人开始追击,依旧不慌不忙的领着青角飞行。

为什么说不慌不忙,‘青角’这么大一只,想慌忙点飞的快一点根本不现实。那要说为什么非要带着‘青角’,这还不简单,拖着它的唯一原因是它皮糙肉厚,可以当个肉盾用一用。

但表面上李图南没有一丝在逃路避战的模样,像是忽视了身后追击的三人,专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巡视宗内各处的混战。

“踏马的!”壮汉在身后抑制不住的口吐芬芳。

都是凝元境后期,而且自己这里人多势众,想不到李图南直接无视他们,连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这要是让李图南知道壮汉此时心中所想,一定大喊冤枉,你带一群人来打我,我能不跑吗?

壮汉心中火气越来越大,这时听见潘岳剑在一旁说道:“不要一起追,我们三人分头行动包夹他,我们的身法明显不如他!”

显然,李图南与他们的距离逐渐越拉越大。

“那你怎么知道他要去哪?”壮汉忍住怒气问道,反正他没有发现李图南跑的有什么规律。

潘岳剑则沉声回答道:“他在沿着护宗阵法飞行,我一看便知。这个阵法一旦开启,可能会将我们困在源天宗。”

“困住我们又怎样,他也只是凝元境后期,有这个实力击败我们吗?”

“我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我们还是赶快行动,速战速决!”

说罢,潘岳剑手一挥,与另一人分别从侧面飞去,留下壮汉继续在李图南身后追击。

......

“糟糕!”

身后的变化李图南第一时间就发现,潘岳剑这种对源天宗知根知底的投敌之人是最麻烦的,没想到这才飞过不到护宗阵法的三分之一,就被发现了,看样子拖不到其他宗门的高手前来支援了。

你说他是乱跑的,他可不是乱跑的啊,按照记忆中护宗阵法的路线,训练有素,明显是有备而来。

身后这两个年轻人就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他这个一千多岁的老头子。

这好吗?这不好!

劝这几位年轻人,好自为之,好好反思,以后不要犯这种聪明,小聪明,武林要以和为贵,要讲武德,不要搞窝里斗。

然而他的想法那三人是听不到了,转瞬之间,李图南前方两侧分别闪出一人,正是包夹的潘岳剑和另一人。

身后的壮汉也咬死紧追不舍,手上金光更盛,已经开始积蓄力量给予致命一击。

李图南脑海中警铃长鸣,现在这是一个左右为男,背后还有一记金色‘千年杀’的危急形势。

这壮汉真的好恶毒,他已经无处可躲。

他的战斗经验还是太少,如果早一点下决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他稍微一犹豫,最佳时机就擦肩而过。

接下来要怎么应对?他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自己就要这么草草的一点都不体面的离开这美丽的世界吗?

光球脱手而来,璀璨耀眼。

李图南下意识的回身,让青角转到自己身后预防另外两人,自己一手习惯性地遮住脸,一手朝外。在金色光球即将轰中他的时候,他体内的真气条件反射般迅速开始运转,聚集在朝外的那只手上。

“轰!!”

结局已定!胜负片刻见分晓。

雷鸣般的巨响,金光散去之后,李图南除了模样有些狼狈之后,竟然毫发无损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

“这就是我真正的实力吗?”

壮汉潘岳剑三人同样骇然,他们知道这一击的威力,这可是壮汉纵横江湖多年的看家本领,不知道有多少久负盛名的江湖侠士在这一击下身受重伤,甚至命丧黄泉。

没有一个凝元境的修士会选择硬接这一招。

可是李图南就是在他眼前接下了这一招,看起来毫发无损,一点伤势都没有。

说一点伤都没有是假的,那只是看起来,这个金色光球还是在精神上,心理上对李图南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太尼玛吓人了!

“这是凝元境后期境界可以有的实力吗?”

壮汉心里猛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喃喃说道。

“他肯定修炼了宗内的那本功法,你们也是知道的,修炼那本功法的人,在凝元境,难寻敌手。”潘岳剑在一旁解释道,想到这里,他对这位师祖的表现不感到意外了。

李图南才不管这些,接下光球之后抬腿继续跑,他开始感到丹田之处隐隐作痛,这是其中真气枯竭的表现。

通俗点说,就是蓝条空了,放不出技能来了。

他沉睡后,不能打坐吐纳天地灵气,丹田中的真气到现在只残存了一点,刚才那一击,几乎耗费了他全部的真气。

避战,仍然是最佳选择。

见李图南在接下一招后还是无视他们,壮汉潘岳剑更加慌张。

他为什么要执意困住我们?

潘岳剑思绪急转,这个师祖的表现实在是太镇定了,镇定到反常,交手后都忽视他们的存在。刚才那一击可以看出,他的实力远在他们三人之上!

如果他站在李图南的角度权衡利弊,他现在想做的一定是:困住这群人,确保不让宗内耳朵法宝秘籍丢失,然后从容不迫的杀掉他们!

这才是一个师祖级别的存在考虑问题的角度,而不是顺着自己的情绪一味的处理挑衅。

思绪在电光火石之间,潘岳剑迅速下定主意。

“快,快走!他的实力远非如此。他想困住我们,东窗事发已经太久,其他宗门的高手也将要抵达源天宗了。”

“到时候,只有选择怎么死的机会了!”

壮汉闻言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立马放弃追李图南,他在李图南接下他的看家本领之后,早已萌生退意。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谨慎的人才能保住性命。

他回身施展起身法,朝一个方向纵身飞去,同时向自己的手下传音。

这次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他原本想就算事情败露之后也要将源天宗洗劫一空,尤其是那本名震江湖的功法,现在连功法的影子都没见到,却只能作罢,功法再宝贵,也比不过他的小命重要。

地面上原本打作一团的贼人们听到撤退的命令,立刻如鸟群般溃散,三五成群,每群各选一个方向,转眼间百余人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并不是慌不择路,而是有规划的撤退。既不会暴露撤退路线,也不会被一窝打尽。

见那三人终于不再追自己,李图南立在半空中站定,看着四散逃窜的贼人,双手缩进长长的衣袖中,擦了擦手心的汗水。

还好裤子没有温热的感觉,否则他短时间内是不准备见人了。 b0p0LPxUc+A/yebIj5KKE9OPBYW4ejpMJESWteR8D4aFXLotvR0AbKGebcwFWF2y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