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百倍偿还,可敢要

骆长风很愤怒。

牧北王,身份何等尊贵!

当世,谁敢动牧北王的虎须?

今日,一个沈家的小辈,竟敢在牧北王面前如此放肆。

他,如何不怒!

骆长风不掩杀机,那冰冷的目光,让沈家众人心神俱颤。

“长风,退下!”

林羽微微抬手,脸上波澜不惊,“拿礼物来。”

骆长风怒气不消,恭敬的将礼物递到林羽手中,不甘的退到林羽身后。

林羽双手捧着礼盒递到沈雨农面前,“爷爷,来得匆忙了些,也没来得及精心给您准备礼物,就让长风替我备上一份薄礼,还请您老不要嫌弃。”

“小羽,这可使不得,太贵重了!”

沈雨农连连摆手,却是不接。

别人不知道骆长风是谁,他还能不知道吗?

即使不打开礼盒,他也知道,礼盒里面的礼物,定然价值连城。

堂堂朱雀军主,一份礼物,可买沈家,又怎会是虚言?

“区区薄礼,不足挂齿。”

林羽坚持,拉起沈雨农的手,将礼盒放于他手,满脸诚恳,“便是能买下整个江北的礼物,也比不得您老的活命之恩。”

看着手中的礼物,沈雨农不由双目湿润。

“也罢。”良久,沈雨农收下礼物,“那我便用你这份礼物,来解我沈家的燃眉之急,也算是让你还了我当年的人情,以后,你不欠咱们沈家任何东西!”

“爷爷,你别被他骗了!”

沈玉书缓过劲来,满脸不屑,“你还真相信他这破烂玩意儿能买下咱们沈家啊?你别跟他废话了,赶紧解除他跟卿月的婚约,让卿月嫁给孟旭……”

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激射而来。

那目光,犹如死神凝视。

沈玉书心中一颤,后面的话,已经卡在喉咙。

林羽抬手,示意骆长风收敛,皱眉看向沈卿月,“孟旭,就是你心仪之人?”

他已见过孟旭。

孟旭,实非良人。

“才不是!你别听他在这里乱说。”

沈卿月没好气的瞪了沈玉书一眼,摇头道:“我想跟你解除婚约,不因为任何人,只因我们根本没有感情!他想我嫁给孟旭,无非是想借和孟家联姻来缓解我们沈家的燃眉之急。”

“原来如此!”

林羽释然而笑,又向沈雨农询问,“沈家的燃眉之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说了,不说了。”沈雨农摆摆手道:“有你这份礼物,足够解沈家的燃眉之急,这点小事,你就别操心了,你有这份心,爷爷就满足了。”

见他不说,林羽不再强求,眼角余光瞥向骆长风,“长风,你可知道?”

骆长风身为朱雀军主,耳目遍及南方七省。

他也知晓沈家对自己有恩,沈家的事,他应该知晓一二。

“大概知道。”

骆长风点头,“一年前,沈家资金链断裂,沈家经不住孟家的威逼利诱,从孟家借来一亿高利贷,而后,孟家暗中使袢,让沈家再次陷入困境,无力偿还贷款!如今,利滚利,沈家已欠孟家五亿!孟旭对沈小姐有意,想借此逼迫,让沈小姐屈从于他。”

林羽皱眉。

一年时间,一亿贷款变成五亿。

这何止是高利贷!

这分明就是孟家设的局!

“以我的名义,给孟家带句话。”

林羽负手而立,沉声道:“我替沈家,百倍偿还,孟家,可敢要!”

“属下立即去办!”骆长风领命。

“等等!”

林羽叫住他,“将孟旭带来。”

“是!”

骆长风立即拿起手机退到一边。

“小羽,你不用这样。”沈雨农轻叹一声,语重心长道:“莫为这点小事,坏你名声。”

“坏我名声?”林羽摇头而笑,“孟家,还不配!”

他的名声,是以百万敌人的尸骨垒起来的。

区区孟家,也配坏他名声?

“林羽,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的!”

沈安民看不下去了,厉喝林羽一声,又向沈雨农道:“爸,你可别被他忽悠了!当务之急,是先解除他跟卿月的婚约再说!”

“我叫你闭嘴!”

沈雨农震怒,双目喷火道:“再敢对小羽不敬,家法伺候!”

一群不成器的东西!

沈雨农心中又怒又气。

诺大的沈家,竟然找不出一个堪当大用的人。

他们,真当朱雀战神骆长风的朔风刀不敢落在他们头上?

听闻家法,沈安民悻悻而退,眼中却尽是不服。

“爷爷,不必动怒。”

林羽轻拍沈雨农安慰,目光再次落向沈卿月,“你若真想退婚,现在就可以拟定退婚文书,我随时都可以签字。”

“太好了!”沈卿月欢呼一声,又向林羽道:“谢谢你的理解!”

林羽颔首微笑,又道:“退婚之前,我要告诉你,我是牧北王。”

“牧北王?什么牧北王?”

沈卿月嘟囔一声,高兴之下,也不细细探究,神色肃穆道:“我想退婚,跟你到底是谁没关系,我在车上就跟你说过,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交集,没有感情基础。”

听到沈卿月的话,沈雨农不由摇头轻叹。

这傻丫头啊!

她可知道,她拒绝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终究还是高攀不起啊!

但愿,她知道“牧北王”这个三个字的含义之时,不要后悔!

“好吧!”

林羽不再多言。

“唉……”沈雨农重重一叹,又拍着林羽的肩膀道:“这退婚文书,还是你来拟定吧!是你向我沈家退婚,而非我沈家向你退婚。”

向牧北王退婚?

谁敢?

只有沈家高攀不起牧北王!

“爷爷,你糊涂啊!”沈玉书无视老爷子喷火的目光,高声道:“我沈家虽然家道中落,比不得江北五大豪门,但在江北,也是有头有脸的!被这个林家弃子退婚,我沈家岂不是遭人耻笑?这婚,必须退,但是我沈家向林羽退婚!”

“放肆!”

一声暴喝,突兀响起。

骆长风目眦欲裂,一步踏出,脚下青砖碎裂,“牧北王身份何等尊贵,何时轮到你沈家向牧北王退婚?你们,置牧北王颜面于何地?敢辱牧北王,先问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话落,长刀终究出鞘。

刀势一出,满院树叶无风而动。

一片寒意,笼罩沈家。

众人心中震颤,瞬间吓得不敢说话。 06OjJCwokbMDLi4uXtAFvhvSxtFrcTefDf5ZF6ruRz3/UQrY8DDRq0dZGQxys1wX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