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跑龙套的

“属下明白!”

骆长风猛然抽出背后长刀,闪电般的窜出。

刷!

一道白光闪过,一截断指伴随血雾飞起。

孟旭疼得全身抽搐,眼泪滚滚而下,却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长刀重新插回背上的刀鞘,骆长风也重新单膝跪在林羽面前。

林羽微微颔首,赞赏道:“不错,你的刀法,又精进了不少。”

不是武者,永远无法理解骆长风这一刀。

稳、准、狠!

唯有精确控制这三点,才能只断一指而不伤其余手指。

这说明,骆长风的刀,已经收放自如。

听到林羽的夸赞,骆长风却不敢有丝毫骄傲,谦卑道:“都是您教得好。”

林羽颔首,“你留下!其余人等,立即退去,各司其职,不得有误!”

朱雀卫,外人皆以为只是骆长风这个朱雀军主的卫队。

殊不知,朱雀卫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处理南方七省的特殊事件。

南方虽无战事,但经济发达,时有异事发生。

都跑来迎接自己了,若有突发事件,难免误事。

“是!”

数千声音齐响,朱雀卫迅速有序撤离。

林羽迈步而出。

刚走几步,突然停下,目光扫过那对母女,最后落在孟旭身上。

“胆敢迁怒于她们母女,孟家上下,尽诛!”

话落,气势涌动。

气压百草,势压万人。

管家和百名保镖承受不住,纷纷瘫倒在地,使劲点头。

林羽不再看众人一眼,迈步而出。

即使他们已经走出机场,所有人都还呆立当场,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骆长风跟紧林羽的步伐,咬牙问道:“咱们现在就去林家吗?”

“你既然知道林东来明日大寿,何必再问?”林羽目视远方,目光冰冷。

“属下明白了!”骆长风眼中寒芒一闪。

他知道,牧北王是要在徐东来大寿之日驾临林家。

大寿之日,也是林东来的祭日!

车前,骆长风替林羽打开车门。

林羽正欲登车,一辆红色的小宝马快速驶来。

隔着挡风玻璃,林羽已经看清开车人的面容。

“接我的人来了。”

林羽微笑,吩咐骆长风,“我来得匆忙,未带礼物,你去替我备份厚礼送来沈家。”

“是!”

骆长风领命,迅速登车离去。

与此同时,红色小车停在林羽身边。

车窗摇下,一张精致的脸颊探出窗外。

明眸皓齿,宛若闭月羞花。

十五年不见,曾经的鼻涕虫,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

沈卿月瞥了一眼手机上的照片,这才抿嘴开口,“上车吧。”

林羽微微颔首,绕去车子一侧。

刚要拉开副驾驶的门,沈卿月再次开口,“坐后面就可以了。”

林羽依她,改而坐上后座。

车子启动,掉头往沈家而去。

林羽微微抬眼,微笑询问,“爷爷怎么没来?”

沈卿月秀眉微蹙,“你还想他一个长辈来迎接你这个晚辈?”

“一别十五年,我只是太想见到他了。”林羽摇头轻笑,又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我。”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沈卿月依旧平淡,“你我虽有婚约,但那都是老人们在我们小时候定下的,懂事以来,我便从未承认过那一纸婚约!我若嫁你,那定是因为我跟你有感情,而不是因为那一纸婚约。”

“爷爷没跟你说过我的事?”林羽微微诧异。

“你的事,还需要提吗?”沈卿月轻拢秀发,冷漠道:“我想,大半的江北人都知道你的事。”

唔……

看来老爷子是真的没有跟她提过自己在北境的事。

也从未跟她说过自己还有个牧北王的身份。

老爷子这么做,到底有何用意?

林羽闭目沉思。

片刻之后,却已明白。

老爷子此举,怕是想要让自己看到一个最真实的沈卿月,而不是一个被自己的权势所摄的沈卿月。

“你可以退婚。”

良久,林羽开口。

“真的?”沈卿月眼睛一亮,诧异询问。

她本不愿意来接林羽的。

想着能在路上跟林羽提出解除婚约的事,这才答应爷爷的要求。

如今林羽主动提及此事,倒是省得她不知如何开口。

“强扭的瓜不甜。”

林羽颔首微笑,“婚约解除,我认你当妹妹,一样护你一生!”

说起妹妹,林羽心中又是一痛。

也好,十五年前,护不住亲生妹妹,此后余生,便护这位妹妹!

“我用不着你来护,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沈卿月摇头轻叹,“你不该回来的!如今的林家,早已不是十五年前的林家!林家雄踞江北五大豪门之首,若他们知道你回来,你怕是在劫难逃。”

“我也不是十五年的林羽。”林羽眼中寒芒乍现,又迅速收敛。

沈卿月自动忽略他的话,又将话题拉回正题,“爷爷这个人,说好听了,是仁义,说不好听,就是古板!我若主动提解除婚约的事,他肯定不同意,所以,这事还是你来说吧。”

“可以。”

林羽答应,再次闭上眼睛。

“谢谢!”

沈卿月从车内的后视镜看去,心中暗暗好奇。

这十五年,林羽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明明才二十二岁的人,看起来却像个小老头一样。

怕是吃了不少苦吧!

他此番回江北,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

唉!

明知山有虎,为何偏向虎山行呢?

担心之余,沈卿月又好奇询问,“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朋友?”

“他叫骆长风。”林羽闭目回答。

“骆长风?”

沈卿月蹙眉,“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比我有名。”林羽微笑。

四大战神,确实都比他有名。

他的名,只有少数人知道。

但四大战神之名,却几乎是尽人皆知。

尤其是,骆长风还是负责南方七省军务的朱雀军主。

在南方七省,他的名,应该鲜有人没有听说过。

而江北,便隶属南方七省管辖范围。

沈卿月好奇道:“我看他的装扮挺怪异的,他该不会是拍戏跑龙套的吧?”

林羽嘴角一翘,莞尔道:“他晚点会过来,你当面问他吧。”

他来沈家干什么?

沈卿月心中好奇,但见林羽闭眼假寐,以为他因解除婚约的事情而不高兴,也不好再多问。 cTlvnBQfDRfpOFLZ+PhXPvHH80JVd+V7pisfJOIKAMQuPfcOep7NFuS8PQw7XDq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