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朱雀卫全体,恭迎牧北王

保镖见状,立即挥拳砸向林羽。

林羽目不斜视,大手轻轻拍下。

咔嚓!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保镖捂住手臂,痛苦的倒在哀嚎。

孟旭瞳孔猛然一缩,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保镖的实力。

然而,对方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挥,自己的保镖就废了!

好可怕的力量!

孟旭胆寒,浑身颤抖的看着逼近的林羽,“你……你想干什么?”

“你已经说过两句话了!”

林羽目光如炬,走进孟旭身边。

两句话?

孟旭心中猛抽。

他说过,一句话断一指!

两句话,岂不是要断自己两指?

正当孟旭恐惧万分之时,林羽已经捉住他的手。

“咔咔……”

“啊!”

手指折断的脆响与孟旭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机舱内,一片死寂!

只有孟旭的惨叫声回荡着。

连小女孩都停止啼哭,乌黑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林羽。

众人双目呆滞,浑身颤抖。

好可怕的人!

一句话断一指,绝非玩笑!

他真的做了!

而且,对方还是江北孟家的人!

“你最好安静!”

林羽无视众人的惊恐,漠然的看着孟旭,“再叫一声,我便当你再说一句话!”

惨叫声戛然而止。

孟旭死死的咬住牙关,任凭浑身被冷汗浸透,也不敢再出一声,只剩满眼怨毒。

再叫,他这十根手指头都保不住!

镇住孟旭,林羽回到座位,看向女孩的目光,再次变得温柔起来,“别怕,只要哥哥在,这里,没人敢动你分毫!”

话落,林羽心中却是一阵抽痛。

如果现在还能跟妹妹说上这样一句话,那该多好!

如果,还能再看妹妹和父母一眼,那该多好!

可惜!

那个雨夜,狼狈而逃!

连一张他们的照片都没有留下!

他们的容颜,永远只停留在记忆里。

莫名之间,林羽鼻子发酸。

眼圈,也开始泛红。

但,他强行咽下了泪水。

十三年前的那个雨夜之后,他便告诫自己,不得再流泪。

一只白皙手的手掌,小心翼翼的伸过来。

妇人轻轻的拉了拉林羽的衣角,满脸忧色的凑到他身边,低语道:“你千万别出机场!下了飞机,就赶紧转机逃离江北,孟家,你真的惹不起!”

林羽淡然一笑,“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妇人急得满头大汗,再想劝说,林羽却已闭眼假寐。

后座,孟旭疼得满脸扭曲,心中却加扭曲。

“下了飞机,老子一定要让你跪地求饶!”

“敢断老子两指,老子一定要废了你!”

“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江北孟家的下场!”

孟旭心中疯狂咆哮,又颤抖的拿出手机,强忍钻心的疼痛,发出一条信息。

……

十分钟后,飞机在江北机场降落。

任凭妇人如何劝说,林羽都执意往机场出口走去。

机场外面。

二三十名身强体壮的保镖分列两行。

保镖目光冷厉,面色寒冷,死死的盯着出口。

路过的人,无不胆颤心惊,连脚步声都放得极低,生怕招惹这些煞星。

六十来岁的老管家满脸阴沉的站在那里。

十分钟前,他接到旭少爷发来的消息,当下怒不可遏。

孟家的长房长孙,居然在飞机上被人生生折断了两根手指!

对方,竟然连叫都不让旭少爷叫!

江北孟家,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难道,是孟家沉寂太久,让人以为,孟家手上的刀已经不锋利了?

今日,纵使对方有三头六臂,也必须让他血溅当场!

杀鸡儆猴!

要让江北的人知道:孟家,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管家心中主意已定,阴冷的目光瞥向出口。

一分钟后。

手臂骨折的保镖搀扶着满脸扭曲的孟旭出现,管家连忙小跑上去,帮着搀扶。

“见过旭少!”

几十名保镖齐声大喝,声震机场。

行人胆怯,神色慌乱的离去。

涌向出口的人,纷纷止步。

孟旭不走,他们岂敢走?

然而,终究还是有人挤出人群,信步走向出口。

林羽!

“就是他!”

孟旭怒不可遏,面目狰狞的指向林羽,“别把他弄死了,老子要慢慢折磨他!”

“拿下!”

管家大手一挥,眼中寒芒涌动。

一众保镖,争先恐后的涌向出口。

生怕晚了,就抢不到拿下敢辱旭少爷之人的这份功劳。

突然,地面颤动。

金铁碰撞交鸣。

“刷刷……”

整齐的步伐声充斥大厅。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一众保镖纷纷停手,惊恐回头。

身后,密密麻麻的人,从出口大厅蔓延到外面,远远看不到尽头。

粗略估计,足有数千人。

人皆黑甲红披风,脚踏黑色战靴,背覆三尺长刀。

披风中间,一个金色的朱雀图标,异常醒目。

数千人,一看就是受过严苛的训练。

步伐整齐划一,远近横侧,皆成一条线。

每个人都面色冷峻,不怒自威!

千人气势汇成惊涛骇浪,汹涌而来,让人几欲跪下。

为首的男青年留着板寸头,面容冷峻,双目如炬。

待见到从出口走出的林羽,为首男青年率先单膝跪下。

刷!刷!刷!

数千人,全都单膝跪下,整齐划一,没有丝毫凌乱。

“朱雀卫全体,恭迎牧北王!”

千人齐啸,声掀屋顶。

滔天声浪滚滚而来,孟旭率先承受不住,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满脸煞白。

管家和一众保镖想去搀扶,但双腿早已不听使唤,脚下无法挪动半分。

林羽信步上前,淡淡挥手,“我已卸任,你们不必行此大礼!”

为首青年微微抬头,恭敬道:“牧北王无需任何人封授,不管牧北王是否卸任,在我等心中,您永远是牧北王!”

“都起来吧!”

林羽大手轻挥。

千人齐身而起,无一丝凌乱。

林羽抬眼看向骆长风,玩味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

来江北的事,他只告诉了沈家老爷子。

按理说,骆长风不应该知道。

“林东来明日七十大寿,属下料定牧北王近日必回,就动用了一点特权,查询了近期所有飞往江北的乘客信息。”骆长风小心回答,躬身道:“属下冒犯,还请牧北王降罪!”

“你倒是心细!”林羽笑笑,并未生气。

见牧北王不曾动怒,骆长风稍松一口气,又疑惑的看向孟家的百名保镖,“他们,是来迎接您的?”

这帮人,虽着装整齐,但却没有半分气势。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他们,也配迎接牧北王?

“不是。”林羽摇头,抬眼看向孟旭,“他好像是准备叫这些人把我拿下。”

“对牧北王不敬者,诛!”

骆长风双目如电,猛然发出一声暴喝。

声浪所过,地面瓷砖尽皆碎裂,从骆长风脚下,蔓延到孟旭身边。

孟旭浑身颤抖,裤裆一热,尿意再也无法憋住。

“诛杀就免了!”

林羽摇头,淡淡道:“我在飞机上说过,他说一句话,我断他一指!刚才,他又说了一句。” 2yH0BJ8X2CFbHvttejPoSmZghYodoud+c9Q8dOjUKmumD7Yz8J+x9DupFTgMgF0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