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 长老余洛

一身青衣男子缓缓向铁铺走来,身后紧跟着四人,皆是手持木棍。

经过人群之时,所有人都是让出一条路来,供其行路。

青衣男子面无表情,不知是喜是悲。

赖子良看到这个青衣男子,觉得好生眼熟,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坐躺在地上的余程缓缓转过头来,看清青衣男子的面容,颤巍巍地带着哭腔说道:“二哥!”

“二哥?”

“是老余的家人?”

“怪不得如此相似!”

这时,赖子良瞳孔一缩,终于想起来青衣男子的名字。

“余……余洛!”

余洛便是余程的二哥,余周的二伯,余家如今的二长老。

“怎么他会来此?”赖子良心中暗道。

虽然余洛余程为亲兄弟,但是在余洛成为炼气士的那一年之后,便很少与余程来往,扎根于修行当中,与余家大长老三长老拉扯势力十余年,维护自身后人。

赖子良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余洛会亲至此地。

“看来今日若想斩杀那个兔崽子恐怕不行,来日再想办法。”

想清楚这一点,赖子良也不去再看身后余周,他知道就算今日对余周做了一些什么,自己也难以从余洛手中离开。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赖子良转而抱拳笑道:“在下赖子良,为林家客卿,见过余长老。”

短短的一句话,便将自己的靠山显露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赖子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将双手负于身后,保持一副高傲的模样。

他知道,自己身为林家客卿,余洛不会对自己太过刁难,况且如今的余家处于山穷水尽之地,还是有求于林家的,身为余家二长老的余洛不会不顾大局的。

余洛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赖子良的话,反而走进铁铺当中,环顾了一下里面的事物。

当他看到那道坚定而沉默的身影,却是眯起了双眼。

“余周,还不将你父亲搀扶起来?”

余洛的声音很是沉稳,给人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余周闻言,微微一愣,而后极为熟练地躲过层层障碍,来到余程身边,将其扶起。

“爹,你怎么样?”

余周虽然看不到余程的伤势,但是他能听到自己父亲强行压制的痛苦之意,他知道此时的父亲肯定不好受。

铁铺里点点星火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场间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余洛看了一眼铁铺之外的众人,轻声笑道:“诸位看够了热闹,也该散了。”

话音落下,自余洛周身竟是凭空生出一阵风来,转眼之间就将铁铺之内十多处燃点给吹灭!

这等景象,落入门外众人眼前犹如神迹一般,立刻四散开来。

待得众人消失,余洛转头看向赖子良。

赖子良也是看到余洛的手段,他知道十个自己绑在一起也是斗不过这个余家二长老的,不如此刻认怂。

“二长老,您说。”

赖子良声音中尽显谦让之意。

余洛低声道:“我记得余家和林家签订的租借协议明日才会生效,为何赖道友今日就要赶人腾屋?”

赖子良赶紧摇了摇头,回道:“二长老,您误会了,我和余程有些旧话没有说开,才会发生现在的闹剧,一切都是一场误会,还请二长老理解。”

拿得起放得下,才能在修行界中活得更久。

摆出一副低姿态的赖子良,知道余洛不会伸手去打笑脸人的。

回头看着自己那四位手下,赖子良突然怒吼:“干什么吃的!还不快向余店家道歉!”

那四人面面相觑,只好一同向着余程道歉。

“对不起余店家,是我们错了。”

听到了他们几人的道歉,余洛似乎还不满意,继续问道:“是不是林家有些人觉得我余家如今式微,便可以欺负到我们头顶上了?”

余家如今当然式微,要不然岂会连续十年租卖祖产。

赖子良心中一番嘲讽,嘴上却道:“呵呵,二长老您多想了,现在正是余林两家合作时期,哪有人会这般胡思乱想,若是有人耽误了余林两家的合作大事,双方高层绝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虽然此话表面上是为自己开脱,实则是以余林合作之事威胁余洛。

他故意看了一眼门外,笑道:“二长老,如今天色不早了,林家府上还有事情需要我去交代,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赖子良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那四名手下也是紧跟其后。

“等一下!”

就当赖子良快要走出铁铺之时,余洛突然开口。

赖子良身影猛然一顿,紧了紧拳头,转身却又笑着问道:“二长老,还有事?”

“当然有事!”

余洛声音忽然提高,呵斥道:“砸我门面烧我店铺,这些小事我都可以忽略,因为明日一早这些东西就全部租借给你们林家,可是伤我余家之人便算大事!”

赖子良微微低头,问道:“敢问二长老该如何解决?”

“自然好解决!”

余洛指了指赖子良身后四人,冷声道:“你带了四人前来闹事,我也带了四人,让我的人打断他们一人一条腿,此事我便作罢。”

赖子良身后顿时响起了一阵低语声。

“这算是欺人太甚?”

赖子良压制住内心的愤怒,这余洛不仅要让他难堪,还要打他的脸!

“以炼气士的身份去欺负一个普通人,就不算欺人太甚吗?”余洛抬起下巴,反问道。

赖子良无法反驳余洛的话,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老大!不要啊!”

“他们这是欺负人!”

“我可不想成为废人!”

“大哥!你可要想清楚啊!”

随赖子良而来的四人在其身后阻止。

余洛见到赖子良的点头,微微挑眉,身后几人看到自家二长老的动作,一同持起木棍走向赖子良。

砰砰砰砰!

四道捶打之声响起,赖子良身后四人的右腿皆是被打断。

赖子良胸口气的起伏不定,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回可以走了吧?”

就当余洛准备说话之人,身后有人走了出来。

正是余周。

余周虽然看不见赖子良的容貌,但是他知道赖子良就站在自己面前。

“你的命,由我来取!”

余周声音虽小,但是神态异常坚定。

一个瞎子废人居然想要取炼气士的性命?

可在赖子良看来,像是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

“哼!”

赖子良冷哼一声,不再逗留此处。

余洛转吩咐道:“你们四人将铺子里打扫一下。”

随余洛而来的四人应是便行动起来。

……

……

铁铺街头,有辆黑色马车,里面正是赖子良等人。

赖子良闭目养神,安静地端坐在主位之上。

看似平静祥和的他却被自己青筋暴起的拳头给出卖了。

四位随从虽然右腿一同被打到骨折,但是他们极有眼力见儿地看到自家老大在隐藏自己的愤怒,一直都在忍痛不语。

忽然,赖子良松开紧紧攥住的拳头,睁开眼睛轻声道:“我知道你们很痛,可是我现在也很痛,明明已经成为炼气士的我,现在被人打到痛心。”

随从们闻言,连忙开解道:“老大,不必如此,那可是余家二长老,我们几人敌不过也是正常的。”

赖子良微微吐气,冷笑道:“今日回府之后我便闭关,势必打破那层道障!” YYOKcRbymEPi6l2h3eBl0Ac1mquikKJZXlusV8G52XGpkcM6sE46MPtrYCqV5oA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