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智斗恶人

小瞎子余周今年年底就要年满十六,虽然长相五官端正,看上去极为招人喜欢,但是那双紧闭着的眼睛给人一丝遗憾遐想之意。

十年之前,余程一家三口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赖子良推下马车。

余程之妻余周之母摔断了腿,而余周也是脑袋磕到了石块,昏死过去。

余程与妻子分开之后,紧抱着余周向前逃去。

可是一阵妖风吹过,余程与余周被分隔开来。

再找到余周的时候,发现余周小小的身影浸泡在莫名的血水当中,周围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妖魔之气,夹带着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天地灵气。

地方厢军有炼气士在内,深入其中将昏迷不醒的余周带了出来。

当余周冲昏迷中醒了过来,才知道母亲已死,而自己也是双目失明,再难救治。

一晃十年过去了,余程从没有放弃自己的儿子,他将每日赚来的钱财都积攒下来,为余周寻找医治眼疾的法子。

可是时至如今,余程根本没有能力去救治余周,他去求助族里管事者,而族里管事者却以余周无修行可能的理由将其打发回去。

是啊,十年都未曾医治好的瞎子如同废人一个,何必花费大代价在其身上呢?

……

……

每一个见到余周的人都会短暂地感叹他的身世遭遇可怜,但是一次照面过后,便将余周的事迹作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没有人会记得余周的真实感受。

十年之间,余周都是在黑暗中度过。

如同太阳之下人们的影子一般,被人转眼忘记。

就像现在一样。

破破烂烂的铁铺当中,明明是有余程余周父子二人的存在,可是当赖子良等人进来之后,完全将余周此人给忽略过去。

一个尚未成年的小小少年,又是瞎了十年的废人,有谁会在意他呢?

他人不知道,可是余周自己知道。

他知道自己手中的铁锤究竟有多重!

他知道自己冲砸出去的那股力道究竟有多大!

他知道自己等待了这么久才寻找到的机会究竟有多好!

炼气士?

高人一等的炼气士又如何?

当围观之人看向铁铺之中,那个消瘦的瞎少年竟然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气,全都被震惊到了。

“那是小瞎子余周?”

“他不是瞎了十年吗?怎么还能砸得那么准?”

“莫非他也是炼气士?”

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倒在草药晾架里的赖子良嘴角居然流出一丝鲜血出来,他愤怒不已地看着铁铺里的小瞎子,歇斯底里地叫喊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杀了他!”

堂堂炼气士居然被一个瞎子废人用铁锤轰飞出去,这件事情是流传出去,他赖子良还有何颜面在林家之中待下去。

跟随赖子良而来的那几人听到自家老大发话,转身冲向余周。

余周连忙后撤两步,侧身仔细听着他们的脚步声。

十年里,余周一直处于黑暗当中,在这间铁铺里他不知道摔倒过多少次跟头,不知道被滚烫的火水多少次烫伤过,不知道被重重的铁器多少次压倒过。

对于这间铁铺里所有东西的摆放,他都了然于心,犹如目视其物一样。

例如离他最近的那位壮汉脚下有块磨铁石。

在他左侧七八步远的那人头顶上还有一柄还未开封的铁剑。

而他右侧那人正在踩着火炉冲来。

离他最远的那人身侧有一盆准备冷却的火水。

这一切虽然余周看不到,但是他能“听”得到。

而此时余周动了!

他向着右侧做了一个要逃走的假动作,离他最近的那位壮汉见状,也是向前一步拦住余周的去路。

却不知道他的脚下放着一块磨铁石。

哗!

壮汉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磨铁石,一下子被其绊倒,整个人毫无控制地向其同伴倒去!

而他的同伴正是头顶上有柄未开封铁剑的那人。

这人见到壮汉向自己倒来,连忙跳了起来以求躲开他阻挡不了的身躯。

砰!

这是头部狠狠撞到铁块的声音。

那人吃痛地抱住自己受伤的脑袋倒在地上,却是将那柄未开封的铁剑撞得脱落下来,直冲向他的另一个同伴而去。

而他的另一个同伴正是踩着火炉的那人。

此人见到短短数息之间自己这边就有两人倒下,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柄巨大的黑铁之物向自己砸来。

他赶紧侧身,准备躲过这柄不知从何而来的黑铁之物。

可是脚下一个不稳,竟是整个人倒向火炉当中,吓得他连忙扭转身子,向着另一边倒去。

而另一边正是赖子良的最后一位同伴。

当他还没有看清局势变化的时候,就准备接应住从火炉之上倒下的同伴。

却是被其倒下的惯性,猛然向身后冲去。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便是赤红一片的火水!

哗啦!

最后一人一脚踹翻了盛满火水的铁盆,火水瞬间四溅开来,向着铺外铺里大范围撒去!

“啊!”

“好烫!”

“这是什么东西!”

“快救救我!”

炙热无比的火水撒在赖子良等人身上,犹如被烟花炸到一样,整个人都跳将起来,试图能够减轻火烧之痛。

而“罪魁祸首”的余周早就躲在一边,没有半点火水滴落在他的身上,哪怕一块衣角。

如天女散花一般的火水散落在铁铺当中,燃起了点点火星,火势虽然不大,但是燃烧的区域很多。

铁铺阴暗角落里,被点点火光衬托的余周,在赖子良等人看来,就像一尊不带情感的杀手。

这些画面在短短瞬息之间就已结束,时间虽短,但是极为深刻地让围观之人牢记于心。

听着周围之人对余周的指指点点,在赖子良看来,就是对他绝大的侮辱。

身为炼气士的他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瞎子废人偷袭倒地也就罢了,可之后,四个人正面进攻余周,居然也被他一个人全然解决了。

大庭广众之下,若是不报此仇,再无资格去做林家的座上客!

啪!

赖子良一掌拍地而起,先前那一道道天地灵气再次浮现在他的周围,裹挟着他飞速冲向铁铺之中孤独一人的余周!

而此时,余程也是醒了过来,还未看清局势,就看到赖子良向着铺子里飞奔而去,虽然他没有回头去看身后之人,但是他知道赖子良的目标就是自己的儿子!

“不要!”

余程现在胸口肋骨断裂三四根,右臂也已骨折,根本站不起身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赖子良跨过他而去。

身处铁铺之中的余周虽然无法睁开双眼,但他能听到那位赖子良已经向自己奔来,而自己既不是炼气士,手里的底牌又全都抛出,似乎只能站着等死。

“给我住手!”

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天地灵气随声出现,穿过铁铺燃烧的木窗,硬生生地阻挡住赖子良的去路。

赖子良身为炼气士,自然知道这股天地灵气的厉害之处,站在离余周数步之远的地方,转身质问道:“是谁!” V4ro8XfFpssKz6rCz3aPU34dmgaGeUTZC5l6hVEcWYNO0VdPKtlgeYcq+B7y62h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