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瞎子余周

“想不到吧!”

赖子良双手抱胸,满脸的快意,笑道:“十几年前我还是你的小跟班,可谁知,风水轮流转,我居然成为了一名炼气士!”

听到赖子良肯定的回答,余程眼中的光芒急速消失。

那是自知不敌的希望光芒在消失!

……

……

天地之间,有灵气而生,世间万物皆是赖以生存,而人亦是如此。

不知在多少年前,有人意外发现自己可以炼化天地灵气,为自己所用,成为高人一等的炼气士,并将炼气之法口口相传于亲密之人,严禁广传陌生之人,导致炼气士的数量对比人族总数极少。

而万年之前,妖魔乱侵人族栖息之地,炼气士身先士卒,抵抗妖魔进攻,但无可奈何妖魔数量巨大,炼气士再怎么厉害,也是处于节节败退的局面。

为求自保,炼气士们共同商量讨论过后,宣布将炼气之法无条件地分享给所有人,以联手抵御妖魔。

至此,炼气士数量呈爆发性增长,那些原本苦于有天赋无炼气之法的人们得到了心仪已久的东西,境界算得上一日千里。

由于炼气士急剧增多,在虞朝太祖的领导下,妖魔被驱逐人族地界。

而炼气之法根据虞朝太祖的旨意,没有被收回,还被深度广为流传下去,供更多人去修炼。

到了万年之后的如今,几乎成为了人人皆可炼气的时代。

万年之前的虞朝太祖虽然极为开明,为天下人创造了人人皆可炼气的基本环境,那并不代表着,只要是人就能修行,就能成为炼气士。

十几年前,余程与逃荒而来赖子良为好友。

余程背靠余家,拥有一项铁匠的本领,生活还算过得去。

而赖子良不一样,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为了来到东山镇,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万般无奈的他只好投奔他最好的朋友余程。

余程不仅嫌弃赖子良的条件,还将打铁的诀窍告诉了他,让后者在铁匠铺子里站稳了脚跟。

随后,妖魔之乱突生,余程携带妻儿逃难,为了赶上地方厢军,余程一家三口乘坐马车拼命向前奔跑,就快要与地方厢军汇合的时候,却发现了将死的赖子良。

余程出于兄弟情义,将濒死的赖子良带上。

马车空间有限,加上赖子良这个负担,速度根本跑不快,身后的妖魔死死逼近。

正在余程思索办法之时,赖子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余程一家三口全部推下马车,一人加速冲向地方厢军。

而后,余程妻子摔断了腿,自知已无生机可言,便苦苦哀求自己丈夫带着小余周先走,自己去吸引妖魔的视线,给余程余周创造了逃生的条件。

他的妻子却是惨死在妖魔之乱中。

那个赖子良也是消失不见。

……

……

“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余程回想起当年妻子的惨状,不禁破口大骂起来。

若不是这个挨千刀的赖子良,他们一家三口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等田地。

赖子良收起笑容,一个踏步向前,肘部微微弯曲,用力地抵在余程的胸窝之处。

啪!

余程瞬间被其撞飞!

咚!

砸在供火炉燃烧的木柴里,将木柴震得四飞开来!

“我余程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你这般害我家破人亡!”

余程摔落在木柴堆里,眼眶通红地大喊道。

此声惊动了周围的邻居,越来越多的人向着铁铺这里走来。

赖子良也不怕围观之人的口舌。

他身为修行之人,体内已有天地灵气存在,便是觉得自己高出他们一等,自然不将这群人的指指点点放入眼中。

赖子良蹲下身来,低声道:“俗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十年之前我若不那样做,不仅我活不下来,你们也全都死在那里!”

看着余程愤怒的模样,赖子良竟然笑道:“虽然我知道当年的我做得不对,当时重新选择的话,我还是会再来一次!”

“你个杂碎!”

余程很想暴打赖子良一顿,以泄心头之恨,但他不能!

手臂折断,胸口处的肋骨断裂,难以支撑他起身复仇。

“知道我为什么今天会来吗?”

赖子良盯着余程的双眼,寒声道:“修行之人时有道障在身,十年前的你就是我的道障,只有亲眼见到你跌落在肮脏不堪的泥泞中,我才能继续在修行大道上走得更远!”

话音落下,余程的脸色忽然变得青红交加,竟是从口中吐出鲜血出来!

噗!

余程被气到吐血,整个人精神萎靡,颤抖着举起左手食指,对着赖子良虚弱无力地说道:“你……”

“若不是今天人多眼杂,现在我就能一招杀了你!”

赖子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轻声道:“不过我以后有的是机会,杀你……如同宰狗一般轻松。”

余程闻言,又是被赖子良激得喷出一口鲜血出来,随后脑袋一歪,急火攻心地晕了过去!

赖子良见状,转向大街,对着众多围观之人解释道:“我奉林家家主之命,前来铁铺收房,好心好意相劝余程,却不知他的心眼极小,竟是对我大打出手,实属不该!”

围观之人看到余程伤得如此严重,便是出言说上几句。

“那你也不应该把人打得那么重!”

“以后都是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至于下狠手吗?”

“定是你强买强卖,这才让老余做了出格的事来!”

众人纷纷议论,围在店铺门口。

赖子良双手负于身后,也不反驳。

向前微微走出一步,其身旁竟然无端显现出一道道神秘气流!

围观之人虽然都不是修行之人,但都曾是向往修行的人,对所谓的天地灵气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是……天地灵气!”

“炼气士!老余这是惹到了不惹的人!”

“快别说了!我们走吧!”

见到了赖子良炼气士的真实身份,铁铺的邻居们顿时生出了怯退之意。

“各位,都散了吧!”

赖子良话音虽轻,但是落在众人耳间,就像是圣旨一般有效。

众人瞬间作鸟兽散。

而赖子良此时也不再看昏死过去的余程。

现在的余程可不是之前那个令他羡慕嫉妒的余程。

现在的余程对他来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这样的人已经不在赖子良的眼中。

所以赖子良准备离开这个令他心满意足的地方。

“就是现在!”

一道令赖子良等人忽视许久的声音骤然响起。

伴随而来的还有呼啸而过的破风声!

砰!

一道灰泥色的事物以极快的速度冲砸在赖子良的后腰之处!

顿时将其击飞,轰然撞落在对面大街上的草药晾架上!

把原来准备散去的围观之人又给吸引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他怎么被打成这样?”

“铁铺里还有别人?”

破破烂烂的铁铺除了余程之外,当然还有别人。

那是这条街都耳目能详的、却是经常忽略的人。

小瞎子,余周。 n2XogGtWjXxLzAEQO4o8eo7RBKCFvoTse6+F4m1m4dy1PBnnAVHIVBXL10fwrw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