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1章 余家铁铺

“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余周浑身大汗地站在火炉旁边,闭着双眼问道。

而在店铺门口,有位身形壮硕的男子依靠在木柱上,回头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有些于心不忍。

余程身为余周父亲,这些年来对其亏欠太多。

余程摇了摇头,道:“十年前的妖魔之乱,至今都深深影响着扬州江东六郡,族里越来越不入不敷出,大长老和三长老已经决定了,连同我们这间铺子族里的十几间门店,全都租借给林家。”

余家原来在东山镇中算作顶尖大族,在城里有数十处房产,在城外也有数百亩土地种植灵作物,收入颇丰。

可是在十年前妖魔之乱的到来,余家所有的一切几乎毁于一旦。

东山镇外数百亩面积的灵作物首当其冲,余家立足东山镇的这些数十年基业,一夜之间被妖魔践踏得难以接近。

因为妖魔过后的地域,天地灵力萎缩,且狂暴无序。

所有的灵作物枯竭死去,其下的灵土也是不能再作种植之用。

妖魔之乱被朝廷援军平息之后,余家为了延续家族香火,不得不向以前的对手让步,以低价格将城中十数处高价值的房产,贱卖给林家和陈家。

余家原以为有了房产易价而来的钱财,能够支撑他们东山再起,可谁知林陈两家竟然联手对付余家。

每当余家准备振兴家族的时候,林陈两家都会明里暗里地进行打压。

十年过去了,余家都是靠着族里的积蓄,和老家主的境界而残延。

可如今,余家第一人老家主余景孟却在年初之时旧疾复发,为了医治好家中的顶梁柱,族里花费了大量的钱财,现在已经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再不做出改变,余家就将覆灭!

为了养活族人,为了盘活族里那些仅有的可怜产业,余家高层决定把余程这种铺子的门面租借出去。

“租借?那和直接购买有何区别?”

不知是不是十年之间都处于黑暗中的缘故,余周的声音异常冷静。

“这也是余老家主的意思,只能租借给林家,要是直接出让给他们,恐怕我们余家可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

余程说话之声和打铁声音一样沉稳。

自十年前余程丧妻之后便再未娶,孤身一人守着这间铁铺,守着余周长大,在此期间,很少与外人交谈,久而久之养成了一副老实人的模样。

可是,在这人心险恶的世界里,好人一般没有恶人长命。

铛!

余周手中铁锤猛然锤在火铁之上,砸出火花四溅,滚烫的火星碎块落在他赤裸的手臂上,他却是习以为常。

听到父亲口中“老家主”三个字的时候,余周就知道此事已无回旋之地。

老家主余景孟在数十年前击败余周的祖父,夺得家主之位,至今已有三十年之久,身居高位这么多年,家主之威早就深入人心。

很多时候,谈判定不下来的家族大事,基本上都是由老家主余景孟的一句话而决定了结果,堪称一言定乾坤。

不知是不是和余周祖父有关,在余周祖父逝去之后,余景孟一直针对余周祖父这一脉的族人。

除去那些拥有修行天赋的族人之外,余周这一脉的修行天赋低下者和普通人全都被分配到余家偏僻产业里。

这么些年,依靠个人实力,跻身于余家高层的人只有余周的二伯,余洛。

余洛是余周父亲的二哥,凭借过人的天赋,在余家仅有的三个长老席位中力取一席,为余周这一脉的族人保留了最后的颜面。

余周将铁锤竖了起来,把锤炼成型的火铁之物放入水池之中降温。

嗤!

一阵阵白烟随水泡而生。

余周自十年前那场妖魔之乱后导致双眼失明,与余程一样,寡言寡语。

当他知道此事不能再做改变的时候,只能认下。

“周儿你歇歇吧,族里下了命令,明日一早便来收房,今天夜里爹就得把家当收拾好。”

余程转身向里屋走去。

这间铁铺虽破虽小,但对于他爷俩来说,可是最温暖的小窝了。

明日一别,再想来这里睡上一觉,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

哒哒哒。

余周的双耳忽然动了动,闭上双眼的面容极为冷漠。

他将手放回铁锤的手柄处,低声道:“他们来了!”

余程停下脚步,听到余周的话,他有些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着后者。

忽然间,三五道身影站在了铁铺的门口。

余程抬头看去,发现这几人的面孔有些眼熟。

为首之人双手环抱,看着余程不解的眼光,道:“怎么了老余?不认识我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余程顿时想了起来,惊道:“是你?”

“哈哈,就是我!我回来了!”

那人一脚踏入铁铺,朗声道:“想不到这么些过去了,你还是一个臭铁匠!”

余程闻言,神情瞬间变得寒冷,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给我出去!”

“快十年不见了,你还是这副德行!”那人继续嘲讽道。

余程猛然转身,高声道:“赖子良,五息之内你还不给我滚出去,别怪我不客气了!”

赖子良全然不怕余程的威胁,竟然大摇大摆地找个凳子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晃晃悠悠地看着后者。

余程见状,脑海中瞬间回想起十年前那幅令他难以释怀的画面,仰天长啸,随手从身旁扯出一根未锤炼的铁条,向着赖子良冲去!

赖子良放下双腿,双眼微眯的看着余程的一举一动,居然没有从凳子上起身。

就当余程离赖子良只有三步之近的时候,赖子良下盘不动,上身微微一侧。

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是躲开了余程这记攻击。

啪!

余程此时已经使出了大力,根本没有想到端坐在木凳上的赖子良居然能够轻松躲开他的铁条。

砸落成空的铁条甩在了赖子良身后的木箱之上,木箱顿时四分五裂开来。

就在这时,赖子良动了!

他的双手一前一后出击,左手抓住余程的肘部,右手抓住余程的腕部,猛然发力一捏。

“啊!”

余程忽然哀嚎起来,手中的铁条也是应声松开。

吃痛的余程想要强行甩开赖子良的双手,却是无济于事。

“哼!你以为我还是十年前的我吗?”

赖子良冷哼一声,猛地起身,双手不动固定住余程的右臂,而他的肩膀随身迎上,顶在后者的右手肘部。

咔嚓!

疼痛不已的余程再次嚎喊起来。

他的右臂已经被赖子良用肩膀大力顶断,呈现出相反方向程度。

虽然没有鲜血流出,但是断裂的骨头刺在皮肤之下,看上去极为可怖!

待在一旁,紧闭双眼的余周连续听到自己父亲的哀嚎声,却是一动不动,仿佛受伤之人不是他的父亲。

若有人仔细观察余周,就能发现,余周紧闭的双眼之下,眼球在迅速滚动着,两只耳朵也在微微颤抖着,像是听辨着什么似的。

剧痛之下的余程再无还手之力,往后退了几步,抱着扭曲变形的右臂盯着冷笑的赖子良。

“你……你成为炼气士了?”

不可思议的声音从余程口中传出。

铁铺中,除了随赖子良来的那几人表情依旧之外,不仅余程被前者震惊到,就连久久未曾说话的余周闻言,也是捏紧了双拳。 cDa9Lm7vEaJW1zbfv9YfwjXNFxFxYU17AS0o0RRza2KHqfq4IsbXpCI/i0hhuaS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