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开局重生天尊头骨
妖鲤鱼肚白

第一章:我穿越成了骷髅

“我是谁?我在哪儿?”

“不对,这里不是阎王殿!”

“什么情况?”

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凌云满是疑问。

“嘶,头疼死了!”

随着脑海一阵刺痛,下意识的要跌倒而去。

砰!

砸在地面的声音顿时让他傻眼。

“我身体呢?”

“怎么只有个头?还是个骷髅头,天哪,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回想起穿越前一个小时,自己还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迷茫于人生方向,在街上闷头走路的时候。

忽然一辆车疾驰过来!

当场将他撞死!

依稀还记得当时路人惊呼道:“头都撞没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凌云心中,惊慌不已。

难道说……自己被什么人,用什么先进的黑科技,将头给保存了下来?

就在他这般想着时,一个清脆的声音想起。

“哎呀,先祖圣遗物怎么掉地上了!”

这时,一个身着粉色裹身素袍,御姐模样的女子推门而入,立马将地上的骷髅头端放在桌上。

“先祖莫怪,先祖莫怪!”

先祖?圣遗物?什么玩意?凌云一脸懵圈……如果他有脸的话。

女人对着凌云拜了两拜,旋即又转身走向前方的浴池。

她慢慢的脱掉了衣服,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没入了水中,雾霭蒸腾中,妙曼的酮体,若隐若现。

“该死的水雾,什么都看不清啊!!”

惊慌,不安,恐惧,此刻全部烟消云散,老色痞的信念,足以战胜一切!

“过来点,再过来点!就快看到了!”

也不知,是不是凌云无声的祈求,真的灵验。

女人又从水中走了出来,拿起毛巾,仔细的,轻柔的,擦拭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从脖颈到锁骨,从玉背到腰肢……

感谢老天!就算是个骷髅头,这一刻,也是值得的!

就在凌云感慨时,女人披着轻纱薄裙,走到了案台旁。

她坐在凌云前,面色凝重满眼恭敬,拿起三根供香,平端于眼前,眼睛一闭一睁,三根供香,竟无火自燃。

“凌云天尊,慰及身形,子弟灵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周身……”

女人嘴里,突然念出一句咒语。

“先祖在上,云烟宗一百三十六代宗主,凌紫烟,叩见先祖!”

咚咚咚!

凌云一怔,总觉得,这些咒语有些耳熟,但又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三磕九拜之后, 凌紫烟将手中的供香,插在了香炉上。

完成这一切后,凌紫烟如获重释一般,直接就瘫坐在了台案旁。

她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喝了几口后,便开始抱怨了起来。

“唉,当初就不该在老爹面前拿自己的姻缘发誓,说什么宗门不崛起,就终身不嫁……这都两百年过去了,同辈的师姐师妹,早就儿孙满堂,而我连男人的手抖没碰过……”

“不对,我就不应该继承这个宗主之位!”

“什么破宗门,穷的叮当响,门中弟子,资质一个比一个差……”

“要不,干脆变卖宗门祖产,一个人远走高飞得了……”

此时的凌紫烟脸色微红,眼中都是怨怼不满之情,没有半点宗主的风度,倒更像是一个没品的酒徒。

说着,凌紫烟又转头注视着台案上的骷髅。

凌云被他看得,有些发毛。

“你!你你你!我都拜了你两百年了!天天三跪九叩!睡觉也带着你,洗澡也带着你,就连如厕也都带着你!!”

“你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有啊!”

“老爹不是说,你是我云烟宗的先祖吗,云烟圣地的创造者,凌云天尊吗?”

“不是说,你是宗门崛起的希望吗!”

“动一动,你倒是动一动啊!凌云天尊!凌云先祖!”

一边说着,凌紫烟还不忘用手,敲打着骷髅头。

咚咚咚!

宛若敲打木鱼一般,发出清脆的声响。

伴随着响声,凌云的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眩晕感。

哗啦啦!!

无数嘈杂的声音好似潮水一般用来。

这些声音好似从来源于四面八方,又好似响彻在内心深处,分辨不出言语,分辨不出男女老幼。

杂乱的声音,让凌云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云烟圣地!

凌云天尊!

突如其来的记忆,瞬间与凌云的灵魂,融为一体。

凌云当即便明白了过来。

自己,穿越了!!

这个世界,名为太玄!

而他现处的位置,乃是云烟宗。

十万年前,这里……乃是一处圣地!

而它的创建者名字刚好与凌云同名同姓,也叫凌云。

不同于屌丝凌云,十万年的那个凌云修为通天,引渡上界灵力,助太玄界崛起,被世人尊称为凌云天尊。

只可惜,凌云天尊却造奸人陷害,身死道消。

但实力强如凌云天尊,又岂会不留后手?

龙脉封五脏,圣地存神魄!

蕴养十万年!破而后立!

一朝苏醒,天下臣服!

今天,本应该是,十万年前的凌云天尊,觉醒之日。

却没想到,凌云的灵魂突然穿越而来,在凌云天尊苏醒的最关键的时刻,抢占了他的头颅,让他十万年的计划,全部泡汤,只剩下了一些残魂记忆,也都已经在此刻,被凌云给融为了一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个啥……凌云天尊啊,俗话说得好,不知者无罪,我也不知道这是您老的头颅,您可别怪罪我啊。”

“既然您都死了……那,那以后,你的头,就是我的头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利用这个头的……虽说不能动,但至少还能看看……”

凌云暗自嘀咕着,心里隐隐还是有些发怵,一个活了十万年的灵魂,说没就没了?

砰!砰!砰!

房门外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凌云的思绪和凌紫烟的喋喋不休抱怨。

“宗主,大事不好了!大师兄骗许家傻儿子丹药的事情,被许家家主知道了!!他们带人打上门来,师兄师妹们,撑不住了啊!”

“骗丹药?”凌紫烟猛地惊坐而起。

“这混蛋!又给我捅娄子了!上个月偷了村里李大娘家的牛,骗我说山上猎的,烤了吃了!害我赔了十两银子!十天前,卖假药被官府查上门,我赔礼道歉,花了一百两才摆平!现在居然骗上许家了……”

“师傅,别说了,再说下去,你怕是见不到大师兄了!”

“我马上过去!”

穿好衣服,凌紫烟连忙走了出去。

刚迈出房门,这才想起,先祖的头颅没带,又迅速转身,将骷髅头抱在怀中,飞向宗门的山门处。

不过片刻,凌紫烟便来到了山门处。

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山门,此刻乌泱泱的站满许家的人。

而云烟宗的四个弟子,全部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身上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看着眼前倒地哀嚎不断的弟子,凌紫烟丹田一口灵气升到咽喉处,声音顿时如同炸雷般响起。

“都给我住手!” wSOhTTAnFxha9iK9jkJjyxQHQJaPHR5ym7OJHphC0Rvx5WVPTcmb7JcDYh80ylIR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