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水洞旖旎

老黄皮子看到林逸跳出窗户,立刻咔咔咔一阵叫唤,数十条黄皮子立刻从大门一拥而出,朝林逸追来。

人类的两条腿,永远跑不过动物的四条腿,虽然他占了先机,但黄皮子很快就追了上来,不一会就离他只有十几米了。

若顺大道往前进村,不出一百米他就会被追上,在黄皮子锋利的牙齿中被撕成碎片!

这条路是肯定不能走的。

面前就是恰木河,宽约十丈,深不见底,这或许就是他逃脱生天的机会了!

黄皮子会游泳,但林逸绝不相信,只会狗刨的他们,能游的过大学蝶泳第一的他。

他估计的很正确,等他爬上岸的时候,黄皮子们才游了四分之一,速度比他慢了不止一点。

他没敢休息,赶紧往前跑去。

回村是不行了,只能翻过山梁,去隔壁村暂时躲避一晚了。

皎洁的月色下,林逸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回头一看,黄皮子已经不见踪影,心下一阵轻松。

刚迈开大步下山,突然脚下一空,身体猛然下坠!

我靠!

掉进山隙了,这下必死无疑了……

噗通!

一声巨响,林逸跌落在了水里。

幸好下面有这潭水,否则,这么高掉下来,不死也得残疾。

林逸心里万幸着,借着头顶那点微弱的月光,爬上潭边。

刚才从河里出来的时候,衣服就湿了个透,那会急着逃命,顾不上这等小事,现在又从水里爬出来,精神松懈之下,立刻觉得冷了。

林逸几下脱了个精光,拧干水,擦身子的时候,突然决定不穿了。

这个山洞温度正好,不热不凉,又没有人,何苦穿这湿漉漉的衣服遭罪?

正想着,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丝亮光。

有出口?

林逸心中大喜,提着衣服就往过跑去。

跑了不远,转了一个弯,面前出现的景象惊呆了林逸。

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十几只红色巨烛高燃,映照的房间亮如白昼。

房间中间,一张精雕细琢的红木大床,轻纱高挑下锦被香枕,上面躺着一个女孩!

一个面容绝美,身材火辣的女孩!

一个不着寸缕的女孩!

一个正在做着羞羞的事的女孩!

我靠,我确实是闯进人家女孩闺房,并且看到人家的秘密了!

还是这样一丝不苟的闯进来!

若被人家发现,我肯定会被当成意图强奸的坏人,那我可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略略清醒的林逸想到这里,立刻吓的兽血消退,悄悄的往后退去,准备等到天亮了,女孩起了床再来。

突然,他的脚踢到了一个东西。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吓的林逸一个激灵,呆立当场。

“谁?”

女孩立刻坐起,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漂亮的大眼睛里,除了探寻和不解,却没应当有的惊吓和慌乱。

“对不起,我没有冒犯之意,只是偶尔路过,我现在就走,您继续,您继续。”

林逸赶紧用衣服挡住关键部位,挤出自以为最礼貌最无邪的笑容,边说边往后退去。

“路过?”

女孩喃喃自语着,美眸流转,上下打量着了林逸几轮,突然嘴角一翘,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真是路过,如假包换……”林逸赶紧强调道。

“不用换,就你了!”女孩的笑容突然灿烂,对他招手,肯定说道:“过来,本小姐今天就临幸你了!”

“什么?”林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呼出声。

“快点过来,磨蹭什么?”

“这,咱们初次相见,这样不太合适吧,我……”

林逸用自己都陌生的声音,说着多年教育形成的面子话,但内心的驿动早已变成滚滚洪流,随着血液,奔腾到此时最需要的地方,把他的强自压抑的虚伪,用最直观的表现,粉碎的彻彻底底。

“要么过来喂饱我,要么我过去吃了你!你选!”女孩突然沉下脸,带着威胁说道。

这……

有区别吗?

好像还真有。

我喂你,是我主动,你吃我,是你主动!

如果出了问题,在法律上,好像第二个选择对我有利!

可在男人的尊严上来说,我应该选择……

“看来,你做出选择了!”女孩冷冷的说着,抬腿下床。

动作间,一抹神秘再次乍现,顿时点燃了林逸脑中的炸弹,让他一直强自坚持的虚假保守,顿时炸的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出自男人本性的傲然!

我应该是主导者,而不是被迫者!

“是的,我选择了,我来喂饱你!”林逸说着,释放了自己的本性,丢下衣物,大步走了过去……

………………

“哈哈哈,你小子真的在这里!”

一声狂喜的笑声,把林逸从旖旎春色造就的美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已经从昨天的锦被香床,春意盎然,变成了怪石嶙峋的阔大山洞,而他,正躺在一堆稻草之上。

一个白发白须,身着金黄色唐装的老者,正用惊喜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林逸吓了一大跳,赶紧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心中疑惑无比,对着老者问道:“您是谁?这是哪里?”

老者还没回答,一个穿着白色吊带背心,黑色热裤,面容绝美如仙子,身材火辣到爆炸的女孩,快步小跑过来,用冒火的目光看着林逸,指着他咬牙切齿的娇声喊道:“爷爷,快点给我杀了他!”

看着这个昨晚跟自己春风一度,血染白绢的女孩儿,再不复那种温柔滴水,娇媚多情,而是面如寒冰,满含杀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问:“你?要杀我?”

“你个恶畜,敢偷我的宝物,还……”女孩银牙紧咬,怒火难遏,指着林逸,好像真的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

“宝物?”林逸无比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偷她东西了?

难道是指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

可那是你主动要求的啊!

我……

“你的香囊是那个家伙偷的,不是他!

“他还不能杀,爷爷留着他有大用处!”

老者用打量猎物的眼神看着林逸,微笑着说道!

看到女孩纤细如柳的蛮腰之上,绕着一根红绳,绳子上系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香囊,心中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恐的指着两人,颤声说:“你们,你们是黄皮子……”。

林逸的话还未说完,熟悉到让他毛骨悚然的咔咔声突然响起,一群家犬大小的黄皮子,从远处跑了过来!

“本尊是黄老仙,什么黄皮子?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把你洗剥干净,煎炒烹炸,当早饭吃了!”

老者面色一变,恶狠狠地说道…… /6OaWCBh2UbKwOc10Z5gvqrRSwsmgW16zsq8ZS0Ty1SzjUmdEMWEJAc2yUqDj2e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