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我的老婆是风水师
压缩的六

第1章 黄皮子

长白山腹地的七月,晚风中的燥热已经消退,轻抚过肌肤时,带上了丝丝凉爽的惬意。

一座清装灰瓦的四合院,在残留的晚霞中落寞孤寂,屋脊上两个残破的朝天吼,宣示着这家人曾经的与众不同。

林逸站在院中,看着窗棂上重结的蛛网,脑海中浮现起幼时与爷爷同住的快乐时光,心中不由涌起浓浓的失落感伤,和对爷爷无尽的怀念。

一个六十来岁,短卦长裤黑布鞋的老农,这个名为下马洼的小山沟村长赵五爷,吱呀一声推开西厢房的门,用略带苍老的声音问:“林子,这个仙家,你是请走还是咋滴?”

林逸几步过去,看着里面一座布满灰尘的神龛,似乎又看到了爷爷坐在神坎边,那副神秘又庄严的样子。

“林三爷是咱这嘎最神的出马弟子,顶的柳仙法力最高,出马时只要一跳,神直接就附了体,就没有他看不了的事,唉,可惜……”赵五爷那一声长叹,勾起了林逸对家族往事的回忆。

林逸家是祖传出马仙,到爷爷这辈,已经做出马整整二十代。

林家供奉的是柳仙,仙家名叫常小青,爷爷称之为常姑姑。

出马之人,常违天合,所以大都是三种命,孤、贫、夭!

爷爷这辈得了个孤字,奶奶早早离世,孤独半生。

爸爸这辈,得了个夭字,在林逸三岁时,夫妻双双患病早逝。

林逸便跟爷爷相依为命,直到十四。

那年,邻村一个十六岁的黄花大闺女,每到夜深人静,便与人窃窃私语,还脱的一丝不挂,在床上作出种种怪相,似乎与人行闺房之事!

家人大惊,急忙请爷爷前去看事。

爷爷去后,请出常姑姑,怒斩了附体的黄皮子。

不想,此行却惹下黄仙,第二天晚上,无数黄皮子上门,杀死了爷爷。

成为孤儿的林逸,被送进市福利院,今年刚刚大学毕业。

昨天接到村长电话,说政府要修一条公路,正好路过他家老房子,让他回来,协商拆迁事宜。

“林子,要不去五爷家睡吧,家里这么多年没人了,一时也收拾不出来。”赵五爷热心的招呼道。

“不了五爷,我还是在家里睡一晚吧,以后,想睡也没机会了。”林逸说着,鼻子不由微微一酸。

有老房子在,他的心里好像还有个家,房子拆了,他的家就真的没了。

送走了赵五爷,林逸开始收拾爷爷出马的这间仙房。

他拿着抹布清理神龛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常姑姑的牌位,不由想起起爷爷原先的话:常姑姑法力高强,已经达到地仙的最高境界,随时可以飞升天庭,成为真神。

但却功德一直不能圆满,所以才借林家族人的身体,在人间行善,以积功德,这一借,便是二十代。

爷爷想在他这一辈送常姑姑飞升,自己一个人扛下孤贫夭的天谴,不再让后代子孙做出马。

不曾想,父亲也被选中,早早离他而去。

爷爷死前带着释然宽慰的笑,慈爱的抚摸着他的头说:“乖孙儿,爷爷用命送走了柳仙,我家孙儿以后可以逃过孤贫夭,快快乐乐过一辈子了……”

“爷爷……”林逸低喃一声,两行清泪不由涌出。

突然,屋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随之,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他的头立刻开始发晕,浓重的睡意即刻袭来。

黄皮子!

脑中猛然出现的这个词,让林一头皮一阵发麻!

这股香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爷爷出事那一晚,这种香味就笼罩了整个小院!

黄皮子会放臭屁的事,人人皆知,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黄皮子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他们毒气就会变的奇香无比,储存毒气液体的那个部位,也会变成一枚香囊。

这种香味,就是黄皮子迷惑人的一个重要武器!

林逸虽然没有被选为出马弟子,但自小跟爷爷长大,普通的防祟破迷招数还是懂一些的。

他立刻从供桌上的香炉里捏了一撮陈年老香灰,抹在鼻子下,猛吸一口气。

“阿嚏!”

一个喷嚏过后,脑海逐渐清明,香味之毒暂时无忧了。

但让他更加头皮发麻的事情出现了。

初升残月的映照下,院子里影影绰绰的出现了数十条家犬大小的黄褐色动物。

成了精的黄皮子!

这种东西,牙尖爪利,动作极快,还不停的发着香味,一不留神就会被迷惑,成为它的口中血食,一条就够可怕的了,一下来几十条,明显是不杀他誓不罢休的节奏!

虽然知道黄皮子的报复心极强,但也不知道它们竟然记仇到如此地步,把当事人杀了还不算,连他唯一的孙子都不肯放过!

“咔,咔,咔!”

随着奇怪叫声,院子里的黄皮子用发红的眼睛盯着林逸,呲牙咧嘴的朝屋里扑来。

林逸不敢再做丝毫耽搁,抓起铜香炉,狠狠的朝带头的那只黄皮子砸去。

那只黄皮子轻盈的一跳,躲了开来,但陈年香灰却在空中散开,如烟雾般笼罩了门口。

这是爷爷当年供奉柳仙的香灰,和黄皮子的气息有天生的冲突,虽然不能伤它们,但这股味道它们却不喜欢,因此黄皮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趁着这个机会,林逸一把关了房门,顺手插上门栓,急忙朝后窗户跑去。

等他打开窗户时,厚实的原木门板已经被撞的山响,门栓也发出了脆裂的声音。

林逸不敢耽搁,直接从窗户跳出,朝村里跑去。

黄皮子虽然成精,但本性属阴,对人类阳气聚集地有天生的排斥,所以,一般不敢在人多的地方现形。

老院子是太爷手里所建,为了给柳仙一个安宁的修养之地,选择了远离村庄的这里,也给黄皮子敢两次公然来犯提供了条件。

只要跑到村里,凭着几百上千的强壮男丁,几十条黄皮子绝不敢追来,林逸就算躲过了这一劫!

但,他还是想的简单了。

黄皮子虽然是动物,但成精之后,明悟已开,智慧不比人类低。

它们对这次的围剿林逸,也有细致的安排:下面的黄皮子负责进攻,房顶上还有一条老黄皮子,专门负责侦查和调度。 IZJ89fDC7QUX88VjWEijNhJTL2LjEzYuBvmOxhYIlp2a9d8t9gEySyawstzbtkQz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