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第四章 身份的差距

19、

夏以沫与余蓝擦肩而过,因为都是华人,有一种亲切感,两人礼貌的点头微笑。

……

专机上,顾修正准备下专机,一个随从匆忙走来,手中谨慎的捧着一台平板电脑,恭敬的对顾修说:“主人,将军来电!”

顾修接过平板电脑,将手中未完成的画像放在一旁,打开视频的同时,他脸上的表情已变得恭敬。

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大概五十多岁的年龄,黑色的发丝一丝不苟的梳理在脑后,样貌英武刚毅,气质儒雅尊贵,眉目间隐含着不怒而威的霸气。

他就是国内高官——顾胜!

“将军!”顾修恭敬的问候。

“海洋之心的事暂时放在一边,现在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顾胜凛然命令,“我失散多年的女儿终于有了消息,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找到,并安全带回北京!”

顾修有些意外,随即领命:“是,将军!”

“现在,我将她的画像及资料传给你。”

顾胜话音刚落,屏幕上便出现一张照片,看见这张照片,顾修震惊得目瞪口呆!

完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白雪般光洁细致的肌肤,罕见珍贵的紫蓝色大眼睛,这美得令人窒息的混血容颜跟他手边画像里的人物一模一样,那不就是刚刚离开的夏以沫?

顾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着照片旁边的资料,上面每一个字都清晰刻画在他眼中:夏以沫,十九岁,身高165,体重46公斤,香港外语学院夜大学生……

是她,真的是她。

“我本来想亲自去香港找她,无赖有政务缠身,暂时不能走开,所以将这件事交给你去办,顾修,这个任务至关重大,尽快将以沫带回我身边,不得有误!”

电脑里传来顾胜冷厉的命令,顾修收回思绪,恭敬的领命:“是,将军!”

挂断网络视频,顾修盯着手边的画像,那上面的笑脸那样纯真灿烂,那是她离开之后,他凭着记忆画出的她的画像,他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没想到她竟然有着显赫的身份……

“真没想到,夏以沫竟然是将军失散的女儿,这真是太巧了。这些年,将军一直到处寻找她,没想到却被我们遇到。”陈福震憾的感叹,转瞬想到一个重要问题,他急切的说,“主人,以沫叶小姐应该还没走远,我们是不是应该……”

“赶快追!”顾修回过神来,倏的起身,如箭般冲出去……

“是!”

夏以沫走出机场,看见一辆宝蓝色法拉利就从不远处急驰而去,像闪电般在她视线里划下一道完美的弧度。

宝蓝色法拉利?

夏以沫愕然睁大眼睛,脑海里闪现夜辰魅惑俊美的脸庞,刚刚到巴黎,第一眼就在灯光直射的玻璃墙边看见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现在又看见同样的宝蓝色法拉利……

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夏小姐,我是希尔顿酒店的职员,是特地来接您的。”酒店的职员热情的说。

“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开着蓝色法拉利的人是谁?”夏以沫问。

“他是炎黄集团总裁夜总!”

“什么?”夏以沫震惊的睁大眼睛,待反应过来,她就像离弦之箭般追向那辆蓝色法拉利,边跑边喊:“夜辰,夜辰,别走,等等我,我是夏以沫,我是夏以沫啊……”

夏以沫竭尽全力的呼喊,拼命的奔跑,她多么希望那辆车能够停下,像当初她们相遇时一样停在她面前,改变她的人生。

然而,蓝色法拉利却已经远去,心急如焚的夜辰根本没有听见身后的呼喊。

如果她能够早一点下专机,刚才在出口入就能迎面遇到夜辰;

如果出来的时候能够走快一点,她也能跟夜辰相遇;

可惜,他们终究还是错过。

“夏小姐,您认识夜总?”酒店职员试探性的问。

“对了,你应该知道他家在哪里吧?快开车送我过去。”夏以沫拉着那个酒店职员匆匆上了车。

余蓝与顾修迎面遇上,余蓝连忙说:“顾先生您好,我是夜总的助理,我们夜总……”

“有没有看见一个混血女孩往这里走过?蓝眼睛,黑头发。”顾修急切的问。

“有啊,她已经走出机场了。”余蓝说。

顾修火急火燎的去追夏以沫,余蓝连忙跟在后面。

一行人冲出机场已经不见了夏以沫的身影,顾修推测夏以沫可能上了希尔顿酒店的车,立即给希尔顿酒店打电话,酒店将那个司机的电话给他,他马上跟司机联系,电话很快就打通,司机说夏以沫的确在他车上,不过她要求他开车去找夜辰。

顾修眉头一皱,下意识的问:“以沫找夜辰干什么?”

“以沫?”余蓝十分惊讶,她知道夜辰最近找了一个香港女朋友叫夏以沫,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夏以沫本人,因为她近期一直忙着帮夜辰打理慈善拍卖会,没有去过他家里,而且夜辰也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自己的私事,

据她所知,那个叫夏以沫的女朋友一直都住在夜辰的海洋城堡,今天早上,夜辰还交待她联系凯撒给夏以沫订制慈善拍卖会的礼服。

她能肯定,这两个夏以沫一定不是同一个人。

也许,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顾修敏感的盯着余蓝。

“我认识一个香港女孩也叫这个名字。”余蓝解释,“你的朋友是哪里人?”

“香港人。”顾修皱着眉,他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有很多谜团等着他去解,不过他现在没时间想太多,果断的说,“先去夜家。”

“好。”

20、

夜辰火急火燎的赶回家,一辆救护车停在外面,几个医护人员正抬着人事不省的叶诺上救护车。

“诺诺!”夜辰冲到叶诺面前,看见她脸色极其苍白,奄奄一息,身上满是鲜血,不禁震怒的厉吼,“怎么回事?麦迪!”

“夜,夜总。”麦迪战战兢兢的走过来,慌乱的说,“是,是夏,夏小姐把叶小姐弄成这样的,我和他们几个亲眼看到。”

“以沫?”夜辰愕然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算怀疑“夏以沫”有问题,却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怔了几秒,他怒吼,“她人呢?”

“她已经跑了……”

“辰,先送叶诺去医院吧。”约瑟匆忙走过来,神色凝重的说,“她的伤势很严重,需要急救,这里医疗设备不足,所以我自作主张叫了救护车,不管怎么样,先稳定她的病情再说。”

“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夜辰激动的问约瑟。

“不会,虽然她的头部严重受伤,但我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约瑟坚定的说。

“好,约瑟,诺诺交给你,你亲自监护她的病情,如果她出了任何事情,我唯你是问。”夜辰郑重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大殿走。

“你要干什么?”约瑟问。

“我今晚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夏以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夜辰瞪着麦迪,“你给我进来。”

“是,是。”麦迪惶恐不安的跟随其后。

约瑟陪同救护车离开了城堡,开往巴黎市巴黎赫来兹医院。

夜辰来到夏小湖的房间,看见地上大滩的血迹,脸色变得凝重,他在门口站了几秒,小心翼翼走进去,仔细查看犯罪现场……

地毯上除了有陈福和医护人员带血的凌乱脚印之外,还有夏小湖的高跟鞋脚印,也染着血。

血迹旁边四处可见断落的发丝,有叶诺的褐发,也有夏小湖的黑发,地上还有几片断裂的指甲片,上面有残留的彩绘指甲油,那是夏小湖的指甲。

再看床头柜里,夏小湖的证件和他送给她的首饰已经不见,其它东西都还在。

地上的血液全都交汇在一起,由此可见,这些血都是属于一个人的,由此可见,夏小湖并没有受伤,这些血都是叶诺的。

夜辰已经断定麦迪没有说谎,看现场分析,叶诺和夏小湖应该是为了什么事起了争执,两人纠缠之际,夏小湖动手打了叶诺,然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叶诺推倒,叶诺头部撞到柜角,于是受了伤。

“将房门隔离,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破坏证据。”夜辰离开房间,一边快步下楼,一边果断命令,“等我找到夏以沫再考虑要不要报警。”

“是。”佣人将房门关起来,并在上面贴上封条。

“夜总,我们要不要通知叶小姐的父母?”麦迪忐忑不安的问。

“明天早上再通知。”夜辰回头幽冷的看着麦迪,“夏以沫是怎么逃跑的?”

“是这样的,夜总。”麦迪慌乱的解释,“当我听见声响冲进房间的时候,叶小姐已经满身是血,人事不醒,我当时就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叶小姐就推开我,像箭一般冲下楼,然后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你不会叫保镖拦住她吗?”夜辰咬牙切齿的厉喝。

“我是准备叫,可那时候约瑟刚好从外面进来,他问我发生什么事,我下意识的回答他,然后他一边往楼上跑一边焦急的询问我叶诺的现状,于是我就错过了叫保镖的时机,后来约瑟上来查看叶诺的伤势,一直指挥我忙这忙那,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等我忙完之后,已经通知保镖去找叶小姐……”

麦迪越说越小声,因为夜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简直能够喷得出火来,他狠狠瞪着麦迪,绝情的命令:“处事不当,还总是找借口,你已不配做我的管家,收拾东西,滚。”

麦迪惭愧的垂下头,低声说:“夜总,临走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事要禀报您,您让我查夏有财的身份,我已经查出来了,夏有财的确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烂赌鬼,可他并不是没有其它亲人,他还有一个老母亲和两个外甥女……”

“两个外甥女?”夜辰心里闪过一个极其不好的预感。

“是的,他那两个外甥女是双胞胎,名字叫……”

“叮铃铃……”正在这时,夜辰的手机又响了,他烦躁的接通电话,是约瑟打来的。

“辰,你快到医院来吧,叶诺的情况不太乐观,我怕万一出什么事,我担当不起。”约瑟的语气十分焦急。

“好,我马上来。”夜辰挂断电话,正准备赶去医院,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余蓝打来的,“夜总,我已经接到顾先生,不过……”

“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诺诺出事了,挂了。”

夜辰直接挂断电话,带了两个保镖匆匆开车赶去医院。

车开在路上,被希尔顿酒店的车拦住,夜辰正要发作,只见对面那辆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夏以沫,他马上推门下车,怒气冲冲的向她走过去……

夏以沫看见夜辰,心情十分激动:“夜辰,我……”

“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挨了夜辰狠狠一个耳光,他用力极大,她的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错愕的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为什么打我?”

“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夜辰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的怒骂,“表里不一,贪慕虚荣,心如蛇蝎,你真让我恶心!”

夏以沫震惊得目瞪口呆,她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那天晚上与他分离之后,她就陷入牢狱之灾,在监狱里受尽折磨,而他却在奢华的城堡里与另一个女孩享乐,事隔一个多月,他们在异国他乡相见,为了打听夏小湖的消息,她才来这里找他,可是刚见面,他就这样对她。

她完全蒙住了。

“海特,亚尔!”夜辰命令,“把她带回去关起来,等警察来处理。”

“是。”两个保镖前来押着夏以沫。

希尔顿酒店的司机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这时顾修正好打电话向他询问夏以沫的情况,他连忙走到一边接听电话。

“不要碰我,走开。”夏以沫一边挣扎一边愤怒的质问,“夜辰,你发什么神经?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把我关起来?”

“你不需要跟我狡辩,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夜辰憎恶的瞪着她,“你最好祈祷诺诺没事,否则你就死定了。”

说着他就上了车,开着宝蓝色法拉利急驰而去……

“夜辰,你这个王八蛋,别走,给我说清楚——”夏以沫愤怒的大喊。

夜辰已经开着车子急驰而去,他盯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夏以沫,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奇怪,她之前唯唯诺诺,跟他说话连大点声音都不敢,现在怎么敢这样骂他?她好像又回到初见时那个样子……

不对,她做出这种事情,已经不值得他喜欢了。

也许就是因为恼羞成怒,所以她才敢泄露出本性,不顾后果的骂他吧。

他对她真的很失望,那次在香港邂逅,他对她印象极好,回来之后一直朝思暮想,念念不忘,后来在夜色偶遇,他欣喜若狂,庆幸上天将她送到他身边,可是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让他对她渐渐失去兴趣,今天发生的事更是让他失望至极……

他宁愿她不曾来巴黎找他,让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相见不如怀念。 B2jU2r9KOIRXRPUd68NdGfjWT6FnRnTaUkVw0pkiZVk35BjY4iewnmFL/kDrmIe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