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第三章 美好的错觉

16、

夏小湖的手包扎好之后,夜辰淡淡的对她说:“你先下去吃晚餐吧。”

“那,你呢?”夏小湖看着他。

“我陪诺诺。”夜身坐到床边的沙发上,严厉的对站在门口的麦迪低喝,“你给我进来。”

“是。”麦迪惶恐不安的走进来。

夏小湖见夜辰不再看自己,脸上堆起笑容,殷切的对叶诺说:“叶小姐,我帮你把饭菜送上来吧。”

“不用……”

“以沫,这些事让佣人做,你先下去。”夜辰有些不耐烦。

“噢。”夏小湖没再说什么,失落的离开了房间,夜辰对她忽冷忽热,自从那天吻了她之后就一直没再碰过她,她从来都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约瑟,诺诺的脸就交给你了,记住,我不希望她脸上留下一点点疤痕。”夜辰强势的命令约瑟。

“没问题。”约瑟打开医药箱,给叶诺处理脸上的红斑,“叶小姐,请躺下。”

“来,给我说说,海鲜粥是怎么回事?”夜辰严厉的盯着麦迪,“如果让我发现有一点点虚假或者推脱的痕迹,后果你是知道的。”

“夜总……”麦迪十分慌张,“我真的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叶小姐说喜欢吃海鲜,但只能吃少许,所以我特地让厨房少放一点海鲜,可是……”

“不要用这些废话浪费我的时间。”夜辰厉喝,“你是管家,不是普通的佣人,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我身边?我所用的人全都是行业中顶尖的人才,不是只会找借口的废物……”

“辰哥哥,你别骂他了。”正闭着眼睛接受仪器检查的叶诺突然开口说,“这件事另有隐情,我相信与麦迪无关。”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怔住了。

“麦迪,我来的那天,不是有个人找叶小姐么?后来他为什么没有再来?”叶诺不紧不慢的问。

“有人来找过我?我怎么不知道?”夜辰严厉的盯着麦迪。

“夜总,您不知道那件事?”麦迪惊讶的睁大眼睛,“那天有个香港人来找您,我去禀报您的时候,在门外遇到叶小姐,她说让她转告就了,我以为叶小姐会告诉夜总这件事,后来我见您好久都没下楼,就想再去禀报一次,却看见您和叶小姐在……亲热,所以我就打发他们走了。”

听到这句话,叶诺的脸色徒然黯沉下来。

“从香港来的?”夜辰微微皱起眉,“他有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没有,他急着要见您,说有重要事情商谈,走的时候还说第二天早上再来,我就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可是第二天他却没再过来。”麦迪认真的说,“是个中年男人,叫夏有财,至于是什么身份就不知道了。”

“夏有财?”夜辰喃喃自语,“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姓夏,会不会是夏小姐的亲戚?”叶诺意味深长的说,“我下车的时候听见他说是为了以沫而来的。我想,那个人肯定跟夏小姐有关系。辰哥哥,你知道夏小姐有叫夏有财的亲戚吗?”

“不知道,最近一直很忙,本来打算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跟她好好谈谈,看来,是该提前弄清楚了。”夜辰的眼中却有复杂的光芒闪过。

“辰哥哥,你连她的身世都没弄清楚就跟她交往?”叶诺有些不理解,夜辰一向处事谨密,怎么这次这么草率?

“诺诺,感情这种事,不能用生意的尺度来衡量。”

夜辰淡淡回应,对于这个问题,他不想多说,他没有去调查夏小湖的身份是出于对她的尊重,也是因为对那晚的夏以沫的怀念。

可是相处这阵子,他发现身边这个“夏以沫”无法让他找到当初的心动感觉,他本来打算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多抽些时间跟她相处试试。

如果真的无法爱上她,他会让她离开,无论是生意还是感情,他都要时刻掌控局势,从来都不会让任何外观条件牵制,只是没想到形势让他提前处理。

“药都擦好了,用冰袋敷一下,叶小姐,你忍耐一个小时再用晚餐。”约瑟轻松的话打破了这个奇怪的气氛。

“好。”叶诺微微一笑,她很了解,夜辰向来很尊重别人,这并不代表他优柔寡断,他现在已经发现夏以沫不对劲就一定会及时处理。她再多说一句话,亦是逾越了分寸,他不会喜欢。

“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夜辰跟叶诺打了个招呼,跟约瑟、麦迪一起离开,走出房门他低声对麦迪说,“去调查一下夏有财的身份。”

“是。”

……

夏小湖看见夜辰这么快就下楼,心里很是高兴,连忙热情的迎过去挽着他的手臂:“辰,我正等你一起用晚餐呢。”

“嗯。”夜辰淡淡回应,转眸对约瑟说,“一起用晚餐吧。”

“那当然,我还会跟你客气。”约瑟微微一笑。

“我去厨房添加一份餐具,约瑟,你跟辰先入座吧。”夏小湖亦然一副女主人的态度,相处久了,她已经不再叫夜辰夜总,而是直接叫他辰。

夜辰看着夏小湖离开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前这个“夏以沫”极力讨好他和他身边的人,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及过自己的亲人,也完全没有一点个人的理想。

不难看出,她只是想攀附他,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她让他很失望。

他想,是该弄清楚一些事情了,也许那晚的美好只是一种错觉。

夜辰黯然的收回目光,转身走向餐厅。

17、

夏小湖心事重重,她觉得夜辰从叶诺房间出来之后脸色就不太好,看着她的时候,目光带着一种审视,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他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还是麦迪和叶诺在他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

这些问题反复在夏小湖脑海里徘徊,令她慌乱不已,但是很快,她就镇定下来,也许是我想多了,还是随机应变吧。

整理了一下思绪,夏小湖拿着餐具向餐厅走去,她的神色已经恢复自然平静,唇边勾着淡淡的浅笑。

晚餐的气氛很沉静,夜辰始终垂着眼眸认真用餐,面对夏小湖询问饭菜合不合胃口,他只是淡淡点头,似乎不想跟她多说。

夏小湖吃得味同嚼蜡,心中忐忑不安,表面上却仍然佯装平静。

很快,夜辰就用完了晚餐,拿起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夏小湖细心的吩咐佣人上甜点。

“不必了。”夜辰抬起眼眸幽深的看着她,貌似随意的问,“以沫,你来了这么久,好像从来没有听你提及你的家人,有兴趣跟我说说么?”

夏小湖心里一惊,他真的怀疑我了,她努力抑制住慌乱的心情,暗自酝酿了一下情绪,微微垂着头,伤感的说:“其实,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我是一个孤儿,由舅舅一手带大。”

“舅舅?”夜辰挑起眉头,她的舅舅是夏有财么?

“我舅舅叫夏有财,他唯一的嗜好就是赌博,除此之外就是游手好闲,到处坑谋拐骗。半年前,他将我存着治病的钱偷走之后,然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络。”

说到这里,夏小湖的眼眶湿润了,深深叹了一口气,悲伤的说……

“其实,他前几天来这里找过我,我,我不想在你面前丢脸,所以没有告诉你。我知道,他来这里肯定是想问我要钱,以前他为了钱,甚至逼我做别人的情妇,我势死不从,所以经常跟他起争执。其实这一次,我也是为了躲着他才逃到法国来找你。我没有告诉你这些,是害怕你瞧不起我,你认识的女孩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贵族千金,只有我的身份这么卑微……”

话说到这里,夏小湖再也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夜辰微微皱着眉,琥珀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光泽。

“那个,赎我多嘴,叶小姐,你只有一个舅舅?没有其它亲人吗?”约瑟随意的问。

夏小湖擦干眼泪,断定的回答:“是的,我只有一个舅舅,没有其它亲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外婆和夏以沫的笑脸在她脑海里闪现,让她有一丝的内疚,可是很快,这份内疚感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私和欲望。

尽管夏小湖的叙述听起来无懈可击,夜辰却觉得有些可疑,他了解,叶诺和麦迪都不是那种喜欢在背后搬弄是非的人,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们不会在他面前说那些话。

更何况,他自己也一直觉得这个“夏以沫”不对劲。

他夜辰喜欢的女人,可以没有高贵的身份,没有绚丽的光环,却一定要有一颗善良纯真的心,先不说这个“夏以沫”善不善良,单是纯真,她就已经失去。

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目的性,对他无微不至的温柔,还有刻意讨好他身边的人,这些她自以为是的优点却都令他反感。

他喜欢的是夏以沫那晚的真性情,而不是这种为了利益和目的刻意迎合别人的虚伪性格。

他只是因为对那晚的夏以沫的眷念,所以才会耐着性子包容她,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再次看见“夏以沫”楚楚可怜的泪眼,他已经不再感到怜惜,而是感到厌烦。

“辰,你怎么了?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夏小湖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夜辰的思绪。

夜辰抬起眼眸,淡淡一笑,意味深长的说:“我只是想要多了解你一点。其实你的身世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你舅舅就算好赌成性,也必竟是你的亲人,如果他真的经济上出现问题的话,你应该直接告诉我,钱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情。这样吧,你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明天到家里来一趟,我开张支票给他。”

夏小湖心里一阵惊慌,她开始意识到,夜辰是真的怀疑她了,他竟然要她打电话叫夏有财过来,这下她可怎么办?

虽然心跳得快要撞出来,但夏小湖还是微微一笑,平静的说:“我跟舅舅好久没有联系,他经常换手机,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用什么号码。”

“那好办,我让人去查一下。”夜辰拿出手机,颇是随意的说,“这个世上,还没有她查不出来的资料。”

“不用……”夏小湖惊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夜辰的手机在这个关键时刻响了,看着来电显示,他眉头一挑,轻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夏小湖一听,便知道是夜辰的得力助手余蓝打来的,心里更是惊恐万分。

夜辰按下接听键:“余蓝,什么事?”

“夜总,顾修的专机即将到达巴黎,您是否要去接见一下?他之前跟你通过视频会议,是为了海洋之星而来的!”

“他还真是执著,上次我拒绝将海洋之星转卖给他,现在他竟然为了海洋之星特地来到巴黎。”夜辰冷傲一笑,随即命令道,“你准备一张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在机场等我,我半小时后到。”

“是!”

挂断电话,夜辰站起身,对夏小湖说:“你舅舅的事明天再说吧。早点休息,我先出门了。”

现在,他暂时将夏小湖的事情放到一边,得先处理公事。

“好,那你路上小心点。”夏小湖心里暗自吁了一口气,余蓝这个电话打得可真是及时,为她解决了暂时的麻烦。

“约瑟,诺诺的脸可就交给你了。”夜辰挑着眉,警示的盯着约瑟,“要是没治好,我唯你是问。”

“放心吧,一定没问题,我跟你一起走,得回去拿点药。”

“好。”

18、

夏小湖心事重重的回到别墅,来到二楼长廊,她突然发现自己房间有轻微的声响,踮手踮脚的走到门边,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竟然看见叶诺在她的床头柜里翻找。

“你在干什么?”夏小湖推开房门,愤怒的质问。

叶诺浑身一震,刚准备回头,却眼尖的发现柜子底下的身份证,她拿出一看,上面的名字居然是“夏小湖”。

叶诺拿着身份证,回头气愤的瞪着夏小湖,激动的质问:“原来你根本不叫夏以沫,你叫夏小湖!你接近辰哥哥到底是什么目的?”

夏小湖见自己的身份暴露,立即将房门关上并反锁,然后阴森森的逼向叶诺,伸出手,凌厉的低喝:“把身份证还给我。”

“妄想。”叶诺咬牙切齿的厉喝,“你故意在海鲜粥里加山楂,让我皮肤过敏的是不是?为了跟辰哥哥一起参加拍卖这么小的一件事,你居然害我,夏小湖,你太狠毒了。你隐藏身份欺骗辰哥哥,到底是什么目的?我要去告诉他真相……”

叶诺拿着身份证想要冲出去,夏小湖迅速挡到她面前,抢夺她手中的身份证。

两人纠打起来,彼此都竭尽全力想要抢到身份证。

向来娇贵的叶诺怎么比得上穷人家出生的夏小湖,很快,夏小湖就抢回了身份证,并狠狠甩了叶诺一个耳光,凌厉的怒喝:“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你,你敢打我?”叶诺捂着红肿的脸,气得直发抖,身为金枝玉叶的她从小到大都没受到过一点委屈,现在居然被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煽了耳光,她怎么能够容忍?

“我打你又怎样?”夏小湖面目狰狞的逼近叶诺,阴冷的笑,“我不光打你,还要撕烂你的嘴,让你在辰面前说我坏话……”

夏小湖挥手还要打叶诺,叶诺哪里能够忍受,她一边奋力反抗,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夏小湖见叶诺大喊,心中一慌,便死死捂住她的嘴,拼命反抗的叶诺猛的咬住了夏小湖的手。

“啊……”夏小湖吃痛的惊喊,下意识的将叶诺往后一推,叶诺失衡摔倒,头碰到柜角,“砰”的一声闷响,鲜血汹涌直淌,身体软软倒下,马上便不省人事……

就在叶诺出事的时候,夜辰的车刚刚来到巴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

巴黎是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浪漫城市,机场建筑得神圣北京。

宝蓝色法拉利划过一条完美的弧度,在机场外面停下,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女孩打开车门,恭敬的问候:“夜总!”

“顾修的专机到了么?”夜辰下车,将车钥匙丢给保镖,保镖立即去泊车。

“快了,已经到达巴黎上空。”女孩有一张冷魅动人的容颜,模特般的高挑身材,她就是夜辰的得力助手余蓝,今年二十四岁,华人,她是夜辰最信任的人,也是炎黄集团总部里唯一能够传达夜辰命令的人。

“轰——”这时,总部后面的坪场传来飞机降落的声响,夜辰的唇边微微勾起浅浅的弧度,“真准时!”

夜辰和余蓝带着几个保镖慢条斯里的走进机场。

……

机舱里,顾修坐在头等舱的小型沙发上,双腿优雅的跷起,单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卷曲的手背托着下巴,幽深的凝视着夏以沫,她正在将那副珍贵的画小心翼翼的卷起放入画筒之中。

“要我帮忙吗?”顾修微笑的问。

“你能帮忙自然是好,不过我没有什么回报你。”夏以沫冲他笑了笑,她已经将寻找姐姐夏小湖的事告诉顾修,她想尽快找到夏小湖,她担心小湖哮喘病发作,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危险。

“你可以以身相许。”顾修暧昧的眨眨眼。

“嘿嘿……”夏以沫挑着眉,邪恶的笑,“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如果你求我留下来,我会考虑哦。”

“切。”顾修不屑的撇开眼,冰冷的说,“我从来不求人。”

夏以沫笑而不语。

“你是不是应该把手机号码告诉我?万一我找到你姐姐,也好联系你。”顾修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你想得真周到!”夏以沫与顾修交换了手机号码。

顾修做了个手势,随从陈福立即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给她:“夏小姐,这是我们顾总送给您的礼物。”

“是什么?”夏以沫好奇的问。

“等你到了酒店再打开吧。”顾修说,“我已经在机场附近给你订了酒店,酒店的人会来接你,你到了出口处就能看到牌子。”

“真的?太感谢了。”夏以沫喜出望外,“没想到你还蛮有人情味的。”

“走吧,希望我们很快还能再见面。”顾修深深的看着她。

“会有机会再见面的,再见,顾修!”夏以沫摆摆手,转身离开。

顾修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轻快的脚步,他的唇边微微扬起惑人的浅笑。

他随手拿起画笔和画板,画下夏以沫纯真美丽的笑容,她的笑容就像一缕阳光,能够渗进他阴暗冰冷的内心深处,他是那样的……眷恋!

夏以沫快步向出口处走去,她身上穿着以前的旧衣服,外面套着一件舒适的纯棉外套,背着黑色的小背包,披散着长发,走起路来精神抖擞,像个兴奋的小孩。

临近坪场出入口处,远远的,夏以沫就看见灯光直射的玻璃墙边,有两道修长的身影缓缓向这边走来,绚丽的灯光照在那两道人影身上,遮挡住了夏以沫的视线。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道修长挺拨的身影正是她曾经苦苦寻找的夜辰。

而迎面走来的夜辰亦是同样被绚丽的灯光挡住视线,他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迎面走来,却不知道是谁?

这道薄薄的透明玻璃窗将两人隔绝在两个不同的界线,让她们近在咫尺,却像远在天涯。

两人之间只相距十几米的距离,随着彼此的步伐,渐渐靠近。

眼看夏以沫就快要走到玻璃墙边,正在这时,夜辰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停下脚步接听电话,麦迪惊慌的声音传来:“夜总,叶小姐出事了!”

只一秒的缓神,夜辰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箭般冲了回去……

“夜总!”余蓝错愕的呼喊。

“你留下接待顾修。”夜辰头也没回的跑掉。

这时,夏以沫刚好越过那道玻璃墙,看见一道白色人影从眼前一逝而过,像流星般冲进转角的长廊,那修长挺拨的身影有些熟悉,却,无从分辨。 Oalt8t0WdqY6P3MaVw7WMwz21rJ8usq4+0FUbWLdWuYTZiZYVsK41ZynMPWpYv6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