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天降五宝:总裁宠妻超甜蜜
周虹

第1章:楔子

某酒店套房。

热,好热!

来如意使劲儿撕扯着自己衣物,被药性控制的身体不停地扭动着。

她的手无意中触摸到躺在身侧的男人时,双臂本能地攀援到他的脖颈,使劲拉向自己。唇与唇相碰时,似乎有一丝清凉流进她火辣滚烫的身体里。

她贪恋着这一丝清凉,不断加深自己的吻。

唇齿之间,全是白兰地的清醇和绵厚气息。

那个烂醉如泥的男人,似乎受不了这疯狂的引诱,本能地把她压在了身下。

酒店监控室。

高嘉阳死死地盯着屏幕,瞧着套房内那对男女颠龙倒凤。

“高嘉阳,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浑身燥热的高嘉阳,抓住进入室内的来如云,直接扔在了沙发上,直接压了下去。来如云挣扎未果,只能由着他释放胡作非为。等到他完事儿,才腾出手,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高嘉阳,姑奶奶是雇你办事的,不是花钱让你恶心姑奶奶的!”

高嘉阳揉了一下火辣疼痛的左脸,“你看,事儿已经办成了!”

来如云的目光,转移到了监控上。瞧清楚套房内那对男女,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是,是,是盛云卿?”

高嘉阳不解地,“怎么,有问题吗?”

来如云再次甩手,又给高嘉阳一耳光,“姑奶奶让你随便找个男人给她破身,你丫居然把她送到盛云卿床上,让她睡了江城名媛人人都想睡的男人……”

监控里的女人,是她同父异母姐姐来如意。

来如意人长得比她漂亮,还比她学习成绩好。她接连不断的留级,姐姐却接连不断地跳级。刚刚十九岁,就已经拿到了江城医科大学的毕业证。而十八岁的她,还在忍受初升高战败的耻辱。

有了这个参照物,她来如云简直倒了八辈子霉。

父亲来鼎山偏爱姐姐,动不动就训斥她也就罢了。世交圈子里的名媛太太们,每次看到她们姐妹俩,就使劲地夸赞来如意,使劲地笑话她。那种嘲讽语气和鄙视眼神儿,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最让她气炸肺的是,来如云居然跟江城第二家族慕家大少爷慕天楚恋爱了。当慕家太太频频来她们家做客,并用嘲讽语气跟她开玩笑时,她就发誓一定要毁了来如意清白,让她这辈子都别想嫁进豪门世家当主母。因为她不想永远活在姐姐的阴影下,不想一辈子都在姐姐面前抬不起头。

她伙同早早辍学在酒店工作的同学高嘉阳,一起祸害来如意。哪知道,高嘉阳这个脑残货,居然把她姐姐送到了盛云卿的床。如果事情弄巧成拙,来如意风光地嫁进盛家,她来如云只能永远被来如意碾压了。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这事儿,说起来也好办。把她从盛云卿床上拖下来,你直接躺上去。事后,要求盛云卿负责,你不就是江城最尊贵的女人了?”

“终于说了一句有用的话!”来如云瞧了瞧监控画面,低声吩咐,“把监控弄坏了,就算盛云卿事后调查,也不能让他查出蛛丝马迹。”

一个月后。

来鼎山看着跪在客厅的两个女儿,气得心脏病差点儿犯了。

指着来如意的手,一直在哆嗦,“怀上了五胞胎,居然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你说,这要传出去,咱们来家还有脸见人吗?打了,立刻打掉!”

来如意倔强地沉默着,不接来鼎山的话茬儿。

她就算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绝对不会亲手扼杀了五个宝宝。

毕竟,这是五个鲜活的生命。

来如意的倔强,让来鼎山更加恼火,一耳光挥了过去,“死丫头,你要执意生下这五个野种,就把自己给毁了,知道吗?为父对你期望有多高,暂且不提。你想想,哪个豪门世家,会要一个生过五个孩子的女人?为了这几个野种,你真打算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一辈子?”

刘丽君拽了拽来鼎山的衣袖,柔声规劝,“鼎山,消消气儿。孩子大了,自己的事儿,让她自己做主吧。”

来鼎山扭头,瞪着刘丽君,目光能喷出火来,“你就是这么当妈的?俩闺女,都让你祸害了知道吗?未婚怀孕,这可不是光彩的事儿!”瞧瞧来如云,气呼呼地,“如云肚子里的孩子,有盛家那一头,是生还是打,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意肚子里的野种,坚决不能生下来。她执意要生的话,就滚出来家,再也不是我来鼎山的女儿。”

七个月后。

医院产科病房。

婴儿的啼哭声,此起彼伏,一个个声音嘹亮。

因生产筋疲力尽的来如意,从昏睡中醒来,瞧见刘丽君抱着一个孩子在逗弄,如水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母性的光辉,“阿姨,把孩子抱过来,我瞧瞧……”

刘丽君抱着孩子,轮番给她看,“大宝,是个男孩儿……二宝,是个丫头……三宝,也是男孩儿……四宝,还是一个男孩儿……五宝……”

说着,眼神暗淡了下来。

如意心里一咯噔,“五宝怎么啦?”

刘丽君吸了吸鼻子,佯装伤心地,“五宝也是个丫头,先天发育不太好,比其他孩子都弱。生产时,又因为羊水破了太久生不下来,窒息夭折了。”

如意急火攻心,一下子晕了过去。

刘丽君喊来医生,抢救半天,她才幽幽醒转来。

晶莹的水珠,顺着她清丽的脸颊流下来,滴滴答答落在白色的枕头上,濡湿了白色枕套。如意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心碎声,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上。一阵阵心疼,疼得她几乎能再次昏厥过去。

没有人知道,这几个月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只有她自己知道,挺着皮球似的大肚子,行动有多不便。晚上睡觉,仰躺着,压得喘不过气来。侧躺,又怕压着肚子里的某一个宝宝。吃不好,睡不好,凭着自己的医学知识,凭着为母则刚的毅力,才硬撑到了分娩。

遗憾的是,五宝还是没能保住。

一个鲜活的生命,未睁眼就逝去了。

这一刻,她真想追随五宝而去。

可瞧着襁褓里的几个新生儿,她又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任凭如何心碎,还要强忍悲伤,坚强地活下去。

“阿姨这儿有个好消息,希望可以冲淡五宝离世的悲伤。”见如意不说话,刘丽君又接着道,“哈佛医学院硕博连读的通知书来了……” ukaatjkUNwwNbotW1rAQGNAx5qjAMIspXjzQV9tGoA/NsyoEkdmmRMTVKVhNyKfM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